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嫌弃到恶心【求追读】

  • 诡异女友观察日记
  • 忐了个忑
  • 2016字
  • 2022-04-01 18:33:56

王灵没办法说服迟离留在家里等着,她就是要跟着他出去。

一个无脑的人倔起来,那是要撞穿南墙,也要往前走的。

“好吧,我去给你找套衣服。”

王灵来到爸妈的卧室,从衣柜里挑了一套他妈不常穿的衣服。

王灵他妈是大学老师,叫宁静芸,她的衣服都比较讲究,属于休闲中偏稳重型的。

对迟离这样的状态来说,倒也不算违和。

若是把她打扮的花枝招展,会显得王灵有什么特殊嗜好。

见王灵给她拿了衣服,迟离就要脱睡衣换上,状态非常自然,毫无心理负担。

王灵眉头一抬,连忙抓住她的皓腕,苦笑道:“不用,直接套着睡衣穿就行了。”

王灵挠了挠脑门。

迟离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丝对私密的羞耻心啊?

这简直就是对自己这个大老爷们赤裸裸的藐视啊!

其他倒还好,唯独穿衣洗澡这种私密的事,不好拿捏。

能当一次柳下惠,不代表每次都能啊!

如果长期这样下去,只会出现两个结果,一是把持不住,二是对女人失去了兴趣,前者概率最大。

迟离垂下胳膊,看看衣服,看看王灵,在等着,她不知道这样的衣服应该怎么穿。

王灵吐出一口气。

“我帮你,只帮你穿这一次啊,以后你自己穿。”

王灵边说着,边引着迟离抬胳膊,抬腿,尽可能引导着让她自己把衣服穿好。

王灵帮她把衣服整理整齐,围着她转了一圈。

稳重的衣服都偏瘦偏紧,普遍具有丰胸、束腰、提臀的作用。

加上迟离的身材本就好得令王灵发指。

王灵满意地点点头。

“不错!想不到我妈的衣服穿在你身上还挺合身的!”

迟离也低头打量,小幅度扭动着身子,似乎有点不适应。

王灵笑笑,“习惯就好了。”

“看这里,照照镜子看看。”

王灵拽了拽迟离的手腕,指指衣柜门上的梳妆镜。

迟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明眸流转,又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唇角。

“好看吧?满意的话就像这样点点头。”

王灵继续点头示范。

迟离学着点点头,动作还有些僵硬。

“满意就好,还有鞋。”

王灵从衣柜下面挑了一双他妈宁静芸的鞋子,放到迟离脚边。

迟离低头打量,然后笨手笨脚地穿上,至少不用手把手教了。

“好了,走吧!”

王灵没有多余嘱咐的话,反正迟离也听不懂。

下了楼,单元门口围着五六个老大爷在下棋。

他们大部分都是看着王灵长大的老邻居。

“上炮!”

“跳马!”

“走车!”

“将军!”

“滚粗!”

“大爷们,早啊!”

王灵主动打着招呼。

几个大爷纷纷抬头,看看王灵,又看看迟离。

“小灵啊,带女朋友来过周末呢!”

“这女娃子漂亮!”

“挺好!”

“不用一个人睡那么大的房子了!”

“哈哈哈…”

每次听到这些老邻居喊他的小名,王灵就觉得别扭。

自己明明是剑眉炯目、高大英武的23岁的大小伙子了。

另外,他们说迟离是他的女朋友,王灵没解释。

这种事,解释起来很苍白,都过夜了,再扭捏就没意思了。

简单寒暄了几句,王灵便带着迟离离开了。

迟离跟在王灵身旁,紧贴着他的胳膊,似乎怕他突然拔腿跑了。

她的胳膊依然如脱臼一般垂在身侧,走路还是慢悠悠的,就像漫无目的的僵尸。

不过,迟离的身板很正。

身体曲线并没有因为垂着胳膊而出现弯腰驼背。

王灵没有催促她快走,而是与她保持同样的速度,看上去像两个垂暮的老人一大早出来遛弯。

见到他们的路人都躲着走,生怕被他们讹上一样。

行为艺术这种事,在这个时代并不罕见。

所以,路人也只是好奇地看他们一眼,点评两句,便不关注了。

穿过半个小区,出了门口,对面便是早市了。

早市上,熙熙攘攘,大多都是老头、老太太、家庭妇女,很少有年轻人来这里凑热闹。

王灵带着迟离径直来到杀鸡宰鸭的地方。

以前,宁静芸没少带着王灵来这里买鸡,自从她和王灵他爸王思德因为工作调动搬走后,王灵就没再来这里买过鸡。

不过,鸡摊的老板还认识他。

“这不是王灵吗?很久不见了啊!”一个黢黑瘦高的中年人笑道。

王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老板,我爸妈这不工作调动,我都很久没吃过我妈炖的鸡了!”

“哈哈哈…要不这次来一只?”

“行!老板你给我挑一只,杀的时候给我留点鸡血。”

王灵大大方方说道。

老板一愣,笑道:“倒是很少有人要鸡血的。”

“我最近心神不定,弄点鸡血驱驱邪。”王灵打趣道。

“哈哈哈…好!”

老板从鸡笼子里挑了一只。

熟练宰杀,留了鸡血,装进塑料袋里。

王灵付款拿了鸡和鸡血,还跟老板要了一些鸭血。

期间,王灵一直在关注着迟离的表情变化。

结果,他的心又是一沉。

迟离依旧面无表情,根本没有表现出一丝丝的兴致。

离开早市,回到家。

迟离主动坐到沙发上,继续盯着电视看。

王灵倒了两碗鸡血和鸭血,放到茶几上。

鸡血还冒着丝丝热气。

淡淡的血腥味弥漫着。

迟离抽了抽鼻子,柳眉轻蹙。

王灵坐在她的旁边,端起鸡血,递到迟离面前,感慨道:

“迟离,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如果这都不喝,我真没辙了!”

迟离看着他,眨眨眼睛,仿佛从王灵的语气中听懂了他的无奈。

她咽了咽唾沫,慢慢凑近猩红的鸡血。

王灵眼睛一亮,同时伴着一抹失望,心里矛盾起来。

凑近碗边,迟离张开殷红的唇瓣就要准备喝,忽然柳眉一蹙,连忙别过脸去…

“呕…呕…”

迟离顿时恶心的不行。

王灵见状,连忙拿走鸡血。

拍着迟离的后背。

迟离恶心了好一会儿,这才消停下来,脸色惨白又加重了一分。

王灵叹息道:

“你明明不能喝这个,为什么还要勉强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