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8.收徒那么随便?

江羿升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但还是忍不住发颤,身体一片冰凉。

在脑海一片空白的情况下,两人问一句,他就回一句。

随着时间流逝,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再颤抖,也没有刚刚那么恐惧,心情慢慢平复。

仔细想想对方的问话,针对果然是杨宁旭。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是个小孩,所以没有对他用刑,询问持续了一个时辰左右,询问结束后江羿升又被关入了牢房。

江羿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进牢房,此时他无比庆幸自己母亲不会知道这件事,不然他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

牢房的饭菜无比的简陋,还要补充一句就是难吃。清水中落着一些米粒和几根青菜,其中甚至混杂着一点沙粒。江羿升丝毫不挑剔的吃了下去。

落到如今的这个境地,普通人可能会怨恨杨宁旭,但江羿升却觉得没什么想法,毕竟他的情绪一向来的快,去的也快。甚至占据脑海大部分的都是那个噩梦,想着等出去之后一定要回去看看。

正如是莫名其妙的进了牢房一样,过了一天之后,甚至还没有入夜,江羿升就莫名其妙的被放了出去。

拿着牢头还给他的玉石和银子,走出的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身着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银冠的人。

他的双眸潋滟,似有层层波光,五官精致却又不失锋芒。

江羿升认出来这人是谁,却又不太相信:“杨宁旭?”

对方轻轻一笑:“怎么才过了一天就不认识了。”

真的是啊,不明白才过去一天发生了些什么,江羿升还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来接自己出狱,也就是说他真的是虎威卫吗?犹豫着还是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

杨宁旭一下子就笑出了声:“当然是骗你的啊。”

“……”完全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但总觉得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

江羿升将玉石还给杨宁旭,然后义正言辞的道:“既然你的事情已经办完了,现在该还钱了。”

“不急,看你才刚刚从牢房里出来,走,我请你吃好吃的去。”不等江羿升反驳,杨宁旭直接就拉着他走了。

由于今天是春芳节,街上非常的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拥挤,杨宁旭拉着江羿升在其中穿梭,酒楼里人也非常多,不少人都在这一天选择到酒楼庆祝。

不得不说城中第一酒楼的饭菜的确好吃,尤其是有了牢房的饭做对比之后,对江羿升可谓是人间极致的美味。

杨宁旭就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他吃,十分有耐心的等着他吃完才开口:“你要不要拜我为师?”

“?”不是吃饭吗?为什么跳到拜师去了。

“你拜我为师的话,我可以教你很厉害的武功,甚至其他的东西我也全部会教你。而且再过一天我就要到秦国都城明坦去,到时候这样的饭菜,你就可以天天吃。”

意识到杨宁旭的认真,江羿升确实是有些心动,毕竟谁不曾想过飞檐走壁,一掌挥出,排山倒海呢?

但是他又想起自己所做的梦,心中有种直觉,一定要回去看看,但是跟着去都城的话,估计就没时间回去,江羿升很快就下定决心:“还是算了,我想要回村子一趟。”

虽然莫名其妙的直觉不如现实来的好处重要,但是他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志向,再说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天赋,所以放弃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杨宁旭没有强求,毕竟拜师也是自己的突发奇想。

“说起来你为什么突然想起来剃胡子?之前你都完全不管,不过剃了之后还挺英俊的。”虽然还有很多想问的,比如伤好了没有,昨天发生了什么,但是问了也未必能得到答案,只能说一些完全无关的事。

“说的什么话?我一直都很英俊潇洒,好不好?而且是以前的衣服,衬不出我的气质,看现在好多了吧。”杨宁旭当然不会说留胡子就是为了把脸遮住。

江羿升只觉得这家伙对以前的自己是不是有什么误解,以前的他只能用两个字形容:邋遢。

两人闲聊了很久,最后离开的时候杨宁旭终于把钱还了,两人就是分开,再见,就不知是何时了。

第二天,在路上找了顺路的马牛车回村的时候,有人拦住了江羿升。

“这位小友,我看你天资不凡,可有意加入镇抚司,不,是拜我为师?”来人穿着虎威卫的衣服,年龄20岁左右,看得出来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哥哥你是骗子吗?还有你穿这身招摇撞骗,会被抓进牢房的。”好奇怪,这两天流行拜师吗?怎么一个个都要当他师傅。

由于一个虎威卫还有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孩站在路中央,周围人不由自主的带着好奇的看着他们。

林东好也蒙了,急忙解释:“我不是骗子,我真的是虎威卫!”

就说他不适合这个,但邓光非要让他来,说什么一回生二回熟,老胡还让自己跟他学怎么收徒,现在完全被当做骗子啦!

“那你为什么要收我为徒?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

随着江羿升语音落下,周围人看着林东好的眼神都不对了。

林东好额头都快急出汗,十分勉强的给出一个理由:“因为你天赋好…”看着小孩直接摆在脸上的不相信,也说不下去了。

江羿升叹了一口气,拉着对方的衣袖说:“哥哥,我们到那边说话吧。”

林东好感激的跟着走了,去了一个茶馆。

“好了,哥哥,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收我为徒了吗?”点了一壶便宜的茶,分别给两人倒上,握着茶杯,江羿升摆出了听故事的姿态。

林东好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江羿升:“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早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