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小狐狸的逃跑计划

转眼之间就来到了4月21日。

江羿升从前几天开始,每天都做着同一个梦,原本以为只是吓到了,但莫名其妙心慌,总觉得会出事。为此他甚至还专门去找了杨宁旭。

“噩梦啊,这个你要问那只狐狸,毕竟这是它的术,虽然我尽量护住了你,但对你好像还是有些影响。”

“术,我什么时候中术了?等等,难道是叫声—”江羿升沉默了,视线转移至狐狸身上,狐狸却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毕竟它也没兴趣观察对方后遗症是什么,而且大部分人都被他杀了。

“……算了,我出门了,明天就是春芳节,入乡随俗,我去买一些东西,到时候我们一起过节吧。”江羿升放弃继续深究。

狐狸立马朝他撒娇,顺便蹭了蹭他,尾巴轻轻摆动,一双亮晶晶大眼睛瞅着他,看上去可爱又乖巧。

杨宁旭愣了一下,垂下了眼帘。看着撒娇的狐狸,江羿升有些哭笑不得,抬头看向杨宁旭,用眼神询问他要怎么办。

“行吧,你把这狐狸一起带上,毕竟明天就要过节了,但是明天可不能放它出去。”感受到江羿升的目光,杨宁旭有些勉强的说。“你怎么想着要过节?不是舍不得钱吗?”

“这大半个月都是你在照顾我,又告诉了很多以前我不知道的东西。而且我们俩不是已经很熟了吗,一起过个节也没什么吧?”

“……”江羿升帮他打听消息,他偶尔照顾一下,也算是交易,而且他不一定能活下来。毕竟江羿升在他的计划里只能算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

不由在心中嗤笑一声,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对他好一点,哪怕是像他这种可疑的人都会相信。

“不要以为这次的钱我出了,你就可以不用还钱了,还是要还的!”江羿升看见他表情不对,就猜他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急忙打断他的思考。

“噗~就你那点钱,我还不至于到抢小孩子钱的地步。”杨宁旭不耐的挥了挥手“行啦,要出门赶紧去。”

狐狸非常高兴,终于可以离开这窥虚境了,待到他身边都不方便逃跑,就算跑了,也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抓回来。

相反,江羿升好忽悠多了。这几天相处,肯定让江羿升相信了它是无害的!毕竟谁能拒绝一只可爱的狐狸呢?

因为带着狐狸一起出来,所以江羿升想带它逛逛,街上都在为春芳节做准备,人反而没有那么多。

走了一会儿,江羿升看怀中狐狸似乎什么都不太感兴趣,疑惑问:“小白,你不喜欢这些吗?”难道出来真的是因为舍不得自己吗?毕竟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虽然他很高兴有这么一只狐狸陪在身边,但是对方就不一定了。

心念一转,觉得小白可能会逃跑,但又被自己否认,杨宁旭放小白出来应该不会让它跑。

狐狸的眼睛轱辘的转了起来,杨宁旭的封印对它来说并不算难解,现在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正好逃走。

‘我饿了。’脑海里突然传来一声可怜兮兮的声音,江羿升吓的四处张望,最后将视线聚聚在狐狸身上,压低了声音:“小白,是你在,不,你会说话?”

‘我毕竟是个妖,妖会说话很奇怪?我想吃那边摊子上的扁烩。’

好像说的也没错,但是之前都没有说过话。江羿升带着一点委屈的沉默了。

扁烩是一种夹杂着素菜与面做成,并不贵,三文钱一碗。犹豫了一下,江羿升还是走了过去,决定买一碗。

当扁烩下锅,狐狸突然从怀中跳了出去,江羿升下意识想去追,却被老板抓住了手“小孩你还没付钱!”

付完钱再转过身来,却再找不到狐狸的身影,前后看了看,最后决定快点回去将这件事告诉杨宁旭。

林东好此刻都快要急疯了,他看着邓光让他盯着那户人家里的小孩儿抱着狐狸出来,但是前一久搜查的时候,他们可没有见到什么狐狸,当即就猜这是他们要找的狐妖。

一边盯着狐妖,一边悄悄的传递消息,哪成想在街上没一会儿那狐妖自己跑了,顾不上暴露,直接追了出去。

虽然这狐妖不算弱,但是最难的一点就是这狐妖太会跑了,不然也不至于到现在也没有抓住,虽然也有人不够所以抓它的人也少的原因,但也足够证明它的逃跑能力了。

追着追着,林东好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这狐妖跑的慢了一些,而且气息有些奇怪,难道有埋伏吗?心中有些疑惑,不由的又慢了一些。打定主意跟在它的身后,不与它正面交锋,等到其他人来援。

狐狸跑着跑着也感觉不对劲,前几日的时候,它就在悄悄的破坏封印,今日一边跑一边恢复实力,才感知到后面跟着的人,不过才武者第二境巩基,气息是有些熟悉,是镇抚司的人。

狐狸一瞬间就明白自己是被故意放出来的,不然以杨宁旭他窥虚境的实力,怎么可能没发现这个人。

忍不住在心中咒骂,虽然不知道放自己出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如果它不赶快把这一个家伙甩掉的话,估计就要被镇抚司的人包围了。

感觉自己彻底将封印破坏,实力恢复大部分,狐狸在一个人比较多的地方停了下来。

众人见有一只狐狸出现有些惊讶,只有林东好暗道不妙,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人群还没有疏散。

也如他所想,狐狸露出一个似人的微笑,让人只觉得汗毛倒竖,惊惧非常。

一声尖啸狐狸口中传出,周围的人群仿佛被这声音蛊惑了一般,不要命的向林东好冲了过来,林东好束手束脚,只能一个个打晕,还要防备狐狸偷袭。

将一个个过来的人打晕,冲向狐狸在的地方,虽然觉得不对劲,还是一刀挥了下去,什么都没碰到,留下的只有一个幻影,不知那只狐妖何时逃掉了。

不过想起狐狸身上的怪异气息,或许可以从这方面找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