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寻父

曾经他的母亲在家里望眼欲穿却始终未等来自己的父亲。

江羿升决定去找找看,看看江达河是不是真的死在了外面。

如果是就带回他的尸骨,不是就看情况再说。

看了一眼远处的李家村,江羿升原本想朝那边迈去的步伐突然停滞了一下。

想去道别却不知道找谁,脑中回想的是几年前的事情。

还是算了,没有必要。江羿升这么想着便转身离开,朝着十里村的方向而去。

杨宁谨选择隐居的地方离十里村并不是太远,江羿升赶了将近十天路就到了。

村子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其中的人已经有些陌生,认不出来了。

江羿升随便找了一个年轻人问:“打扰一下,你知道村长在哪里吗?”

年轻人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他:“你找村长有什么事?”

江羿升有些纠结,不知道对方认不认识自己:“我是江羿升啊,我回来了,是江达河的儿子。”

“江羿升!?你是羿升!”年轻人一副非常激动的样子,他的双手上下比划。“羿升,我啊,我是草根啊!”

听到这个名字,江羿升不由的高兴,这是他幼年的伙伴。

“草根这些年你还好吗?”

“还不错,我都已经娶媳妇啦,我媳妇都已经给我生了一个孩子,现在都仨月了。你呢?”

草根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拉住了江羿升的手,往另一个方向去。

“当年你突然不在了,让我担心了好久,我还以为你死了。走,去我家好好聊聊。”

“嗯,原来我还有事……”

“很着急吗?”

“倒是不怎么急。”

“那就先聊聊再说。”

这一聊,两人就聊了好久,当天夜里江羿升就在草根家里睡了一晚。

知道江羿升想要去找自己父亲的踪迹,村里说不定会有记录,首先要找到村长,找到当年征兵所去的军队和方向。

草根就带着江羿升找到了当年村长的儿子,现在的村长,而原来的村长在两年前已经去世。

“找记录的话,我不确定有没有,我记得我爹好像都放在了一个,呃,只是东西有点多,羿升就和我一起找吧,毕竟你也识字。”

将江羿升送到了村长家,草根就离开了。

江羿升和现在的村长找了一天,才在已经落上灰尘的记录中找到了这样一则信息:

【建安十四年,辉乌城郡守证兵八人,为江成圆,江达水,江达胖,江达河,江达大,江达二,江达幺,江达根】

是自己曾经要去却没有到达的辉乌城。

江羿升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思考。

征兵的未必有上面的人出面,征兵登记造册应该是有专人管制,那么下一个目的地就是辉乌城。

与村长道完谢,江羿升就回了自己家,那里已经被一户人家改造成装杂物的地方。

江羿升就站在不远处,凝望那个凝聚了他幼时所有记忆的房屋许久。

走在村中,大人和小孩都投来好奇的视线,也许正应了洛清圣人所说的那首诗。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江羿升又去了自己母亲的坟旁,并没有杂草丛生,看得出来,在自己走后,村里人也有人帮忙清理。

已经九年过去,这里剩下的也只有坟中枯骨。

如同原来离开前往西泵城的时候,江羿升在坟前絮叨了很久,久到了,太阳落下去又升了起来。

同自己的伙伴草根告别之后,江羿升启程去了辉乌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