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山上有座道观

李家村的人都知道东军山山上有一座道观。

道观里有一个大道士和一个小道士。

大道士已经四十有一,却还是丰神俊朗的模样,气质淡然平和,一派仙风道骨,任谁看了都要尊称一声道长。

小道士今年才十六,学了他师父对什么都淡然处之,待人平和,村里人见了他也称一声小道长。

道观里供奉着玄牝(pìn)、滏(fǔ)拓、洛清三尊神。

玄牝是万物的根源化身,掌管着姻缘、子嗣、丰收:

滏拓传说中是一个文采斐然,武道大成的人,掌管着前途:

洛清是上古时期的一个圣人,祂发现了诸多事物,给人们带来了许多好处,并给许多东西命名,沿用至今,掌管着平安、健康、丰收。

李家村离其他可以拜神的地方太远,再加上道观的道士会些医术,因此也时不时的上山,就这样到道观还算有了些香火。

对于江羿升来说,今天是个好日子,因为他的师傅从今天开始就要正式传他修炼的方法了。

在几年前拜师之后,由于年龄太小,师傅说修炼会有损根基。

他这些年来一直在锻炼身体,一边学习。

而今天是3月29日,他的16岁生辰,是师父说可以修炼的年纪。

这一大早,江羿升就眼巴巴的去了师傅的院子等着。

杨宁谨一向起得早,在房间中就感知到了江羿升的靠近,知道自己的徒弟很想修炼,却不曾想他这么早就过来了。

感觉到江羿升停在外面不动了,杨宁谨打开门就看到对方期待的表情。

低头就看到对方拿在手中略显丰盛的早食。

“师父,吃早食了。”江羿升将早时递了过去,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的师父。

杨宁谨接过了早食,想了想自己还要做的准备,便开口赶人:“我请了李生贵帮忙去城里买了点东西,今天应该到了,你下山去李家村拿。”

“哦。”江羿升情绪低落了一瞬,但是很快就收拾好心情下山。

刚下山,江羿升就被一个妇人叫住了,是李生钱的媳妇王二妮。

她拉着江羿升到了自己家的牛棚里,指着母牛对江羿升说:

“小道长,你快帮忙看看,我家这牛难产了!”

不需要对方说,江羿升看一眼情况就明白了,平静的吩咐:“去拿绳子。”

花了半个时辰,母牛终于生下了小牛犊。江羿升也收获了主人家的感谢。

江羿升这些年学的东西杂七杂八,虽然他也认为母牛助产、识字读书之类的很有用,就是和修行没有半文钱关系。

去到了李生贵家,对方昨夜到家,正好可以拿师父所说的东西。

是一支笔,还有一些包起来的东西,就是不知道师傅买来是有什么用。

江羿升进入道观的一瞬间就看到了师傅在给神像敬香,一般庄重威严的气氛油然而生,没有出声,江羿升乖巧的站到了一旁。

杨宁谨在恭敬的鞠了三个躬之后,拿过江羿升递过来的东西,先将笔放在了一边。

将布包打开,取了红色沙粒状的储香洒在了香炉的香灰上。

示意江羿升坐到蒲团上,在他前面放置一张宣纸,然后取出早就准备好的方砚。

在方砚中放入久砂,无根水,储香。杨宁谨灵力外放,一边用墨条在方砚研着,一边用灵力将久砂,无根水,储香的灵相连融合。

江羿升知道这是在请字。

请字原本是修炼之人为了稳固和引导自身之灵而创,后来被一些普通人知道,认为是用来为小孩子祈福的事。

当然后面发展就变成了两种方式,一种就是杨宁谨在所做的,另一种则是由父母长辈为小辈取字,普通人用的都是后一种。

当杨宁谨将方砚放在江羿升手边,又将笔递给了他,江羿升用笔在方砚中转了九圈。

放空脑中的想法,手随心动,缓缓的写下了“兮”。

杨宁谨在旁边看着,点了点头:

“那么从今天起,你的字为兮。”

“记得把方砚里的东西倒入香炉内,然后洗一下,笔的话,你就自己收着。然后回房间自己看书。”

说着又将一本明显是手抄的《灵》给了江羿升。

“我知道了。”江羿升激动的点了点头。

江羿升认真的做好杨宁谨吩咐的事,借此来平复自己的心情,毕竟修行不可心急。

等到完全缓和,这才回到自己房间打开书来看。

书上写的有些云里雾里,江羿升还是决定先试试。

上面总的分为两种修行方式:武者和术士。

武者以强化自身为主,讲究灵随身动,肉身强大,到后期甚至能徒手劈山。

术士入门要难一些,讲究身随灵动,相比武者肉身要弱一些,术法强大。

杨宁谨就是术士,江羿升决定也做一个术士。

【所有修行的第一步都是交感,感知自身与外界的灵。】

江羿升按书上所说的盘腿坐下,放空自我感知。

好像一切都是不存在的,慢慢的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体内,自然而然的在身体里流动、静止,仿佛身体就是由这些组成的。

有细小的风吹到了身上,其中蕴含着流动的,漂浮的,不可思议的。

是灵。

与身体人内的灵相似而不同的灵,用这种角度观察也叫做灵视。

江羿升终于“看”到了,他沉浸在其中,宛如母亲的怀抱,灼热中吹来微凉的风,寒冷中唯一的热源,如此让人沉迷。

有什么东西顺着灵传递到了自己的身上。

是一幕幕的画面,附近的风吹草动,甚至于山下李家村的人在做什么,江羿升都看的一清二楚。

是他的特质获知,能从灵中得到灵的消息,所有的自然的灵。

突然江羿升感知到一切都消失了,他猛的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是冷汗,整个头都处在剧烈的疼痛中。

明明已经对自身造成了伤害,自己却一无所觉。

江羿升缓和了一下,才抬头对站在他旁边的人说:“多谢师傅。”

“嗯,不要着急。你的特质获知会使你入门变得更难,所以每次浅尝辄止即可。等到共感再学着去控制你的特质。”

杨宁谨沉默了一下,还是补上了一句。

“不要怕走火入魔,我会看着你。”

“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