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病?

李生贵来到道观里,请杨宁谨去山下帮自己的儿子看病。

李生贵的儿子李小发去了河边玩耍,回来后没有多久就病倒了,身上的温度高的吓人。

李家村并没有大夫,在杨宁谨两人到这里之后,凡是村里有个什么头疼脑热都会上山请他们帮忙治病。

然而江羿升听师父说过,只会之治一些不算太严重的病,如果太严重的话,他也无能为力。

也因此,两人时不时的进山采药。

几天过去了,江羿升还是没有到第一境心斋,心知这件事急不得,收拾好了药箱,和杨宁谨一起下山。

在东军山上住了五年,江羿升已经和李家村的人很熟了。

在杨宁谨诊脉后开药,江羿升熟练的将药包好递给李生贵,见他们还要说什么,就进去看了李小发。

李小发平时喜欢听故事,以为道士都和故事里的一样厉害,就经常缠着江羿升,说要像他一样厉害,将来也要当个道士。

平时活泼又爱闹的李小发此时满脸潮红的躺在床上,他的旁边他娘正压给他用冷水擦脸。

希望他早点恢复,看到他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江羿升还有些不适应。

“羿升,我们今晚住在这里。”杨宁谨走进屋对江羿升说

“你今晚就和李小发住在一个屋。”

“啊?哦,好。”江羿升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和病人挤在一个房间,不过还是答应了。

入夜,为了不浪费时间,而且杨宁谨就在身边,江羿升十分放心的进行交感。

随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进行交感,能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相信自己这样下去终有一天能进行共感。

在灵视之中,江羿升发现了李小发身上的灵有些不对劲,与自身的灵对比好像过于活跃了。

江羿升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或许这就是师父要在这里留宿的原因,既然师父都没有说什么,他相信这不会有什么危险。

出于好奇就一直观察着李小发的灵,直到那种沉醉感越来越重,脑中开始出现很多画面,江羿升才急忙停下来。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灵视中最后一幕是李小发的灵突然暴动了起来。

江羿升喘息着朝床上的李小发看去,见他忽然浑身抽搐,身上突然出现一个个突起又落下,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皮肤下冲出来。

知道李小发情况不妙,江羿升推门而出,大喊:“师傅!”

下一刻,杨宁谨就出现在了李小发的床边。

“果然。”杨宁谨看着李小发的情况,伸出手开始引导对方身体内暴动的灵。

随着时间的流逝,李小发的身体有明显的好转,面色开始变得正常,只还带着些许的苍白。

在注意到杨宁谨就在屋里,江羿升将门关上,随后安抚好闻声而来的李生贵夫妻。

三人都在门外等待,直到门打开,李生贵夫妻直奔自己的儿子而去。

看到自己的儿子没事,还不再发热,又是的杨宁谨千恩万谢。

在李生贵夫妻又回去歇息后,江羿升才面带忧色的问:“师傅,小发他是怎么了?”

“应该是无意识的进行了交感,然后没有能及时结束。”杨宁谨之前也不确定,所以才会安排江羿升在李小发身边。

“会有什么影响吗?”江羿升忧虑更盛。

“性情可能有一些变化,至于其他的,还要再看看。由于现在还不确定你小发是否危险,你今天就和我一起睡。”

“嗯。”江羿升有些的担心的回头望了一眼李小发的房间。

清晨,发现李小发的醒的时候,江羿升有些紧张的盯着他望,对方好像和平时一样。

“羿升哥,你怎么一直盯着我,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江羿升急忙摇了摇头,才犹豫的开口:“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李小发带着婴儿肥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疑惑,用手在自己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

“我没事啊!”而后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热也早退了。”

“是吗?那就好。”江羿升看他似乎没有多大的性情变化,心想也许是影响很小,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在确定没有多大影响后,杨宁谨主动向李生贵夫妇说了这件事。

“小发已经算是术士第一境,但是非常的不稳定,最好去找一个宗门拜师,不然很容易出事。”

李生贵知道杨宁谨这样说就代表他不收徒,但是他们夫妻都只有这一个儿子,送儿子远离家乡,去做那些打打杀杀的事,实在是于心不忍。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跪了下来,面露恳切:“请杨道长收我为徒!”

杨宁谨避开了这一跪,看着李生贵摇了摇头:“我不会再收徒了。”

其实当初杨宁谨是一个徒弟都没有准备收的。

由于杨宁旭的拜托,他也算是跟了江羿升一路,也算知道了这孩子比较聪明,心性纯良,而且实在是太倒霉了。

他心想日后也需要一个人相伴,这样才不会太过孤寂,这才收了江羿升。

说完也没有犹豫,直接叫上江羿升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江羿升有些担心的开口:“师傅,我看他们像是不会让小发去拜师的,这样没问题吗?”

“羿升你要记住,你不是圣人,不需要所有事情都管。一个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无论后果是什么,这都是他们的选择。”

看着自己心软的徒弟,杨宁谨难得的多说了一些,毕竟师傅如师如父。

杨宁谨对于江羿升没有劝他收徒,还是比较满意的,没有擅自为他人做决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