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知道的事

为什么对方全军覆没了,还要停止攻击?趁此时机攻占的话,不是更好?

江羿升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这里的记录不全,而且记录中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地方,要想知道为什么只能自己去平襄走一遭。

来不及多想,将东西都归于原位,匆匆回到楼下。

官吏很快就回来了,江羿升一边迎了上去,一边仔细的观察他,发现他果然没有佩戴香囊。

江羿升靠近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轻轻抽了两下鼻子:“上官可是在家中用着什么熏香,闻起来如此清新雅致,不知可否告知在哪里有卖?我也想买一些回家。”

官吏有些迷茫的嗅了嗅自己的袖子:“我家中并无点熏香的习惯,大概是从我夫人用的香囊沾染了些。”

江羿升做出有些遗憾的表情:“这样啊,今天真是多谢上官通融,上官一个人在这里一定很辛苦。”

“虽然累了些,但是一般是由三个人轮换的,也还行。”看在银子的份上,官吏对他的态度也不是很差“行了,找到了东西就走吧。”

江羿升顺着门出来,却没有看到田三有些头疼,这下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人。

结果刚转一个弯就被田三拦住,田三笑着伸出手:“怎么样,兄弟办事靠谱吧。”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兄弟啊。江羿升一边回复一边掏出了五两白银递给了田三。

“你知道前几天都有谁来过这里吗?”

田三拿起银子确认真假,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没有。”这笔钱赚的也不是很难,所以他也不介意多回答一个问题。

“那你知道最近关于林家和聂家的案子有什么线索吗?”

田三将银子揣进怀里,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更加灿烂,也更加真实了一些:“我已经免费送了一个消息,现在这可是要加钱啊。”

“……多少?”

“这样吧,算你便宜一些,两个案子就二百两。”

这次下山身上只有三百两还有一些碎银子的江羿升声音都有些干涩,只能干笑道:“你看我也不像是那么有钱的样子,就便宜一点?”

“这两个案子抓住凶手,加起来就是两千两,而且我保证我这里的消息绝对真实,你是绝对不亏的。”说完田三也不催,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

江羿升想着提供线索或者找到凶手可以获得的银子,心里又有了些安慰,咬咬牙道:“找个地方谈。”

正是吃饭的时候,饭馆里也坐满了人。

江羿升不由的将怀疑的眼神看向田三,在这个地方谈事情真的不会被别人听到吗?

田三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没有回头,仿佛也知道他的疑问:“人多才好谈话,这样别人才听不清。”

菜上齐了,田三直接拿起筷子开吃:“吃啊,多好的菜。”

江羿升只觉得田三是不是准备再蹭一顿饭?眼角微抽,只能跟着吃饭,才吃了没几口就听到对面低声在说话,表情却没什么变化,似乎只是悠闲的慢慢吃东西一边闲聊。

“林夕就是标准的大家闺秀,或者说林家就是这么培养的,我查到的也没有她和谁结仇。倒是林家家主很有意思,他之前接了来自平丘的一笔大生意,而王家与他是竞争对手,但是在前一段时间,王家大小姐王明月上吊自杀了。”

“说起这件事就不得不提王明月的前两个定亲对象,第一个定亲对象是两家的娃娃亲,因为体弱多病,病死了;第二个定亲没多久,出门就被山匪杀了,从此以后就有流言传出,说王家大小姐克夫,自然就无人敢与其定亲。”

“王明月也自此不想再谈嫁娶之事,但是她父母认为女儿自然要成亲才能有所依靠,为了不让她在外受委屈,找了一个穷书生,打算让他入赘,王明月也是个孝顺的孩子,也同意了。”

“但是就在成亲的那天晚上,穷书生逃婚了,还留书说王家以权势逼他入赘,毁他前途,嘲讽王家大小姐是个祸害,克夫还想让人入赘。”

“如果只是如此还好。”田三说着都不由叹息。

“这样还算还好?那时流言蜚语估记满城都是!”江羿升拳头握紧,王明月根本什么错都没有,凭什么要被所有人诋毁?

田三直视着江羿升:“按照世俗看法,她确实是克夫。所有人都认为王明月是个灾星,就连她的父母也产生了动摇,为此,在王明月提出要安置穷书生母亲的时候,王家老爷还呵斥了自己的女儿。”

“再后来,上月二十六的时候王明月上吊自杀了。”

“……”江羿升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田三也没有管他继续说。

“没有几天就找到了穷书生费居的尸体,再后来就又找到了他母亲的尸体。”

“据我调查费居在与王家定下亲事之后,身上突然有了很多钱,四处花销,不用费多大劲就会知道这件事。”

“在那段时间王家和林家都在争夺这一笔大单子,而出了王明月这件事,别人自然是选了林家。”

“……这么说,王家的确有很大的嫌疑,费居和他娘是被灭口的吗?”

“不知道。”田三回答的干脆利落。

“大生意是指什么,值得不择手段获得的大生意。”江羿升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为了钱而罔顾他人性命。

田三压低了声量:“接了这笔生意,且做的好,以后就会成为皇商,好处可多的是。”

江羿升深吸了一口气,又闭了闭眼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问:“关于聂家小姐的事呢?”

“聂书婷,家中排行第三,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两个妹妹,性格活泼,为人傲气,平时得罪的人不少,正好我身上有带。”说着便从身上拿出一个纸条递给江羿升。

江羿升略略看了一下,被上面一排排的名字给惊呆了,有些震惊的看向田三,田三认真的点头表示自己没拿错。

将纸条收起来,江羿升继续听田三说。

田三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身上找东西:“至于她父亲作为一门门主仇家自然也不会少。”最后又拿出来了一个纸条。

“……”该赞一句父女两人一脉相承吗,江羿升接过纸条有些难以言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