第2章 野路子与国家队

王晓虎,被誉为华夏短跑的接班人。

陈远被征调至国家队参加奥运会集训,光芒被掩盖,虽然王晓虎没说,但他一直都耿耿于怀。

刚才便是借此机会,发泄心中的怒火。

“错误的训练方式?那你怎么不进半决赛?”

陈远冲着王晓虎笑了笑,语气平静。

“曲臂式起跑,明显更适合亚洲人。我们与欧美运动员的身体素质本身就存在差距,如果继续故步自封,只会葬送国家田径发展弯道超车的机会。”

陈远的话掷地有声,令休息室安静下来。

“没事的话我想休息了,可能你们好好想想,华夏田径的未来,到底在哪。”

听完陈远的话,教练组的人面面相觑,在进行短暂的眼神交流后,决定尊重陈远的意见,纷纷退出休息室。

嘴里振振有词的王晓虎也被拖走了。

休息室终于只剩下他一人。

这次是真的安静了。

陈远揉了揉太阳穴,继续“闭目养神”。

将系统呼唤出来,浏览运动员的能力值。

排在第一位的是莫里斯·戈林。

他排在第十八名,而决赛名额,只有八个!

这也就意味着,他在不使用【体验卡】的情况下,将彻底与决赛无缘。

半个小时过后,敲门声响起。

“请进。”

一个中年大叔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一位穿着白色上衣,衣领上有一个圆形别针的女生。

中年大叔叫王海平,是陈远在广省队的专项教练。

陈远跟在他手底下训练了八年,奥运会与陈远一同被国家队征召。

现在到休息室,是为了给刚比完赛的陈远放松肌肉。

“王教练。”

陈远从躺椅上起身,伸展了一下腿脚。

“教练,她是?”

“她叫苏媚,是阿踏派来的代表,你刚创造了历史,上头就让我把她带来,和你商谈一下代言的事情。”

陈远简单打量了一下苏媚,然后顺势趴上沙发。

运动员的休息时间是很宝贵的,所以陈远与苏媚的商谈只能放到现在。

“也真是的,这么大个国家队,连个放松的人都没有?最后还得我亲自来。”

王海平揉搓着陈远的小腿肌肉,语气带着埋怨。

国家队的放松师不够,加上王海平和陈远是从省队被征调来参赛的。

在这之前也没有人认为他能杀入半决赛,所以不被重视实属正常。

“嘿嘿,谁不知道你的放松更专业?再说了,就算有放松师,你也会嫌弃别人放松的不充分。”

陈远笑着安慰王海平。

“行了,别贫嘴,谈正事。”

苏媚闻言,直接切入正题

“陈先生,我们公司愿意支付三年三百万的代言费,再加上五十万的签约费获得您的代言权,不知您意下如何?”

“三百万。”

陈远摩挲着下巴,喃喃自语。

这个数目对于2000年来说,已经不少了,算对得起陈远的成绩。

但这也从侧面看出,不光是国家队的教练,就连国家企业都不看好陈远能够闯入决赛。

但自己真的就会止步半决赛吗?

陈远认为是否定的。

所以他开口婉拒道。

“那个,苏小姐,不好意思啊。这个事情有点突然,我得先和教练商量一下,等比赛结束再给你答复,可以吗?“

苏媚大方的点了点头。

“当然可以,我们公司期待你的答复,也希望能合作成功。”

“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谈判自然不可能一蹴而就。

苏媚对此有所预料。

“多谢苏小姐提醒,就等比赛结束,我们找个机会认真谈谈。”

陈远起身将苏媚送到门口。

苏媚点了点头:“可以,到时候您可以让王教练联系我,就不打扰您了。”

“行。”

王海平与陈远简单聊了些技术动作和比赛时的注意事项,见时间不早,连忙催促陈远去吃午饭。

运动员餐厅。

陈远打好饭,想找个位置坐下,却被李伟拦住。

“哟!这不从省队来的‘高水平’运动员吗?”

“诶,李伟。怎么说话的?今天过后,别人就是国家队队员了!”

陈远看着莫名其妙的王晓虎和李伟,眉头紧皱。

自己就是想安静吃个饭,都那么困难,这就是树大招风嘛?

见陈远没有说话,李伟继续说道:

“闯入奥运会半决赛又怎么样?还不是从省队来的野路子,参加半决赛,只会丢国家队的脸!”

野路子?

陈远只是脾气好,不是没脾气。

这句话触碰他底线了。

“我野路子?那连半决赛都进不去的你们,又是什么?”

“什么时候华夏人站上奥运赛场,都变成一件丢脸的事情了?”

陈远认真地问道,因为真的很生气。

华夏田径的风气不该是这样的!

“呵呵!你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装什么?小虎哥的道次分得没你好,受影响大,这才没出成绩,而你呢!就是个废物,最后只能止步半决赛,这不是丢脸是什么?”

陈远预赛分在八道,是公认的受到场外影响最大的道次,此刻在他们口中,仿佛成了莫大的优势。

“止步半决赛?谁说的?”

嗯?

“哈哈哈!”

王晓虎和阿伟先是一愣,对视一眼,憋着笑说道。

“不止步半决赛,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想杀进决赛!”

“哈哈哈哈...”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笑起来。

“小老弟,我劝你别做梦了!就你这样?10秒10已经到极限了吧?还想进决赛呢!去做白日梦吧!”

“陈远啊,你要是能进决赛,我王晓虎三个字就倒着写!”

哦?

陈远眉毛微扬。

他不想惹是生非,但不代表别人会放过他。

面对王晓虎的紧追不舍,陈远选择回击。

“能不能你说了不算,要不就打个赌,你敢吗?”

“哟?我不敢?就你还打赌呢?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水平!”

陈远没想给他好脸色,不过语气依旧平静:“用不着看我的水平,如果你敢赌,看结果就行。”

“你越说还越起劲了是吧?赌就赌,谁怕谁!这样,你输了,直接退出国家队,回到省队训练。然后呢,还要向我的教练道歉,证明你的曲臂式起跑是错误的。”

听见王晓虎同意了,陈远嘴角微微一翘。

“那我要是赢了?”

王晓虎愣了愣,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陈远能进决赛。

等了一会儿,见两人还不开口,陈远面无表情道。

“我赢了,你就退出国家队,王晓虎三个字倒着写。”

王晓虎和李伟对视一眼,明显有些犹豫了这个赌注,有点大啊!

“他怎么可能闯进决赛,省队来的野种,怕他干嘛?可是...”

王晓虎做起了心理斗争,其实阿踏代言的内定候选人本该是他。

谁成想陈远这个省队来的野路子,不仅态度傲慢出尽风头,还抢走了他的代言。

在仔细权衡利弊之后,最终同意了赌注。

陈远怎么可能进入决赛呢!

就算真的输了,也可以想各种办法将赌注赖掉。

开玩笑,脸面又不能当饭吃。

所以陈远与王晓虎打赌,主要想灭灭他嚣张的气焰!

决赛,陈远是势在必得!

其他的,不过是附赠。

他做好了用实力说话的准备。

王晓虎和李伟望着陈远的背影,终于憋不住了。

“他牛气什么?不过是运气好才闯入半决赛,真当自己多厉害?还进决赛?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水平。”王晓虎说道。

李伟摇摇头,附和道:“可能有莫名的自信吧!老大,他退出国家队,那代言的事,就没人能和你竞争了!”

“哈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