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3.这就是上了贼船

秦国西泵城。

镇抚使李子昂端坐于上首听着下属的汇报,面露沉思之色。

“城中的细作有蠢蠢欲动之势,多是魏国监明卫的人,还在查他们的目标是什么。”

“有虎威卫在邓家村附近发现了两个窥虚境强者,其中一个疑似延安卫指挥使段居安,属下已经派人去查”

“之前三起杀人案已经确定是开了灵智的妖所为,脱凡境实力。虽然小心谨慎,但是下一次犯案之时,就能抓住它。”

“本月已经安排好了十个十人长带队去清理异兽……”

李子昂待到下属汇报完毕,才有条不紊的道:“你们做的很好。监明卫与延安卫之间必有联系,延安卫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西泵城,你们有什么想法?”

一人从座位上起身拱手行礼道:“回大人,我认为与之前收到的消息有关。镇国余孽携带前明朝至宝从魏国逃离,那个秦国余孽说不定现在就在西泵城附近。”

“说不定和那个疑似段居安在一起打斗的人就是秦国余孽。”

“秦国余孽……加强城防,通知巡夜使,派人去查邓家村的事。”

“是!”

“你真的要选这里住!”一个荒凉的小院里,江羿升难掩疑惑,虽然这个宅子大,但是刚刚向附近的人打听,说这宅子闹鬼,杨宁旭却偏要选这里租下,江羿升完全不理解。

杨宁旭在屋里一边拂去凳子上的灰尘一边笑着回答:“当然,订金我都付了。”胡子遮住了他大半的脸,也遮住了他的表情,杨宁旭坐在凳子上向江羿升招手,示意坐下。

杨宁旭以一种循循善诱的语气问:“你看这院子有些什么优点?”

江羿升有些不解,却还是回道:“比较大,比较便宜。”

“还挺聪明的。还有就是荒凉。”

“哈?”

“荒凉的好处,当然是和通缉犯打起来的时候,不会伤到别人啊!”

江羿升睁大眼睛,一脸不明觉厉:“是这样吗!”随既又觉得有些不对,真的不是在骗小孩吗?

杨宁旭一副亲切的模样摸了摸江羿升的头:“当然是骗你的。”江羿升一下子打开杨宁旭的手,杨宁旭也不怎么在意的收回手,才肃然道:“我身为虎威卫自然要为百姓考虑,此处有闹鬼传言,正好探查一二是什么在此作祟。”

“是,是吗。”江羿升抿唇,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刚才那么凶“我去收拾屋子。”

杨宁旭也不在意,拦住了江羿升:“先不急,还是拜托你先去外面走一走。

江羿升在街上,一会儿去茶馆,一会儿去饭馆,甚至去买菜的时候,还和卖菜的人聊了聊。

在他和杨宁旭约定中,江羿升真要负责帮忙打听一些消息。这段时间都要和杨宁旭待在一起,有人问起的话,就说他们俩是叔侄,因为有点积蓄,叔叔又不爱出门,所以就干脆寻一个僻静的地方住下。

杨宁旭并没有说要收集哪些消息,于是在街上逛了一圈后,江羿升回到院子里把自己知道的全部都对杨宁旭说了:“三月二十几的时候有一起杀人案,三月初也有一起,猜测是同一个人犯案,大概十多天杀一个人,现在大概有三起,更多的就不知道了。”一年有432天,除了3月只有31天,12月有41天,其他每个月都有36天。今天是4月1日,由此计算,案件大概是从2月份开始的。

“因为这个城里面的防备都严了很多,据说从今天开始巡逻的人更多了。”

“4月22日是西泵城的春芳节,是为了祈祷新一年的丰收,那天夜晚不会有宵禁。”

……

杨宁旭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听着江羿升说完,然后才夸他做的不错。江羿升也不理他,吃完饭就自己去去了房间,惊讶的发现房子大概的收拾过,床上还放着一床被褥。

接下来几天两个人大概就这么度过,期间杨宁旭会吩咐江羿升偶尔会去不同药铺买不同药材。

转眼间就过了六七日,江羿升照常上街,却发现城中有一处被封锁,禁止入内。

江羿升打听了才知道,好像是镇抚司的人在里面办事。

镇抚司是秦国设立管理武者,术师,妖族等相关事宜和清剿异兽的地方。由镇国将军纪锋为主,麾下有七十九个镇抚使,坐镇四方。镇抚使之下是虎威卫。

江羿升很想向虎威卫求证一下杨宁旭所说的真实性,犹豫半晌,终究还是决定转身离开。

趁着天还大亮,江羿升漫不经心的走在熟悉的小巷里,过了这一段就是住的地方了。

“嗷~”一身的雪白皮毛,圆滚滚的身子,短小的四肢,还有尖尖的耳朵,最显眼的莫过于白毛上的血迹。

哪里来的狐狸?应该不是妖,妖哪有那么容易碰到,不过还是不要乱碰的好,江羿升准备离开。

“嗷~”听到叫声,江羿升又改变了主意,觉得可以带回去,多少能吃一顿肉。

江羿升上前抓住那只狐狸,狐狸也不反抗,甚至乖巧的窝在他怀里。

刚进院子就看到了杨宁旭,对方惊讶的看了眼狐狸,挑眉道:“你去哪里抓的小狐狸”

“不能是我买的吗!”江羿升没好气道。

“你舍得?我们已经吃素好几天了~”

江羿升总觉得要被气死了,努力板着一张脸:“如果不是为了给某人买药材的话,钱也不会花的这么快。”一只手握紧了拳头“而且这些天花的都是我的钱!你不是虎威卫吗?虎威卫这么穷的吗!”

杨宁旭装作若无其事,顺手从江羿升手里抓住狐狸后颈:“只是准备不够充足而已,我去把这只狐狸皮剥了。”

江羿升本想点头答应,却听到小狐狸可怜兮兮的叫声,又改了主意:“先养着吧,养肥一点,肉也多一些。”

杨谷旭看了他一眼,才笑眯眯着应下:“好啊,我去给它上药。”

亥时。

柴房中的狐狸掀翻罩住自己的笼子,灵活的住门边跑去,不见有什么动作,门就开了。

狐狸刚出门就见到一个人站在门口直直的望着它,只见对方笑着说:

“你好呀,小狐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