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悬赏

镇抚司悬赏厅中一衣着华贵,仪态不凡的公子正和厅中一个官吏争执,身后有一个穿着荷边绿裙的女子在旁边站着。

江羿升有些好奇的望了他们一眼,坐在桌子旁的小吏看见他,向他挥手。

“要接悬赏来这边。”

小吏也不多废话,干脆拿了一个册子出来。

上面的悬赏五花八门,都是镇抚司没有多余人力做,所以才留在这里的。

有去某个地方杀异兽的,像这种后面都标着大概的实力要求,和悬赏数额。

还有抓通缉犯的,每个悬赏都很高。

还有寻找线索之类的,倒是没有类似于护送的悬赏,不过这才正常,镇抚司并不是江湖门派,而是官方组织。

江羿升并不打算去太远的地方,仔细翻了一下,就发现在辉乌城有一个悬赏。

辉乌城城中最近出了两起凶案,不知凶手是谁,不知道有无联系,不知实力如何。

有关于凶手的线索,根据重要程度不同给赏金,抓到凶手,1000两白银,只要能证明其身份,那提头来见也可以得1000两白银。

“这个两个案件我都接了。”身上实在是缺钱,正好离得近,干脆两个都接了。

“印牌。”小吏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又伸出手,见江羿升没有反应过来,便知道他没有印牌,有些不耐烦的朝正在起争执的那边指了一下。

“你去找老赵,让他帮你办一个,再来我这儿接悬赏。”

“好的,多谢上官。”

江羿升走到两个起争执的人旁边,觉得打断他们不太好,打算在他们旁边等他们争执完。

“我出身清白,也无案底,从小习武,现在已是固基境,按照大秦律法,我若有要求,你就必须给我办印牌。”蓝衣公子目光灼灼的看着对面的官吏,应该就是小吏所说的老赵。

“二公子,真的不行。”老赵满脸都是无奈,也不能喊人直接把这个二公子给轰出去,只能在这里拖延时间。

“为什么不行?如果你今天不跟我说出个一二三来,我就告诉你的上官说你玩忽职守!”蓝衣公子丝毫不肯退让。

老赵眼珠一转,就苦着一张脸:“二公子,本来我是不想说的,但是这铸印牌本来也不会铸多少,可惜二公子来的晚,现在已经没了。若要等加铸,恐怕还要等一久。”

“没啦?”蓝衣公子皱起眉头。

“没了。”老赵一脸真挚。

旁边的绿裙女子见状也在一旁劝道:“公子,既然没了,我们就回去吧,要是晚些被老爷发现你来了这里就不好了。”

蓝衣公子左右看了看,看到了江羿升,便主动上前来。

“你也是来办印牌的?”

江羿升左右看了看,确定身边没有旁人,自己也确实不认识这个蓝衣公子,但想来回答一个问题也没有什么,还是如实说了。

“对。”

蓝衣公子一脸宛惜:“可惜你来晚了,已经没有印牌了。”一边说着,一边往老赵那边走。

江羿升还是不明白对方要干什么?只能一脸迷茫的点头。

蓝衣公子旁若无人的走着,一边语重心长的对老赵说:“你看,给我和这位台添了多少麻烦,这种事情下次就不要再犯了。”

“二公子言之有理。”老赵言语恳切,那忠厚老实的脸上似乎都能看出愧疚,他上前似乎想要拦住蓝衣公子,认真的说自己的不是“一定不会再有下次了!”

蓝衣公子似满意的点点头,一边窜出了两步,到似乎是老赵所在的地方的桌子后面,整个人都有些生气的指着桌子下面。

“你不说没有印牌了吗,这是什么!?”

说着又蹲下去捡起了一枚印牌,收入了怀中。

“……!”老赵冲过去想直接抢过来,却又犹豫着没有下手“二公子,你可不能直接抢啊!”

蓝衣公子得意一笑:“哪里是我抢的,明明是你放在那里,让我自己去拿的。”

老赵:……

绿裙女子:……

“我爹这些小手段才拦不住我。行了,你们也别担心,他才不会因为这个做什么呢。”

说完又往小吏那边去,末了又回头:“记得帮我登记上去。”

路过江羿升时,又笑着对他说:“这下印牌有了,兄台不必等了。”

江羿升点头应了一下,也没有再等,走上前去。

老赵无奈的看了一眼蓝衣公子,转头拿出了一张纸,向江羿升要了路引来登记身份,又问了几个问题。

“既然你是术士,那就把这颗石子点燃。”老赵手指放在自己桌上一个杯子中的石子说。

江羿升有些好奇,化物是第二境凝神才能动用的,心斋境根本没有办法点燃石子,为什么老赵那么确定他是在心斋境上?

想着也不知不觉的问了出来。

“术师心斋境都没有什么自保能力,更别说一个人来这里接悬赏,不过如果真的有,我也给重新换个手段。”

老赵看着燃起的石子,又往纸上写了一些字,拿出了印章。

“住印章里注入你自己的灵力,你就可以走了。”

“不需要问境界吗?”

“不问!”老赵挥手示意他赶紧走。

等江羿升再来到小吏这里时,蓝衣公子带着绿裙女子到一旁坐着,认真看着手上的资料,能姿态这么悠然,身份背景必然不会简单,多半有钱又有势。

小吏确认了江羿升还是要接辉乌城凶案的悬赏。

“你等一下,关于其中一个案子的具体案情,具体记录二公子还在看,你就先看这个。”

先来后到也无可厚非,江羿升接过资料,也没有着急看,反而与小吏开口闲聊。

“这上面的悬赏无论哪个境界都可以接吗?”

小吏也不介意闲聊两句:“对,毕竟后面都标了,大概哪个境界可以接,若是非要不自量力,也拦不住着别人送死。”

江羿升若有所思,接着又和小吏聊了一些辉乌城哪里吃饭实惠,哪里买菜便宜的家常。

此时一个人突然拍桌坐起,正是那青衣公子,意识到自己惊扰了众人,收敛脸上怒色,不由轻咳一声,身边穿着绿裙的婢女也替他向众人道歉:“我家公子看到歹徒如此猖狂,不由愤怒,惊扰了大家,真是抱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