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杀人灭口?

田林夕三给的资料中,对聂书婷心有不满可能会下手的大概有三四个,而其父聂远征就是有利益上的瓜葛而惹来的仇人,让聂书婷暴毙在自己家中也算是一种恐吓,其中原由又是一大团纠纷。

江羿升总觉得自己找到了之一为什么虎威卫不急着解决这两件事的原因了。

林家的事情还有些解决的头绪,就先解决林家的事,所以江羿升决定先去王家一趟,验证王家是否对林家心怀怨恨。

一路打听到王家,王家门口的行人都避着王家走,带着些避之不及的意味。

江羿升走上前去敲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男子上下打量着江羿升,应该是王家的仆人:“请问您是?”

直觉告诉江羿升直接说调查关于林家的案子,对方肯定会撵自己走,所以。

“我是来调查费居身有大量银钱是从哪里来的,想来询问有没有什么线索?”

费居也就是和王家小姐王明月成亲当天逃婚的穷书生。

“是镇抚司的上官啊,请进,稍等片刻。”仆人恍然大悟,转身吩咐另一个人去通知王家老爷,又在身前领路到会客室。

江羿升听到对方说的话,眨巴眨巴眼也不反驳,反正他什么都没有说,能这么轻松的见到人,反而是一件好事。

王家老爷王成居很快就走了进来,看起来四五十岁精神有些不太好,两个人见过礼之后坐在位置上,王成居辉乌城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放下茶盏语出惊人:“你并不是镇抚司的人吧?”虽然是疑问,但看神色已然是肯定。

江羿升有些尴尬,为自己刚刚没有说清楚,轻咳一声以做掩饰,还是诚恳的说:“是的,我并非镇抚司之人,此次前来,只是想调查清楚费居为什么有胆子悔婚。”

“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王成居咬牙切齿,说着眼眶红了起来。

江羿升只有沉默着等待对方平缓心情。

“你想知道这些,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告诉我你的目的。”王成居眼中似藏着锋利的刀子。

“我接了镇抚司的悬赏,关于林家的案子。”

“呵,你怀疑是我让人杀了他家女儿?”

江羿升也没有否认,很坦诚的说:“有一部分是,另一部分则是我为了您女儿不值,不该因为别人的错而自己去死,我相信您也想知道真相是什么。”

王成居定定的望着江羿升,江羿升也认真的看着王家老爷,他是真的这么想,不然首先应该拜访的就是林家而不是王家。

“不要让我发现你利用这些事抹黑明月,不然我王家在这城中还是有些实力的!”王成居警告了一番,才开口讲述。

“我家中只有三子一女,对于女儿明月宠爱有加,但是到底是她运气不好,也是我们做父母的没有好好给她挑个好夫婿。在前两次定亲都黄了之后,我才决定找个人入赘,也是害怕她嫁出去,婆家那边有风言风语伤人。”

“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是他娘知道我们这里招婿之后,主动带着人来的,我也是再三询问,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意的,也调查过他的家世背景,费居读书并不算好,日后也没有什么可能当上官,毕竟我们是招人入赘,而不是想结仇,若是别人有大好前途,还非要人来入赘,那以后可能就不得安宁了。”

“他家里穷,从小由他娘将他养大,也说好了我家之后,我出钱供他读书,原本都说的好好的,但成亲当天人没有来,我才带人去找,只在他家中看到一封书信,家具什么的,一切都在只有他和他娘不在。”

“再后来就是明月她,她就上吊自杀了。”王成居说着,声音中就带着些哽咽“逆女!老夫又不是养不起她。”

江羿升知道这个时候提对方的伤心事有些不好,但还是不得不提:“王姑娘的尸体可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没有,就是自缢,前段时间已经在附近的阴山下葬了。”王成居有些疲惫的闭了闭眼睛“然而在小女死了之后第三天,就在一条小路上发现了他的尸体,我急忙报了官,听虎威卫说是因为费居脑袋磕在了石头上,所以把自己摔死了。”

“再后来,又在水中捞起了他母亲的尸体,可能是因为她家中独子去世,受不了刺激跳河了。但是外面都在传,是我因为他们害死了我女儿,所以才杀了他们。我无法否认自己恨他们,但是事情并不是我做的。”

这和田三所给的消息根本不一样,因为之前确实是因为田三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江羿升并没有怀疑他给的消息的真实性,想一想自己给出的200两,又想一想自己拿着那两张纸条看了多久,江羿升决定等会儿就去找田三确认。

“您继续。”江羿升压下杂乱繁多的思绪。”

“不管怎么说,都是那畜生害死了我的女儿,既然你说帮忙,那么能否让我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多谢王老爷告之,只是我还有一事相问,请王老爷如实告知。”江羿升抬起头直视着王成居这个已经头发泛白的老人。

“您觉得费居这样做是否是林家指使的,您是否为了报仇指使人杀了林家的女儿林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