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异兽真的很丑

大雨连绵不绝的下了两天,直到第三天才开始放晴。

走到外面,一副雨后清新的模样,青翠欲滴的树叶上还落着几滴雨水,在雨中仿佛禁声了的虫鸣鸟叫,此时此起彼伏的从山林各处传来。

然而这一切都与江羿升无关,他的伤口已经化脓,现在没有足够的药材,挑开也说不定会加速感染,所以江羿升也并没有将脓挑开。

在雨停下的时候,江羿升就离开了山洞,他不会在山洞等着自己师傅来。

五年的相处已经足够他了解对方,那是个会因为心软决定收他为徒的人,但是如果他在山上遇到什么野兽而死,杨宁谨只会叹一句有缘无分,为他收敛尸骨。

而现在如果他等的话,实际上也许能等来师傅,不过从此大概要被逐出师门。

江羿升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毕竟是他自己说要拜师,平时师傅带他也是极好,只是师傅性格本就如此。

凭借着特质,江羿升避开了大部分野兽走了几天。

在好不容易看到看到山下一条大路时,江羿升遇到了进山以来见到的第一只异兽。

大概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对方正好挡在下山的那一片,避无可避。

看得出来,对方原本是一头狼,只是此时身上似乎长满了豆子发芽时才会出现的凸起,密密麻麻的布满全身,就连眼睛也长在了凸起上。

对方的爪子又细又长,尖尖的利齿在嘴中一片森寒,显得又恐怖又恶心。

江羿升忍不住想难道是自己前几天杀的狼太多,所以才会遇上这只异兽。

应该不会超过一境,毕竟师傅是让他来历练,而不是送死的。

显然因为距离,异兽还没有发现江羿升。

江羿升也不着急,他早就发现了如果将迟缓布置到原地不动等着对方来闯的话,效果会更好。

就像是陷阱放在原地的效果比扔出去的效果要好。

用大量灵力制造两次迟缓,在周围蓄势待发,灵在周围涌动,用自身的灵力引导,接着又向着异兽发出一击眩晕!

并没有耽误时间,江羿升趁机瞄准了对方丢下几块大石头,准确的砸在了异兽身上,却没有多大效果。

异兽很快就摆脱了眩晕,并发现了江羿升,发出尖嚎向着山上冲刺而来。

江羿升根本没有看清对方移动的样子,只能凭着感觉发动迟缓。

异兽的动作都仿佛被放慢了。

灵力的抽空让江羿升有些虚弱,用力咬破自己的舌尖,口腔中弥漫出血腥味,拿着匕首冲了上去。

狼脖子上的毛本来就比其他地方坚硬一些,此时这异兽脖子上被突出的肉芽围了一圈,江羿升并不觉得自己能几刀解决它。

所以先废除它的行动力,江羿升用匕首像它的右前肢中间挥去。

似乎是这伤刺激到了它,异兽动作开始快了起来,它回过头来张大口似乎想要咬住江羿升。

江羿升伸出手压住异兽,将匕首狠狠的插进它的脖子之中,然而下一秒就被掀翻了出去。

被摔的地上滚了两圈,江羿升才抓住一块石头爬起来。

此时异兽已经摆脱了迟缓的影响,幸好右前肢受伤影响了它的速度,不至于让江羿升看不清它在哪里。

江羿升此时没有什么远程攻击的手段,在和异兽几番折腾,江羿升终于抱住了对方的脖子,努力的用石头敲击着对方的脑袋。

异兽也扭头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正是之前狼咬过的地方。

剧烈的疼痛使江羿升发出呜咽的声音,手上却更加用力的勒住对方脖子,眼睛都泛起了红。

砸了几下,看到还插在异兽身上的匕首,丢下石头,另一只手对方脖子下绕了过去,抓住匕首在插在脖子中就从右向左的用力。

异兽放开他,在原地跑动,试图将他甩下来。

也许是割开的伤口过大,异兽跑了一会,江羿升就被摔在了地上。

江羿升心知不妙,仰躺着用匕首挡在对方袭来的血盆大口中间,不让对方闭合,一只脚抵住对方的身体,尽力不让对方的利爪伤到自己。

从这个角度已经看得出来,异兽的脑袋已经被割掉了小半,血液不停落下,伤口中隐约有什么在蠕动。

江羿升双手都带伤,已经无法用力将对方掀翻,近在咫尺都闻到了异兽口中的腥臭味。

异兽松开了口,一爪子向下挥去,江羿升从原地滚开,迅速从地上爬起,迅速向异兽的方向扑去,正好压住了对方前倾抬起的身体。

一人一异兽用仿佛在拥抱般的姿势撕杀。

在混乱中,江羿升把匕首丢到了一边。

为了防止异兽咬住自己的脖子,江羿升主动将自己已经受伤的时候塞进对方的口中。

忍受着对方爪子在自己身上抓开血肉,另一只手朝着异兽的眼睛抓去,却发现自己的手造不成伤害。

顾不得想这么多,放下手抓住对方的爪子,江羿升一发狠就直接张嘴咬向异兽那在凸起肉芽上的眼睛。

咬掉了异兽一只眼睛,再次被异兽用力撞了出去,江羿升控制好方向,落在了之前自己站立的地方。

异兽发狂的向江羿升冲来。

眼前已经在一阵阵的发黑,根本看不清楚异兽的身影。

知道自己来不及爬起来,江羿升躺在地上,身体紧绷做出防御的姿态。

剧烈的疼痛从腹部开始蔓延,确定了异兽所在,江羿升才使用了迟缓。

一开始,江羿升凝聚的就是两个迟缓,只使用了一个,又用了眩晕所以才会将自己的灵力都抽空。

异兽速度太快,生命力也顽强,直到现在才找到机会使用。

伸长手捡起自己丢到这里的匕首,用力插进异兽脖子中向右拉去,至此异兽大半个脑袋都与身体分离。

异兽轰然倒塌在江羿升身上,江羿升不堪其重的虚弱咳嗽了两声,用力将异兽推开,没有推动。

不得已,江羿升艰难的从异兽身下爬出来。

手上的伤已经肉眼可见的看见白骨,身上都被不知道是血还是汗液浸湿。

将身上的布条扯了两条绑在肚子和手上暂时止血。

没有再去找什么草药,江羿升拖着残破的身体向山下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