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一枪!

裁判直接走到六道,给了一个警告。

通过大屏幕的回放可以看到,六道选手何成君在裁判预备时就有了蹬地的动作,被认定为抢跑!

两位解说开始分析。

“六道的何成君被判定抢跑,比赛将重新发枪。”

“下一枪若有运动员抢跑,将直接罚下。”

“这也是战术的一部分,可以影响其他运动员的情绪。”

“对,何成君大概率是想要对陈远造成干扰,但是我们可以看到,陈远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他还向观众席挥了挥手!”

“陈远三个月前获得了奥运百米铜牌,成为国内大多数短跑运动员的目标,被何成君重视也是意料之中。

只是,经历了奥运会的锤炼,陈远的心态很好,何成君的干扰战术并未奏效。”

“两人有了剑拔弩张之势!就看他们将带来怎样的精彩对决!”

赛场上。

陈远面露轻松的神色,眼神却带着杀气,双手拍打大腿肌肉。

既然要玩阴招,那自己也不客气了。

何成君带着墨镜,看不见表情,但从微微上翘的嘴角不难看出他的得意。

抢跑战术是他在大赛常用的手段,甚至说是“杀手锏。”

将选手的注意力、耐心、爆发力消耗干净。

并且可以给对手压力,制造紧张气氛。

是一件代价极小获利极大的战术。

到了2010年,为了比赛的公平性与观赏性,国际田联施行关于抢跑“零容忍”的政策。

不过现在,还是很有效果。

所有选手都获得一张黄牌警告。

三位选手被何成君这样一搞,都要崩溃了,一位有着大赛经验的选手还算镇定,但也在深呼吸,缓解紧张的心情。

比赛重新发枪,六位运动员再度踩上起跑器。

“各就位!”

“预备!”

砰!

第二枪顺利发出,这一组的起跑反应时普遍慢上许多,没有选手敢去冒险。

“比赛开始,陈远与何成君的起跑非常的顺!

陈远目前排在第一位,稍稍领先,与何成君组成了第一梯队!”

跑道上的陈远与何成君依靠强大的爆发力,迅速将其他选手甩在身后,只剩下他们两人竞争。

三十米时,陈远就已经领先何成君大半个身位,若是在国际比赛面对其他顶尖运动员,可能还有机会,但这是国内比赛,已经是胜券在握。

除了陈远与何成君,其余选手都已经抬头。

何成君是因为身高优势,加速区比其他选手,相对长一点,而陈远呢,则是因为他的先进技术——六秒定律!

这是自己为华夏田径准备的第一个技术!

这种大赛,肯定会将录像资料提交国家体育总局,那是绕过国家队的唯一办法!

何成君还在后面苦苦追赶,可是自己的余光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

并且,还没到这个技术最变态的地方。

等到自己抬头,就能宣告这轮预赛,提前结束!

何成君抬头了,迎来了一波小爆发,与陈远的距离缩短,两人并驾齐驱。

眼见即将被超越,终于,陈远抬头了!

他是所有选手里面抬头最晚的,这就意味着他的加速将更加充分!

就在接下来的二十米,陈远给所有人展示了奥运短跑选手在国内的统治力。

速度加起来后,陈远一下就将何成君好不容易追回来的距离再度拉开。

半个身位,一个身位,一个半身位,差距在不断扩大。

距离终点也只剩下最后十五米。

陈远掐准时间,再度发力,进入个人最大速度阶段!

至此,比赛也彻底失去了悬念,他唯一的竞争对手,已经被甩开足足两个身位。

有些观众都还没反应过来,陈远是怎么突然爆发的,比赛就已经结束了。

最后十米左右,陈远停止摆臂,选择降速。

这是不少运动员都会采取的做法,为了在决赛上保留体力。

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运动员要有极强的实力,能保证轻松进入决赛,要不然很容易被抓住降速的机会,实现反超。

不过对于陈远来说,国内比赛,他拥有这样的统治力。

而他要节省体力,去拼决赛那一枪,因为他的目标,不仅仅是冠军,还有六十米的全国记录。

只有打破记录,录像资料才会被国家体育总局的领导重视,他想要推广的技术才更有说服力!

可以说,在上道之前,陈远就规划好了。

只是他没想到,即使放掉最后十米,还是跑出了6秒78的好成绩。

何成君也跑出6秒84的成绩,但与陈远放水不同,他在预赛已经使出全力,这虽然能保证何成君进入决赛,但会影响到决赛的发挥。

“叮!恭喜您,进入预赛,奖励50经验。积分1点!”

“距离下一次升级108/2000。”

一到国内的赛事,系统总是这么抠搜,不是50就是100的,对于这点,陈远早有准备。

与每位选手拥抱过后,陈远将目光投向何成君。

发现他捂住大腿,墨镜也掩饰不住狰狞的面目。

“受伤了?”陈远眉头紧皱。

按照重生前的轨迹,何成君便是在这场室内锦标赛受伤,只是陈远没想到,原来他在预赛时,便已经有了受伤迹象。

而这看似正常的拉伤,实则是从合同问题产生后,何成君错误的训练方法导致。

自从东津队用合同强行将何成君留在训练队后,两者间产生了严重的间隙,从那时起,何成君就跟着私教训练。

由于训练习惯与方式不同,强行纠正了不少技术动作,这导致何成君成绩下滑,并且更易受伤。

关键是,以现在国内运动康复的医疗水准,对于这种伤势是束手无策的,肌肉拉伤并不是简单的修养与药物就能康复的,必须像陈远跟随系统那样,以训练的方式促进肌肉的恢复,从而达到完全康复的目的。

何成君没有系统,但是自己有啊!

自己现在可是什么?运动康复的等级已经到了高级阶段,帮助一个人恢复伤势还不是手拿把掐?

陈远思考片刻,心中便有了主意,看了一眼何成君的背影,他径直走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