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每天三次,这谁受得了?

  • 诡异女友观察日记
  • 忐了个忑
  • 2141字
  • 2022-04-04 10:57:57

王灵看着没心没肺看电视的迟离,暗自思忖…

这样就说的通了。

她在自己的脑子里动了手脚。

在脑海里制造了她的幻象,用这种方式喊自己回家,这也就是为什么刘伯看不到。

还抹掉了害怕她的记忆,好让我一直害怕她那副样子。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从昨晚到现在,迟离早中晚各吓唬了自己一次。

迟离看起来又不像是那种喜欢恶作剧的女孩。

所以,她这么做一定是有她的目的的。

再加上,迟离每次吓唬了自己之后都会满足地舔舔嘴唇。

把这些联系起来,不难推测出迟离不吃不喝的秘密。

吓唬我,她就不用吃喝,也就是说她能通过让我害怕,获得不用吃喝的东西。

什么东西能通过害怕得到?

是情绪,具体说是恐惧的情绪!

对,恐惧!迟离的食物是恐惧!

她一日三餐,吃的是吓唬自己产生的恐惧!

王灵震惊了。

许久后,他吐出一口浊气。

震惊归震惊,至少不用担心迟离会饿死了。

只不过,感觉自己沦落成了迟离圈养的牛羊了。

想进食的时候,就吓唬一下自己,吃一波恐惧。

如果自己不在家,就在自己的脑子里制造幻象,把自己喊回家。

“呼…这种关系怪怪的,我这算是成了迟离的精神食粮吗?”

王灵自嘲地笑了笑。

他深深地看向迟离,刚好迟离也在看他,两人对视着。

王灵咧嘴笑了笑,迟离明显勾起唇角,要跟王灵学笑。

她勾了勾唇角,还是失败了。

迟离从来没有笑过,不过她在努力改变。

学笑失败,她继续蜷缩在沙发上看电视。

藕臂环抱着膝盖,白嫩的脚丫子踩在沙发上,脚趾不时蠕动着。

胸前的领口肆意开放,露出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

似乎,迟离的肤色比昨晚好了一点,少了一分惨白。

王灵深深地注视了她一会,在不能自拔之前,及时止住。

“呃,那个,我去做饭了!”

王灵跑进厨房,正准备做饭。

咚咚咚。

“王灵,开门!”

是林杨。

王灵从厨房出来,先看了一眼迟离,她正警惕地看向房门。

王灵摆摆手,笑着安慰道:“没事,我发小。”

随即,迟离继续看电视。

王灵打开房门,林杨手里端着满满一盘水饺。

“呐,我妈让我给你送饺子。”

“正要做饭,替我谢谢丁姨,你回去吧!”

王灵接过盘子,就要关门。

林杨撑住门,“诶诶,这次干嘛这么着急赶我走?”

说着,林杨就要往里冲。

“赶紧回家吃热乎饺子去吧!”

王灵把林杨推出门,关门。

往常,林杨都要进家来侃侃大山再走。

因为迟离在,以后不方便了。

在迟离稍微正常点之前,尽可能少让她暴露在熟人面前。

林杨嘭嘭踹了门两脚,骂骂咧咧地走了。

王灵把水饺放在茶几上,去厨房拿了筷子,坐到迟离身旁。

他夹起一只水饺,自己先陶醉地闻了闻。

“嗯…真香啊!”

然后,夹到迟离唇边,水饺都碰到她的唇了。

试试能不能引导她吃饭,王灵接受不了迟离吃恐惧。

她要每天吓唬自己三次啊!

每天三次,长此以往,这谁受得了啊?

迟离唇瓣动了动,转头瞥了王灵一眼,好像在说:你丫沾蒜呢!

她抽了抽鼻子,还是嫌弃地别过脸去。

王灵无奈地耸了耸肩。

“只能我自己享用喽…”

王灵把水饺塞进嘴里,津津有味地着。

迟离看都没看一眼,目不转睛感受探秘节目氛围。

王灵没有办法,只能自顾自把满满一盘水饺解决了。

迟离看完了探秘节目,又开始折磨电视了。

王灵也没有管她,而是又搜索了一下关于天坑的新闻。

今天林杨的话,他听进去了。

天坑内有尖啸声,这一点对王灵来说很关键,是个拿来博眼球的好点子。

王灵改了改昨晚的文章,把这个天坑的诡异又写得加重了几分。

然后,他把这篇文章发给了领导审核。

很快,领导审核通过,在公司自媒体平台发布了。

王灵长出一口气,终于把领导交代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看反馈的效果怎么样了。

文章是连载性质的,与短篇小说差不多。

如果效果好的话,有大量的用户阅读,并预订后续内容,那就继续连载下去。

届时,这个月公司会给不菲的奖金。

如果文章平平无奇,泯然于众人,那就没有连载的必要,这个月也只能拿到死工资。

现实很残酷,但现实的魅力是一切皆有可能。

夜深。

王灵伸了伸懒腰,准备洗漱睡觉了。

迟离还在看电视,这次她看的是电影,央六播放的《咒怨》。

往往一到深夜,央六经常会播恐怖片。

记得有一年,央六还不小心播放了一部恐怖氛围的小三。

当时,街头巷尾,议论纷纷。

那时候,王灵还小,什么也不懂,现在想来,也不过如此。

对小A都挑三拣四了,又怎么会关注小三?

王灵又一屁股坐在茶几上。

故意对着迟离打了个哈欠。

“迟离,该睡觉了。”

王灵做了个睡觉的手势。

迟离看着他,微微点头。

然后,她自顾自走向卫生间,并站在卫生间门口等着王灵。

王灵挑了挑眉毛。

毋庸置疑,迟离在等着自己给她洗澡,如同昨晚。

王灵摇摇头,笑道:“迟离,今天不洗了,直接回屋睡吧。”

迟离黑亮的眸子闪了闪。

旋即,她转身去了北卧。

背影略显落寞。

王灵无奈苦笑。

以后不能再给她洗澡了,太委屈小老弟了。

可是,迟离生活不能自理,王灵不忍心不管她,便去北卧看看。

迟离还是躺在床边,蜷缩着。

王灵掀过来被子盖在她身上。

这次,还轻轻拍了拍迟离的肩膀,示意她安心睡觉。

迟离美眸微闭,没有回应。

王灵离开北卧,带上房门。

他洗漱后,进屋准备睡觉。

睡觉前,他拿过手机,打开在线记事本,补充道:

2022年3月26日,周六

给她取名迟离。

寓意:如果一定要离去,希望不要太早。

今天发现了迟离的特殊之处。

1、她可以遥控电视,或许也可以遥控其他类似的电器。

2、她的食物是恐惧,她每天早中晚三次吃我的恐惧。

3、她可以影响我的大脑,抹除我对恐惧的记忆,并在我的大脑中制造她的幻象,进行遥控。

4、我感觉自己被她绑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