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1.半夜敲门

确定了虎威卫很快就会来接林东好,江羿升就用林东好有重要的事急着汇报为理由,再用虎威卫来吓唬人,最后成功搭上了去辉乌城的牛车。

然而当太阳逐渐落下,四周逐渐涌起的黑暗开始包裹众人,江羿升就后悔了。

因为情绪上头直接跑路,真是太冲动了,自己的那些想法也只是无端臆测而已。

不过,看着大片树林被抛在身后,江羿升心中轻松了些,不得不承认自己出来还有逃避的想法。

逃避村里的人是因自己而死的想法。

不想拜林东好为师的理由,实际上是因为从那天晚上起,只要看到他就会想起死去的人。

这样很对不起对方,但是他还是逃了。

江羿升突然觉得头疼得厉害,捂着脑袋,缓了好一会才舒服点。

“小升,你没事吧?”坐在旁边的隔壁村张二叔问。

“二叔,我没事。就是天很快黑了不要紧吗?”江羿升忍着头痛说。

夜晚的野外是很危险的,除了野兽,还有可能遇到异兽,和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

架车的是张二叔的儿子张大牛,二十多岁,他闻言扭头爽朗一笑:“不用着急,算算时间也快到了。”

江羿升还是不解,明明离辉乌城还远。然后他就看到了远处在幽暗树林里独此一间的屋子,旁边还有一个关生畜的棚子。

“这是,有人住?”江羿升僵硬的转过头去问。

张大牛停下车,一边将牛牵过去拴在草棚里一边回答:“这里是安全屋,因为路上可能会有遇到野兽、异兽,所以有一位大师创出了这种安全屋,这种安全屋只需要一点凝珀就可以防护一个晚上。

据说原理好像是隐藏气息之类的,我听的时候也没有听懂,就因为这个凝珀卖的还有点贵。不过为了安全,好像大多数距离离的远的一地方都有。

像我们做一种经常要去南往北的,就习惯在安排安全屋旁储备一些东西,看,草棚里还有我们上次找的木柴。”

江羿升跟着张大牛进屋,屋内只有几张草席,火坑中还落着几根还未燃烧殆尽的木柴。

张大牛从怀中拿出一块深绿色,仔细看其中还夹杂着一点红晕,宛如玉石般光滑细腻的石头,只有拇指大小,应该就是凝珀。

他翻开一张草席,草席下有一个凹洞,将凝珀放了进去。

顿时,江羿升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了,好像就连头疼都减轻了一些。

就在这时,张二叔也抱着木柴进来了。

一行人生火,吃完干粮就在草席上入睡。

耳边很快就传来两人的呼噜声,江羿升却觉得有点睡不着,好像自从做了噩梦之后,他的头就开始慢慢疼了起来,而且越来越疼。

异兽袭村之后,他又做了其他的梦,那个梦的感觉和之前的噩梦是一样的。

梦里有一个穿青衣的人,他很厉害,江羿升有种直觉,就是这个人杀死了来袭的异兽。除此之外就没有梦到其他的了。

实在是睡不着,江羿升干脆直接爬起来发呆,毕竟他可不敢大晚上的出去。

视线移到门上的时候,他总觉得门外有人,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荒郊野岭哪来的人。本想这样安抚自己,但是心跳越来越快,就好像有什么人在外面透过门盯着他。

江羿升只觉得身上都泛起了凉意,想起自己曾经听过的故事,故事中说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打不过的话,要先装作什么事都没有。

江羿升看旁边正熟睡的张大牛和张二叔,也慢慢的躺了下来,闭上眼睛,却还是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江羿升只觉得身上已经快凝结成冰。这时门被敲响了,一下又一下,十分的有节奏感。

江羿升偷偷将眼睛眯起一条缝,看向旁边的两人,两人都没有什么反应。

明明两人都打着呼噜,门外也不断传来敲门声,江羿升却觉得周围万籁俱静。睡前升起的火焰剩下的火星都已经慢慢熄灭,只余一室的黑暗。

敲门声慢慢急促起来,江羿升用余光看着那扇门,心中不知道是后悔还是恐惧。

进不来!进不来!进不来!敲门声随着心声越来越剧烈。

江羿升挪动身子到其他两人身边,开始摇晃张大牛,然后手就被他随手拍开。江羿升不肯死心又掐住他的鼻子,呼噜声从张大牛的嘴里响起,他又捂住对方的嘴巴,然而他就是不醒。

如果不是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他都想在对方耳边大喊一声,放弃了张大牛,他选择去叫醒张二叔。

好在张二叔一会就醒了,对方想说什么,被他一把捂住嘴巴,摇头示意对方不要说话,又指了指门口,这才发现敲门声不知道何时停止了。

张二叔把他的手拿了下来,语气不悦:“怎么了?”

“刚刚一直有敲门声,现在突然停了。”江羿升呆滞的回答。

张二叔看了一眼门,想了一下果断的用一只手捂住张大牛的耳朵,然后另一只手在上面重重一敲,张大牛一下子就捂住耳朵醒了,原本想说什么,看到是自己爹又闭嘴了。

张大牛醒来就见自己爹让自己去拿带来的柴刀,多年来的经验让他没有问为什么,直接照做。

张二叔也拿了一根长的木棒,江羿升也将手伸进衣袖,握住自己草就藏在身上的匕首。

虽然身上还装的有辣椒粉,但是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用。

三人一同看向门口,等了许久,也没有什么反应,几人都不由的有些懈怠。

就连江羿升也觉得外面的东西可能是走了。

就在张大牛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屋顶传来了一声巨响,灰尘簌簌的往下落来,有什么东西在上面。

还是张二叔反应最快,跑到门边:“来这里!”他抬头望着屋顶,只要屋顶再有动静,他就直接打开门冲出去。

“这他娘的什么东西!”张大牛惊魂未定,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柴刀。

然而不等他们有什么反应,很快屋顶便被敲开了一个洞,一个人,不,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跳了下来。

它身似人形,穿着着破烂的衣裳,上面有些暗沉的红色;身形扭曲,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似的,把躯干和脖子都撑的膨胀起来,四肢却干瘪的能看到骨头的形状。身上还粘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血液正缓缓往下滴落。

来不及细看,三人赶紧朝门外跑去,听到身后的怪物发出不似人声的嘶吼,连回头都不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