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这就是孽缘

杨宁旭在探查村子的时候,已经确实这个村子里面没有埋伏,那么此时袭击他的人是谁?还是说一开始就是引君入翁?

杨宁旭全神贯注,感知中只有一个人,还是很弱的那种。所以那个毒是剧毒吗?

门打开的一瞬间,一个身影瞬间出现在江羿升面前,江羿升只觉得手臂一痛,身体一晃就被丢在地上,一柄剑直指咽喉。

“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解药在哪!”一个邋遢的中年人抬着剑望着他,身上的杀意澍湃。江羿升只觉得浑身僵硬,喘不过气,胸口起伏不定,根本听不清对方说了什么。

见对方皱起眉头,有要动手的意思,一道灵光闪过,江羿升急忙说道:“门口的辣椒粉是因为我以为今天有一个讨厌的人要来找我,所以才放在那儿的!”见到对方似无动于衷,又补充说:“我没有戏弄您的意思!”

对方看了他一眼,才收起了剑。江羿升冲了一口气,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两个臂膀剧痛,根本使不上力。中年人过来拎起他,刚站稳,只听“咔”两声,肩膀又传来剧痛,手却能活动了。

杨宁旭干脆无视了少年,到门口蹲下查看地上的那一摊粉末,颜色微红对得上,抬头看到装着粉末的布包上还沾着一些,便将之取下来。

“吃下去。”

“……”江羿升还能说什么?凭这个不对就要下杀手的气势,刚刚动手也是快的惊人,他压根就没看清楚。

尽量把布包上的辣椒粉都吃了下去,嘴里传来刺痛感,却连喝水都不敢,只能轻轻的吸着气。

“我可以喝口水吗?”

“不行。”

“哦。”

其实江羿升只是觉得威胁他的那个人还不死心,就给个教训再拒绝,唯独没想到许久没有人来的村子拿了一个外人,还是一个武者。据说厉害的武者能飞天入海,一掌下去能断石分金,不知道这个邋遢的中年人能不能做到。

等到对方终于放过他,江羿升第一时间端起水缸里的瓢,框框的喝了一大瓢,却听见对方说要在他家借宿。

“……”江羿升抽了抽眼角“当然可以。”

“你,您睡这里吧,”江羿升指着一张床说“房间里的是我娘睡,她前几天刚去世。”怕你嫌悔气。

“好,多谢。”

“……”

天色微亮,江羿升起身时却发现对方已经不见了,只看到放在床上的一钱银子。微微垂眸,这个人或许不是什么坏人,不过还是很讨人厌。

两天后。

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去坟前告别,将门锁上。

在村口,江羿升与自己两个伙伴告别,带着不舍承诺:“我以后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牛车离开村子,经过约4个时辰才到城里。与王大哥告别,江羿升就决定先在西泵城里打听消息看那里收学徒。

“东市有两家招人,一家招账房先生,肯定不会招我;一家招跑堂的,不确定;两家铁匠铺都没有招人的意思。”

……

天色昏暗,城中还有宵禁。无处可去的江羿升还是决定去城里唯一的平安客栈。

由于人们出门较少,西泵城又比较偏僻,所以西泵城里只有驿站和平安客栈,驿站无官身者不得入。

登记姓名,籍贯,年龄,目的地,所为何事。再拿出路引证明,才得以住店。

店里虽然有通铺,但是身上带着钱,与人合住无法放心,还是选了单独的房间。

累了一天,江羿升却觉得无法入睡,打开窗通风,却见一道身影与他面面相觑。

“……又是你!不,您啊。”真是倒霉,江羿升干笑道。

杨宁旭抓向江羿升脖子的手停顿了下,转而抓住江羿升的肩膀。江羿升只觉得肩膀是被铁铬抓住一般,动弹不得。

杨宁旭跳进房间里,然后随手把窗子关上,四周环视,确定没有其他人在后放开抓住江羿升的手。

随着对方的动作,江羿升闻到了当初娘亲吐血时的铁锈味。心中思绪万千,脸上挤出笑容,站在中年人旁边,不知道说什么好。

杨宁旭看向大约十一、二岁的少年,察觉对方的不知所措,主动开口:“你我还真是有缘,这是第二次见面了吧!”顿了一下“我姓杨,名谷旭,字羽。”

“……我叫江羿升,您有什么事情吗?”一点都不想要这种缘分,快点走吧!

“你应该大约猜到了,我正在被人追杀。”

江羿升脸一僵,不我没有猜到,一点都没有猜到!

“而且我已经受伤了,身份也不是那么见得光。”杨宁旭看见少年刚才鼻子微动,便明白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现在还没有住处,明天就要退房了。”十一岁的少年人终究还是沉不住气,带着些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我可是已经在客栈登记过了,要是杀我的话,你也一定跑不掉!”

杨宁旭有些好笑,随既正色道:“我不会杀你,如果我要杀你的话,在你家的时候就已经把你杀了,只是想请你帮忙。”

“我其实是秦国的虎威卫,我们正设计抓住一个通缉犯,所以需要引蛇出洞。”

“我能帮什么忙?又不会武功,又没有钱,还是个小孩子,为什么找我?你说你是虎威卫证据呢?”

“第一嘛,是我们有缘。我其实是打算随便找一个人的,但是你看我们这不是又遇上了吗;

第二,因为你是个小孩子,更容易让他放松警惕。至于证据,我现在也没办法给你,一定要证据的话,就是我没有杀你。”

江羿升只知道虎威卫是镇抚司中的一个官位类似于衙役,但是明白无论杨谷旭说什么他都必须得信,毕竟对方虽然说不杀他,但万一人家只是随便说说,死亡还是自己。之所以问证据,只是求一个心安。

深吸一口气,江羿升目光如炬的看着杨宁旭:“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