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小小年纪入狱为哪般

狐狸打算找个地方先躲起来,毕竟据它的了解,现在每个城门都应该有镇抚司的人把守,根本就没办法出城。

这次没有因重伤贪图省事,等人主动把它带回家,直接选了一个看起来就非常富有的大宅子,观察到没有太大的危险,就装作未开智的野兽混到了里面小少爷的身边。

江羿升急忙赶回去,将事情告诉了杨宁旭。

杨宁旭微微皱眉,像是想起了什么,不过还是先安抚了江羿升:“不要着急,事情我会处理。等会儿我会去和镇抚司的同伴联系,你去外面住一晚。”

江羿升不解的望着他。

“我能感知到它已经突破了我的封印,万一到时候它突然回来,我又出去了,你要怎么办?”

“它会杀了我吗?”虽然问出了口,但是江羿升已经有了答案,无论如何,终究是他在这里难得的玩伴,心情不由自主的低落下去。

杨宁旭也看出来他不需要自己回答,只是摸了摸了他的头,示意他离开,江羿升似乎想说什么,又沉默的去收拾东西。

在江羿升收拾好东西要走的时候,杨宁旭叫住了他,并给他一块上好的玉石:“这个你收好,如果没钱了,就拿去抵押了吧。”

江羿升看着那块玉石,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起头来望着杨宁旭:“你会来找我吗?我们还要一起过春芳节,对吧?”

杨宁旭眨了眨眼,看因为大概猜到什么,所以觉得舍不得的小孩,只能回答:“知道了。”然后用手揉乱江羿升的头发。

“……”这个态度真的好敷衍,真是让人有些生气。

江羿升直接把某人的手打下来,在心里直翻白眼,虽然只是怀疑,但这家伙绝对是要丢下他跑路。

虽然将自己的问题问出口,但他也不觉得这家伙会答应,倒不如说从此不再见面才是最好的,毕竟杨宁旭让他见识到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事,也不吝啬给他讲解,还是有些舍不得,但是离别大概是人生中无法避免的事。

江羿升认为自己应该说什么,但是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就干脆走了。

去了原本打算招人的那两处地方,就发现他们已经招到人了,没有办法,只能再住一天客栈。

坐在客房里的时候算了一下今天自己的花销,所有的离别之情全部消失殆尽,只剩下巨大的怨念。

进城以来一共花了17两5钱239文,还剩下3两2钱54文,其中最大的花销就是给杨宁旭买药材的钱。最关键的是杨宁旭还抱怨过他眼光差,所以买不到好的药材,光是想一想就让人咬牙切齿,是他眼光差吗?是没有钱!要不是这家伙为了隐藏自己,让他去不同的药材店买药,说不定还能便宜一些!

好歹杨宁旭给了他一颗玉石,虽然不知道值不值钱,但如果值钱的话,被人知道,他一个小孩子会被觊觎,果然还是要财不露白。努力平心静气,结果越想越气,江羿升把被子拉过头顶,干脆睡觉。

迷迷糊糊的被人从床上拉了起来,然后被人喂了一点水,江羿升就瞬间清醒了。

满脸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穿的是和之前见过的镇抚司众人一样的服饰,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在自己的房间。只能震惊和他们互相对视。

其中一个比较瘦的,友好的对他笑了笑,另一个身材壮硕的人却直接抽出刀来,冷着脸对他说:“小子,你犯事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比较瘦的那个拦住壮汉“不要那么凶,这还是个小孩。”接着又对他笑了笑“你也看到了,我们也是奉公执法,跟我们走一趟。没事的,只要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很快就出来了。”

“什,什么?”明明每一个字都听得懂,连在一起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比较壮的人看他这个反应,直接将刀收回刀鞘,又伸手架住他:“行了,别耽误时间,走吧。”

“哎,等等,我还没洗脸!”

“好了,不要在意这些都是小事儿,走吧,走吧。”瘦的那个和壮汉一左一右将他架起。

眼看自己双脚都凌空了,急忙大喊:“等会,等一下!我自己走!”

那两人对视一样,还是将他放了下来,壮汉一脸凶狠的威胁他:“别耍花样,我可不是吃素的。”

江羿升无言以对,不明白自己小胳膊小腿的到哪里看出来能做什么。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乖乖的跟着他们走了。

一路跟着走,结果真的被关进了牢房,看着牢房里面的稻草和墙上一些暗沉的红色,闻到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恶臭,耳边还时不时传来哀嚎,江羿升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坐在地上,开始梳理自己为什么会被抓,但是想来想去,也只指向一个人:杨宁旭。

虽然早就知道了他不是虎威卫,但在江羿升设想里杨宁旭是一个江湖人,因仇家寻仇所以才不得不躲。不和官府联系,也很好解释,毕竟江湖人和官服互相看不顺眼。万万没想到,竟是个通缉犯。

待会儿很可能要被询问,回忆了一下两人相处的记忆,却发现好像没什么需要保密的,就连临走时杨宁旭给的那块玉石也在进牢房之前被搜了出去。

在被叫起来时,天色还早,回忆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是自己能做的,精神的疲惫一下就涌了出来,找个角落缩起来,正要闭眼再休息一会儿,却又被人带了出去。

被带入的这个房间可能是专门用来审问的,墙上放着各种刑具,上面都有着暗沉的红色,虽然认不出来这些是用来干什么的,但江羿升还是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身体都忍不住开始微微颤抖。

房间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十字木架,上面还明显滴着血。

审问房里的烛光幽暗,带着他来的人将他推到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和一个看起来精瘦的汉子面前。

凶神恶煞的大汉露出了一个微笑,看起来更加凶恶,连声音都似乎带着不怀好意:“来,坐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