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所谓的幸运

第二天因为没有休息好,所以就没有出门的江羿升就见到杨宁旭在他面前直直的望着他。

“?”有些不自在,他晃了几下,也仍然被杨宁旭盯着“你干嘛呢!”

“我只是感慨有人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好。”

“你还记得你捡回来的那只狐狸吗?”见他满头雾水,杨宁旭主动解释“那是个妖哦~”

“是个妖啊。嗯,妖!”情绪快速完成从平静到惊讶到居然如此的变化“怪不得昨天我没炖了它!”

“……你就想起这个吗?”

“什么叫就这个啊,那可是肉诶!”江羿升抗议道“你和我说这个,那狐妖是被你抓起来了吧,说起来妖可以吃吗?”

“想爆体而亡的话,你可以吃吃看。你怎么知道是我抓起来?”

江羿升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要是没抓起来,他早就死了,妖可是会吃人的,不过这妖和他知道的有些不一样。

“妖不应该是奇形怪状的,还没有理智?而且既然你抓住了妖,为什么不把它交给镇抚司的人?”

“因为怕你无聊啊,而且你说的那是异兽。”

“……”因为怕自己无聊就抓了一只妖来陪他,这个理由真的是太随便了,想了想,江羿升果断忽略这一点。

“妖和异兽不是一样的吗?”

“你刚刚说的是异兽,所谓的妖是开了灵智,且有自己修炼方法的,甚至有人选择和要修炼一样的方法,这种人叫妖修;

而异兽是只有本能且已经被灵异化。而且无论是妖还是异兽都不一定吃人。”

“哦,可是被灵异化?灵不是万物之源吗?”所谓的灵存在于万物之间,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

“你看你的手能和这木头融在一起吗?异兽是本身的灵与外界的灵融在了一起,却无法控制,所以大多奇形怪状,认不出原形;就连异兽的本能都受到外界的灵影响,所以才叫异兽。”

江羿升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好啦,不说这些啦,来看看你的小狐狸!”杨宁旭不知从哪里把狐狸拿了出来。

那可是妖,妖啊!没有杀掉,反而拿给自己,什么意思?看着眼前的狐狸,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尖尖的耳朵轻轻抖动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甚至歪了歪头,有点可爱。

杨宁旭直接把狐狸塞进他的怀里:“不要在意这么多,昨天他看到你没有直接动手,应该不是那种随便杀人的妖。不过还是要小心一些,放心,我给它下了限制,就是我懒得管,就暂时拜托你看着它了。要好好照顾它。”说完挥了挥手就直接走了。

江羿升只能把满肚子的疑问都咽了回去,和狐狸大眼瞪小眼,小心翼翼的打招呼:“你好,我叫江羿升。”不吃人的话,也没有那么可怕。

狐狸没有理他,只是打算跳下离开他的怀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晒太阳,然而此时耳边传来传音“听话才能活的长久。”

狐狸看了眼江羿升,心中愤愤不平,好歹它也是脱凡境的妖竟要陪一个人类幼崽玩儿,要不是那个人类武者真的太阴险狡诈,明明大自己两个大境界,明明可以一招秒杀它,却非要耍着自己玩!要是早知道,它才不会靠近这里!

狐狸一边愤愤不平,一边蹭了蹭江羿升,叫一声,很听话乖巧的样子,江羿升有些僵硬的摸了摸狐狸毛茸茸的脑袋。

那个人类武者好像很在意这个幼崽,或许可以借助人类幼崽脱困;而且那个人是处于人类武者第五境窥虚境,竟然不是镇抚司的人,如果两边打起来的话,它就可以趁机跑了。

在此之前,狐狸又撒娇的蹭了蹭江羿升的手掌。

“那个,你叫什么呢?没有名字吗?总是叫你狐狸,有点不太礼貌。叫你小白,怎么样?”江羿升心中不由的有些高兴,狐狸内心不屑,却还是乖巧的配合点头摇头。

江羿升再次准备出门的时候,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蹭着自己的脚,看着狐狸似乎舍不得他,他就去问了杨宁旭,然后被拒绝了。

“小白你就在家里吧,毕竟他说了你不能出去。”又低下身子,摸了摸狐狸的脑袋“乖,我很快就会回来。”

杨宁旭感知到有人在监视这里,也不在意,肯定是镇抚司的人,只有巩基境,他不想让对方知道,对方肯定不会知道。

狐狸每天都想跟着出去,他当然知道对方只是想逃,但还不到时候。

伤势恢复了五分,仔细算算他的好六哥和魏国的人也要快找到这里了,就是不知道谁先到了。

两天后深夜,江羿升已经熟睡,狐狸也在床边睡下。

杨宁旭没有点燃蜡烛,坐在桌旁,桌子上的酒是之前三两银子买的岁寒堂,为此江羿升甚至气的想打人。

“吱呀~”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青衣的男子走了进来,直接坐在了杨宁旭对面。

杨宁旭高兴的喊了一声:“你来啦,”然后又给两个杯子倒上了酒“我们很久没见了。”

青衣人没有动,只是深深的看着杨宁旭,杨宁旭也笑着看着他,沉默了一刻钟。

青衣人说道:“我并不想劝你什么,你已经快30岁了吧。”

“我有那么老吗?现在才二十有八。”杨宁旭举起杯子,浅浅的喝了一口“六哥不想劝我,我可是想劝六哥呢。”

杨宁旭放下杯子,死死的盯住杨宁谨的眼睛:“你就真的就这么放下了!父皇、母妃、整个秦国!”

杨宁谨在心中叹了口气,他从杨宁旭的眼中看到了熊熊燃起的烈火,欲要毁灭别人,也要毁灭自己。

“放下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母妃想必也是希望你能过的好。”

“你能放下一切,我不能。我现在仍然不时的想起那场毁灭秦国的大火,太痛了,太痛了。”杨宁旭语气轻飘飘的说。

杨宁谨知道秦国为了抢站先机,所以放火烧了秦国的都城。杨宁旭的母亲贤妃就是死在那一场大火里。

他见过贤妃,那是一个同封号一样的女人。幼年时他在备受欺凌排挤,贤妃也曾帮助过他,所以哪怕他和这十五弟关系不亲近,也还是会帮一下忙。

“你喊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只是请你在这里待10天,十天之内,如果我有性命之忧,还请你出手,若无事,便请你保一下那孩子吧。”有事的话,就顾不上他了。

“那个孩子是?”

“路上有缘,碰巧遇到的。”

“好。”杨宁谨沉默,如果没有人保那孩子,估计再过不久就是他的死期,毕竟无论是杨宁旭还是镇抚司都不会心慈手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