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何成君的伤势

陈远决定帮助何成君。

04年的华夏短跑,除了110米栏外,其余项目水平依旧不高,就算是为了华夏田径考虑,陈远也要帮助何成君。

并且要十分高调的帮忙!

他要为四年后的雅典奥运会男子4×100米接力项目做准备。

何成君从现在开始使用科学性康复手段治疗,伤势在一年内就会好转,两年内可以完全康复。

但眼下国内对待这种小伤小病,大多依靠止疼药和运动员硬抗,根本不会想到治疗。

更有甚者,直接让运动员打一针封闭带伤出战,这些做无疑会严重影响运动员的未来。

想要改变这一现状,自己就要以何成君为突破口,推广运动康复的理念。

...

何成君强忍大腿处的剧烈,艰难回到休息室,接受省医疗队的检查和简单处理。

但这些处理方式早已过时,只能缓解疼痛,对伤势没有任何效果。

这就让一些本可以恢复的小伤,恶化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陈远好不容易找到东津队的休息室。

他看到一位穿着风衣,戴着黑色帽子的身影进入房间,等到医疗人员纷纷退出休息室后,将门关上。

陈远只能透过窗户向里望去。

“预赛成绩出来了,还不错,等进来半决赛,决赛可以拼一拼,争取把陈远击败!”陌生男子手中提着一个公文包,好像是何成君的经纪人。

“马哥,我的大腿好像受伤了,半决赛可能没有办法上场了。”何成君沮丧地将头埋在膝盖上,十分无奈地说道。

马淮听到何成君的话,本该担心的他却眉头皱紧,上下打量着何成君,然后用充满质疑又不耐烦地语气问道,“又受伤了?省运会队里不是给了你三天假期,让你把伤势搞定,然后全力备战室内锦标赛吗?”

“马哥,可是三天...”何成君抬起头,还想说什么,脸上表情却比哭还要难看,刚想开口,就被马淮无情打断。

“你接了好几个代言,知道缺席一场比赛要赔付多少违约金吗?”马淮白了何成君一眼,语气更加不耐烦,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上一次省运会,队内已经给过你机会了。这次六十米比赛,你是上也得上,不上打也得上!

对了,我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队内这次专门为你提高了获得奖牌的奖金,其他人都没有这个好处。”

原本被马淮指着鼻子骂,拳头已经攥紧的何成君在听到奖金的那一刻又将拳头松开。

他抬起头,取下墨迹问道,“奖金有多少?”

“金牌30万,银牌20万,铜牌10万。”

只有三十万?

陈远轻轻揉搓自己的下巴,他记得王海平在赛前动员上说过,这次比赛,冠军的奖金,至少五十万!

虽然不排除有队内奖励的存在,但自己敢肯定,无论如何也不止30万。

房间内许久没有了动静,何成君的双手捂住脸,一直没有打定主意。

“考虑好没有?如果不要的话,你也可以选择弃赛,不过奖金就泡汤了。现在距离半决赛还有两个小时,要热身打封闭,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多。”马淮嘴角微微一翘,看到何成君这样的表现,他心里就放心多了。

金牌30万,到自己包里还能有20万,队内的奖励一下来,何成君到手还会多出5万,那时候他一定会感激自己,然后更卖力的比赛!

果然不出马淮所料,何成君内心一番强烈挣扎过后,咬着牙齿点头,“好,我上!不过奖金,要多五万。”

马淮内心狂喜,但依旧面不改色。

他微微皱眉,捻着胡子,故作为难的模样,“嗯...这件事,我得先向省队领导汇报一下,奖金是他们定的,我说了也不算。”

似乎是害怕何成君拒绝,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放心,只要拿到奖牌,队里是不会亏待你的,好好比,加油!”

说完,马淮狠狠拍了拍何成君的肩头。

何成君用力的点了点头,很明显他已经完全相信马淮说的所有话。

“那就麻烦马哥了,我先去热身,赛前让医疗团队给我打针封闭吧。”

“嗯。”马淮点了点头,找了个凳子坐下。

这些人,仅仅为了一己私欲,完全不顾运动员的伤病情况,强行出战,想必全运会时,何成君也是因为这些原因带伤出战。

但是陈远从何成君的动作不难看出内心的挣扎,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为了钱?

咚咚咚!

听到门外的敲门声,本就心烦意乱的何成君十分不耐烦地吼道,“滚开,别打扰我!”

咚咚咚!

陈远再度扣响大门,这一次何成君更加不耐烦地说道:“谁啊!”

“陈远。”

“进来。”

何成君似乎不想让陈远看笑话,他已经将墨镜带上,不过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找我有什么事吗?”何成君扭头问道。

“预赛时,我看你大腿肌肉有点紧张,想着医疗队的处理肯定不到位,就想着过来帮帮忙。”陈远直接开门见山。

“过来帮忙?”何成君满脸疑惑,他与陈远是对手,这不是典型的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吗?

“远哥,不好意思。我们队医已经检查过了,何成君的伤势没有大碍,多谢你的关心。”马淮笑着起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有没有问题,你心里不清楚吗?”陈远对着马淮笑了两声,问道。

马淮的笑容一僵,冷哼道,“这是我们队内的事,与你无关。相信你作为奥运选手,也不想出现在媒体的头条上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