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猴子大战

仔细想想自己好像无处可去,跟着杨宁谨走反而是个好的选择。

而且江羿升还是想学武虽然有些害怕走火入魔,但是江羿升还是很快就下定了决心。

至于怎么找个师父,江羿升小心翼翼的偷瞄杨宁谨,对方一下就发现转头看向他。

偷看被发现,江羿升尴尬的摸摸鼻子,鼓起勇气问:“我,我可以拜您为师吗?”

杨宁谨没有回答,反而望着他问:“你为什么出来?”

江羿升意识到对方到底再问些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视线游移不定,最后还是抬起头来,用虚弱的声音说:

“因为,我害怕。”

想起对方所说自己的特质会引起注意,江羿升觉得此时的自己摇摇欲坠,但还是一点点的把自己的内心刨了出来。

“我害怕面对他们,死去的,受伤的,被摧毁的,因我而起的。”

要想想村子现在的状况,是因为自己才造成的,江羿升就觉得窒息。

包括林东好,他都不想面对。

杨宁谨有一些惊讶:“你难道以为异兽袭击村子都是你的错吗?”

江羿升把做到过的梦和回村子的理由都讲述了一遍,末了又补充了一句:“那个特质难道不是会吸引异兽吗?”

“……天赋不错,品性也还行,就是意志太差了。”杨宁谨在江羿升说完之后就意识到了对方的误解,简短的评价之后就开始解释:

“特质,也可以称之为天赋。每个人的特质都不同,比如你之前所见的那只狐妖的特质是迷惑,杨宁旭的特质是灼烧,我的特质是共鸣。至于有什么用途,以后你会知道的。

而特质除了本人,除非进行详细的探查或战斗,别人是不会知道的。

特质的显现代表着,你身上的灵会更加活跃。懂得的人都会知道你有特质,在面对异兽时,对方也会优先攻击你,但仅此而已。

像你们昨天所遇的走火入魔的那个人,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三境,安全屋的阵法只有三阶,他已经走火入魔,对他的作用不大。

现在看来你的特质应该是从灵中获取信息,所以你才会做那些梦。”

“所以就算是我不回来,异兽还是会来袭击村子?”心中仿佛有一块大石头消失了,但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让江羿升急忙追问。

“对,甚至你梦见的一切都会成真。”

有种欣喜的感觉涌上心头,江羿升如释重负,连眼眶都忍不住泛红,不是自己的错啊。

见江羿升情绪缓和了下来,杨宁谨才再次开口:

“你的意志不行,想要拜我为师,就证明给我看。”

为了让江羿升证明自己,杨宁谨把江羿升带到风还山,让他去山上找一种叫蓝纪的花,花径为绿,叶子边缘泛蓝,蓝色花瓣青色花芯。

山上无异兽(杨宁谨带着江羿升清理了一遍),两天之内要上山找到蓝纪并下山。

杨宁谨目送江羿升离去,也没有在原地等待,而是去其它山上探查。

之前袭村的异兽太多,且没有互相攻击,杨宁谨就觉得不对,离开探查,所以在走火入魔之人出现时才没有及时出现。

上山清理也发现了两只,这不正常,风还山虽然不是很高大,但是有罡风,很难出现异兽。

虽然对自己造不成伤害,但总不能一无所知,还是要探查一二。

这样想着,杨宁谨就消失在原地。

上风还山虽然有路,但是看起来也很久没有人走了,杂草丛生。

山上并没有那么多树木,反而是灌木丛更多一些,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这里的风并不大,没有到能吹走人的地步,但是吹在身上就像有人用针扎一样,格外的疼,却没有伤口。

山上的风就没有停过,但蓝纪只在这种有罡风的山上生长。

江羿升仔细的辨别着路上的一切,忍着痛在山上绕来饶去,毕竟山上危险的不止是异兽,还有猛兽、丛林中的毒虫蛇蚁以及带着毒的花花草草。

花了大半天上山,确定一天下不了山,江羿升提前找好休息的地方,晚上可危险的多,他确定自己细胳膊细腿甚至打不过猴子。

幸好杨宁谨没有拿走他的包附,包里还有干粮,不用寻找食物。

第二天下午,江羿升就看到了蓝纪,顺利的有些不可思议。

然而再靠近一些,江羿升就看到了在蓝纪周围的白骨,和已经死去多时,已经看不出是什么动物的尸骸。风向转变,臭味一下子变得浓郁,江羿升没忍住吐了出来。

面对这个未曾设想的困难,江羿升去抓了一只老鼠丢到了蓝纪附近。

只见老鼠落地就住外跑,跑了没几步就在原地晃荡,苑如喝酒喝多的醉鬼。

江羿升分不清这老鼠怎么了,但老鼠没有碰到蓝纪,大概就明白了是蓝纪的气味有问题。

一只手捂住鼻子,另一只手包裹着布,江羿升小心翼翼的踏着动物的尸骸向蓝纪走去。

不确定蓝纪茎叶有没有问题,只能用布阻隔。

在摘下蓝纪的瞬间,江羿升放下捂住鼻子的手,屏住呼吸,用布包裹了好几层,直到那只老鼠反应过来跑了才停下。

现在约是夕食,江羿升怕来不及,匆忙下山。

然而在江羿升赶路时,突然出现两只手抓住他往后拖。

江羿升一时愣住,竟被拖动了。反应过来,江羿升从袖子中抽出匕首用力向后捅去。

“吱!”一声尖叫,然后江羿升就被挠了一爪子,快速转过身,就看到一只猴子,腹部上还插着一把匕首,猴子和他差不多高,受伤之后,拔出匕首,就逃跑了。

江羿升却觉得不妙,猴子一般都是一群的,还很记仇。

太阳已经快下山了,捡起匕首,江羿升一咬牙就把包裹着蓝纪的布团拿在了手中,揭开了几层,准备随时打开,与此同时也放轻了呼吸。

身上的伤被罡风吹着,越发疼痛,江羿升却不敢慢也不敢快。

不出所料,江羿升走了一会儿,就被三四只猴子包围了,迅速把布团打开。

江羿升停在了原地,将蓝纪放在地上,一只手捂住鼻子。

不知道是不是摘下来之后效果弱了很多,几只猴子都快抓到他了,才起了效果。

看到几只猴子醉酒似的晃来晃去,明白自己跑不过他们,只能现在把他们解决掉,江羿升拿出匕首。

身上越来越疼,只能颤抖着手向其中一只猴子的脖子捅了一刀,往外拔,没有拔得动,而整个人都顺着猴子的方向倒了过去。

猴子倒在地上,还在继续动,用力拔出匕首,又给它补了一刀。

爬起来继续重复

终于艰难的把几只猴子都杀掉了,才赶紧重新把蓝纪包裹起来。

整个人才开始大口喘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