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实践

载营魄抱一,其无离;专气致柔,其如婴;涤除玄鉴,其无疵;天门开阖,其为雌;明白四达,其无智。

江羿升默念心法,将自身的灵力巩固下来。

通过一段的时间修行,江羿升终于将境界稳固了,并在体外形成了自己的灵力,虽然稀少,但可以随意使用。

【灵力:自己能轻松使用的灵叫灵力,一般灵力是由和自身最为契合的灵形成,需要多次锤炼同化】

而且灵力会强化自身的肉体强度,虽然术士没有武者一样夸张,但对比普通人还是很强。

在进入心斋境之后就可以随时进行灵视,没有必要的话是没有人会打开的,灵视本身就是一种危险。

这一段时间的学习,江羿升也学会了心斋境的术法,大概就是感知,迟缓,眩晕,身轻如燕。

感知是能感知气息,用灵来探查附近的生灵,用书上写解释就是对生灵之灵的气息更加敏锐,就是江羿升现在太弱,感知距离有点近。

迟缓则是与灵共感,增加敌方身边的灵形成阻碍,阻碍对方的速度,需要一定的时间。

眩晕扰乱对方体内的灵,但前期需要长时间准备,还需要敌方在场,不然很难成功。

身轻如燕则是加快自己的速度,比同境的武者的轻功要快,只要灵力不竭,就可以一直使用。

像李小发所用的术法,叫聚灵是第二境凝神才能使用,他之所以能使用,也是因为自身的灵太过狂暴,无法控制。

是用了自身的脑子交换了力量,是不可逆的。

进入心斋境之后,江羿升的获取更加不可控。

在一次共感中,没有控制好,大量的信息冲击使江羿升差点昏迷过去,便开始暂时放下修行,转而学着控制自己的特质。

刚开始进展顺利,到后面就是收效甚微。

杨宁谨看出他需要一些外界的刺激,于是就在某天早上,把江羿升丢到了一个不认识的深山老林里。

“下山,我会去山下接你。”

说着给了江羿升一把匕首和两颗燧石,匕首比他自己的要锋利,上面还闪烁着寒芒,两颗燧石摩擦可生火。

下意识的接过东西,明白师父是让自己历练,想说些什么,抬头却发现眼前却不见了杨宁谨的身影。

江羿升:……习惯了。

被杨宁谨带在天上飞过来的时候,他看到下面的这片山林还挺大。

但是并没有看到附近有什么村子,所以应该就是走出这里就行了。

在深山老林之中活下去,首先要确定水源。

回想一下来的时候看到的河流,由于杨宁谨速度太快,江羿升只记得一个大概。

用着匕首开道,花了一天找到了河流,接下来顺着河流走。

偶尔会遇到一些野兽,大部分江羿升都选择绕过去,遇到直接攻击的,这几年杨宁谨的教导也不是白费的,正好可以用来充作食物。

这天杀死了一头野猪,直接割下一块肉,就此离开,毕竟血腥味会引来更多的野兽。

通过几天的赶路,江羿升这片山林都被杨宁谨清理过了,毕竟他至今都没遇到异兽。

江羿升如今的速度并不慢,有了身轻如燕可以说比一般青壮年全力奔跑的速度都要快。

几天都没能到山林边缘,说明这里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找了个地方准备生火,毕竟他还不想吃生的。

江羿升刚把柴堆摆好,就感觉到一阵风朝他袭来,对方靠近就感知到对方气息,江羿升急忙往地上一滚。

江羿升抽出匕首,从地上爬起来。

是狼,大概有四五头。

几头狼围着他转了起来,试图寻找他的破绽。

江羿升握紧了匕首,与它们对峙,开始酝酿起攻击。

眩晕需要的时间比迟缓要长,江羿升不觉得这几头狼会给他这个时间。

江羿升并不知道是只有这几头狼还是有其他的狼也在附近,在术法迟缓酝酿好的瞬间,朝其中一头最为强壮的狼丢了过去。

要解决就先解决最强的!

江羿升拿着匕首就向那头狼冲去。

抱住那头狼,用匕首往它的脖子下用力一割,大量的血液喷涌而出。

翻身躲过两只狼向他飞扑而来的攻击,用匕首划伤了在自己身前的狼的两只眼睛,又朝向翻,躲过了下一只狼的扑击。

双眼失明的狼原地哀嚎,自己趴了下去,其他狼绕过它攻击。

江羿升抓住时机,再次丢出了一个迟缓,对距离自己的最近的狼手起刀落。

另一只狼也抓住了时机,从江羿升身后一口咬住了江羿升的手臂。

江羿升用力挥了下手,没能摆脱,用匕首击退另一只上前的狼。

心知不能再犹豫,便将被狼咬住的那块肉割了下来,随后转身,用力将匕首插入对方的脖子。

让江羿升庆幸的是这把匕首不知道用什么做的,用了这么久都还如此锋利,不过现在应该也钝了。

江羿升迅速将刀抽出来退开,刚好和另一只狼错身而过。

江羿升没有继续后退,反而直接起身上去压住了那只狼,然后被狼咬住了手,江羿升没有去管,反而拿出刀不停的捅在它的脖子上。

直到狼松开嘴,江羿升又补了几刀才停手。

捂着手爬起来,环顾四周,四周一片狼藉,血腥味浓郁,肩膀上和手上的疼痛都在提醒他,需要快点处理。

之前被他划瞎了双眼的狼躲在了一边,江羿升并没有放过它的意思,对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有些不安的在原地呜咽着。

江羿升靠近它一点,使用了迟缓,才床冲上去割喉,由于刀有些钝,不得不多捅了几刀。

摸着对方脖子上坚硬的的毛,江羿升看意识到自己的刀有多锋利,只是现在……

看着匕首上的豁口,江羿升还是没有丢掉,毕竟他身上也只有这一把。

将之前为了生人拿出的两颗燧石拿上,江羿升并没有在原地停留,而是拖着残破的身体离开。

去了之前曾经找到的山洞,里面还有之前找的木材和晒干的食物。

找了一些草药给自己敷上,又撕了一些布料包扎,江羿升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只能勉强蔽体,还有些凉。

偏偏这时雪上加霜的是开始下起了小雨,天上一片黑沉,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暂时无法连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