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等便宜老爹回家

洪武十二年。

大暑。

正值三伏天的中伏。

偶有鸟雀枝头嬉闹,伴随着阵阵蝉鸣。

村头的树荫下,一条大黄正盘卧纳凉,粉色的长舌不断的滴落着哈喇子,时有农人经过,也只是微眯一下眼睛然后又慵懒的闭上,好不安逸。

而此时一户农院内。

朱明远却眉头紧锁,在院中来回踱步,手中凉扇扇个不停。

“完了完了,这便宜老爹要是回来了,我还不得露馅?”

他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电视剧穿越时空的恋爱的女主一样,来到大明,而且还是魂穿。

商人独子,老母早亡,老父在外四处行商,少有归家,每年虽有家书却好几年才回一次。

但今年清明却传信说过完夏至就往回赶,这可愁坏了朱明远,概因他穿越而来后,原身的记忆半点也无,家里的情况也只是零星的从家中奴仆口中得知。

“算了,不管了,到时候大不了少说多做便是。”

“少说少错,多说多错,但愿这次能过够蒙混过去。”

反正这么多年老爹也没归家,估摸也察觉不到什么吧!

估摸这几日老爹就要回来,他小心准备便是。

想到这儿,朱明远长舒了一口气,往躺椅上一靠,干脆喊道:“张伯,将烧烤架拿来,对了,还有井里冰镇的凉瓜,气泡酒和硝石也一并取来。”

“少爷,您稍等,老奴这就取来。”

后院正擦着栏杆的留着长须的老者停下手中的活恭敬的朝这边应了声。

张德旺,是八年前逃荒到这里,朱明远看着不忍就收留了他们,而家中正好却一位管事的,刚好张德旺又做过村长,办事极为利索,一切便顺理成章。

很快,一大坛子气泡酒,一篮切好的凉瓜和硝石便放在朱明远面前摆好的桌子上。

接着,又是烧烤架。

张伯熟悉的点上木炭,上肉撒料,又将硝石放于水中,待到成冰,又取出放在倒好的气泡酒内,一切看上去顺理成章,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

“行了张伯,剩下的我来吧,你跟着吃点。”

朱明远随意道。

张伯却是默不作声,笑着摇头继续埋头烧烤,朱明远见状也只是摇头没有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每次朱明远提起,张伯总是笑道“主仆有别”,往后朱明远再提,张伯就只是自顾自的做也懒得解释了,朱明远知道再这个年代,阶级观念根深蒂固,一时间很难改变,更何况张德旺又出身村长,更不会随意破坏,于是便不了了之。

随意的夹起盘中的烤肉放入嘴中,朱明远的思绪飞出老远。

硝石成冰,烧烤料,果汁气泡酒制作,这些都是朱明远从自带签到系统获得。

只要完成签到任务,就能获得各种奖励。

几年前,老父偶尔还往家中寄回一些财务,近几年却是没送,还好朱明远有系统签到的奖励,才能将这个家运转下去。

朱明远没有怪罪,毕竟来自二十一世纪蓝星的他很早就独立了没有向父母伸手的习惯,反而对这个老父,朱明远十分好奇。

想着,朱明远收回思绪,看着盘中滋滋冒油的烤肉,嘴中又狠狠咽下一口唾沫……

与此同时。

汪汪汪!

村头传来一声犬吠。

朝近处瞧去,只见本来在树荫下纳凉的大黄却是突然站,对着不远处的一老一少狂吠。

年少的那为兴许是气急,捡起一块石头便朝着大黄扔去,却没想到这石头砸去,却被大黄轻易躲开,然后依旧对青年狂吠不止,惹的老者连连大笑。

最后干脆一摆手:“行了,标儿,何须跟一条狗计较。”

“可父皇这恶犬着实可恶,若有长弓在手,儿臣定然将它宰了食肉。”年少者气愤不已道。

话音落下,那大黄依旧吠哥不停,甚至还有跃跃欲冲过来的意思,老者见状,不等年少者开口,只是朝着大黄轻轻一瞪。

刹那,还在狂吠的大黄立马夹紧尾巴,呜咽的低头向后跑开。

看着大黄落荒而逃,老者负手微眯着眼淡淡道:“畜生尔,咱当年可吃的不少。”

“父皇……”

青年忍不住又开口道:“朝廷正值多事之秋,政务积压在案,咱们还是回去吧!”

“哼!你说的是彭普贵那家伙是吧?”

老者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不屑道:“咱也是叛军出生,就他那点把戏,都是咱当年玩剩下的。”

“可白莲教事情不小,波及十四县。”年少者道。

老者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道:“咱已经让丁玉去了,这事情他足以。”

见到青年又要说什么,老者脸上露出一丝不悦,青年张口欲言但只能无奈闭上。

跟着老者的步伐,一老一少继续闲逛。

但越往里走,便觉得愈发神奇。

首先便是脚下的路,和外头的泥地和顺天府的青砖不同,乃是连成一片,十分平整且坚硬,村路两旁还有一根细长的木头杆子深陷在路里,应该是修建的时候就已经凝固进去,杆子上头是一个透明的罩子,通体晶莹。

“这到底是何物?晶莹剔透,一看就价值不菲?这样一个村子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老者和青年面露震惊,因为这样的杆子道路两旁有很多,从路口一直延伸下去。

再看田间,一个巨大的水车不停转动,蓄水,而农人则是取水灌溉,不用再去河里取水,十分神奇。

还有村里整齐排一的摸着白色的房子,看着坚固无比。

还有边上一摞摞巨大的圆柱形物体,高三米,约需要五人合抱,从外面溢出的米粒来看,应该是米仓。

可这样大的米仓,每家每户门前都有一座。

再就是田间劳作的村民,面色红润,体态盈满,不似穷苦之相,最重要的是,几乎每一一个村民都是这样。

一老一少忽然意识到,这个村简直富的流油。

于是顺势拉了一位过路的农人问道:“这位老伯,我想问问,你们这个转动的大轮子是做什么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