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打架不要波及无辜

月光之下,杨宁旭笑吟吟的看着狐狸,在和狐狸还没有反应之前就打出了一掌。

攻势连绵不绝,狐狸闪身躲闭,月下的利爪闪烁着寒光向那人抓去,杨宁旭丝毫不畏惧,以攻为守,挥拳攻去,一人一狐转眼间就打了十几个回合。

局势僵持不下,见势不妙,狐狸拉开距离,抓住时机,身上有无形的压迫散开,开始施术:“嗷!”

狐狸见对方不动,心知这是成功将对方拉入幻境,舔舔爪子,准备速战速决,迅速近身。

狐狸刚到杨宁旭身前,就见对方突然笑了一下,一只手伸出来就掐住了它的脖子。

小院屋内,一个小孩子躺在床上,稚嫩的脸上双眼紧闭,眉头皱起,周围是常人看不到的灵,一点点的融入他的体内。

江羿升眼前是熟悉的房屋,下意识打开门就看见自己娘正坐着流泪,表情悲伤的看着自己:“我一直在等着你回来,为什么要和你爹一样再也不回来?”江羿升闻言心一沉,忽视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想开口说话,却见一群诡异奇形的异兽出现。

“快跑!”听到娘说的话,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屋外跑去,不知道跑了多久,回头却看到了漫天的大火。

跑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熟人的尸体,二婶从屋子里爬出来一半,却被房梁砸到,那双眼睛直直看着江羿升。

有人被火烧死,面目全非;有人被异兽吃悼,只余残骸……

回到家却发现只有一座坟静静屹立,心跳如擂鼓,无穷的恐荒和绝望似要将江羿升淹没。此时一只只熟悉的手从地下伸出,似乎要将他拽下去。

“醒醒江羿升,起床了!”江羿升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到了杨谷旭摸着胡子看着他。

心里放松了些,才发现背后已经有一身冷汗,心有余悸,那种沉重的感觉在心头挥之不去,便没有开口说话。

杨谷旭见江羿升已经醒了,才挑眉道:“我隔老远的就听见你在那里喊,还以为你怎么了,梦到什么这么害怕?”

下意识的抓住被子,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微泛红。只是默默的翻身坐起,看了一眼屋外暗沉天色:“现在什么时候了?起这么早?”

“唉,谁叫在有人在说梦话把我吵醒了,现在差不多才子时。行了,没事,我就回去睡了。”

“……”江羿升立马起身跟上,说不出自己害怕,只能顾左右而言他:“这么晚上起床就为了叫醒我吗!”

看着对方的表情,杨谷旭此时才觉得这还是个小孩,调侃道:“你不会是害怕了吧?”语调中都带着笑。之前江羿升一个人去打听消息,都没有害怕牙婆抓人,还以为这孩子不会害怕。

江羿升身体僵住,抿起嘴唇,最终才微不可见的点了一下头。

“噗嗤,”杨谷旭带着笑的打量江羿升,看来那只狐狸的术还是对他造成了影响,不过不是什么要紧的大问题“今晚就和我一起睡吧,不过只有今晚。”

江羿升松了口气,只要不是一个人就好,立刻亦步亦趋的跟上对方,又小心翼翼地抓住了他的衣角。

在静下来时,江羿升听到远处好像有些喧闹,不过西泵城不是有宵禁吗?扭过头望了一眼,又继续跟着杨宁旭,应该是听错了吧。

城东,负责抓狐妖的百人长邓光面色沉着道:“还差几户人家搜完了吗?”包围只留了一条路,所以狐妖现在就在兴和街附近,狐妖有迷惑人心之音,很可能就在兴和街哪户人家里。

“回禀大人,还有一户人家。”

“嗯。”邓光率先带队穿过巷子,拍响大门。

没有多久,有人打开大门。邓光直接打量对方,对方似乎根本没睡,眼睛略有神采,头发有些乱,占据了半脸的胡子显得有些邋遢,但是看衣着又比较干净整洁,只有些许褶皱。

“镇抚司办案,需要搜查宅邸。”邓光出示了镇抚司的令牌。

对方愣了一下,然后让开路:“大人,我没有犯什么事吧?”

“不关你的事,只是在抓一个犯人。”男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继续带路。

邓光进屋就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坐在凳子上,看到他立刻就站了起来,然后下意识的朝他身后张望。

“别怕,这是镇抚司的大人。”男人走上前去安抚男孩。

邓光打量四周,屋子不算大,一眼扫过去就能看清全部摆设,他逼视着对方:“现已经丑时,怎么还没睡?你们在这儿住多久了?叫什么?”

“回大人,我叫杨宁旭,这是我侄子叫江羿升,大概来西泵城一旬了吧。”杨宁旭谄笑道,江羿升就躲在他身后不说话“其实大人来之前我们就已经醒了,今天不知怎么的,我的侄子突然梦魇了,在床上大呼小叫的,我听到了就把他喊了起来。”

杨宁旭主动说:“大人我去给您泡杯茶?”

“不用。”

邓光若若无其事的在屋里转了转,鼻尖荧绕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又突然问:“今天吃的什么?”

杨宁旭似乎有些惊讶他问这个问题:“今天吃的是大米和芥菜,还有青菜。”

“是吗。”邓光若有所思,接着和他聊了起来。

等到搜查完成,带到几人搜查完后都说没问题,邓光带队告辞。

杨宁旭伸出手,做出请的手势,送他们离开,邓光看到了他手上的伤口,并不大,像是被什么利器划伤的。

出了门,邓光才沉下脸说:“那只狐狸受了伤,肯定跑不远,一定在兴和街。派人在兴和街附近蹲守,东好你负责看着这一家。”

“邓哥你是怀疑他们?”

“那个叫杨宁旭今晚根本就没睡,他们今天没有吃荤腥,虽然他手上有伤口,但是不至于有这样大的血腥味。”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而且这个名字总觉得有些耳熟。”

等到镇抚司的人离开江羿升才开口说:“你早就知道他们会来。”还以为刚刚听到的是错觉。

虽然是疑问,却说成了肯定。之前同意一起睡,杨宁旭自己却不睡,不久后就传来了敲门声,心里有些害怕,又满是疑惑大晚上的有谁来,便跟出来。

“是啊,我们约好了,要商量抓人的事宜!”杨宁旭摸了摸江羿升的头发“走吧,去睡觉。”

就在坐了一会,两个人就交流完了,怎么交流的?他怎么没看见?难道是因为他眨眼了吗?

“诶,那是不是要结束了?”不过算是好事吧。

“对我来说才刚刚开始。”

“可是后边就不关我的事了吧!”江羿升望着杨宁旭眼神亮晶晶的说“那你到时候是不是可以把钱还给我,一共是五两三钱六十七文!”

一两白银等于十贯钱,一贯钱等于1000文。

“……”杨宁旭惊讶的看着他“你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那当然,我娘可是教过我识字算数的!”江羿升带着些许自得和骄傲的回答“就算你是虎威卫,也不能不还钱,我可是都记着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