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取名迟离

  • 诡异女友观察日记
  • 忐了个忑
  • 2020字
  • 2022-04-02 08:06:48

王灵去厨房重新煮了一碗姜汁肉丝面,热气腾腾端着回到客厅。

女孩蜷缩在沙发上,双手抱着膝盖,露出白嫩的小腿和脚丫子。

如果不是她的脸上没有喜怒哀乐的表情,王灵还以为她在为刚刚洗澡的事委屈。

女孩目视前方,似乎还在盯着电视看,在灯光的映照下,她黑色的眸子深处仿佛闪烁着电弧。

王灵把面条放在茶几上,把筷子递给她。

“饿了吧?把这碗面条吃了吧,不够我再去煮。”

女孩把目光从电视移开,看了看王灵手里的筷子,又低头看向热气腾腾的面条,抽了抽鼻子,又继续抬头看向电视。

王灵挑挑眉毛。

“这是不饿吗?”

“这么晚了不至于不饿啊!”

“是自己不会吃饭?”

“难道连吃饭也要喂吗?”

王灵暗自叹息:早知道这么难伺候,何苦来哉?

他端起面条,坐到女孩身旁。

用筷子夹起一绺面条,轻轻吹了吹,放到女孩嘴边。

女孩僵硬地转头看向王灵,似乎有些不解。

王灵笑道:“这是面条,好吃…算了,我吃给你看吧。”

他吸溜把那绺面条吃了。

“好吃!”

王灵竖竖大拇指。

然后,他又夹起一绺面条递到女孩嘴边。

女孩唇瓣动了动,而后嫌弃地别过脸去。

王灵眉头微皱。

“被嫌弃了?”

“几个意思这是?”

“这还挑食?”

王灵又夹了肉丝递到女孩嘴边,同样被嫌弃了。

“什么情况?”

“有素的有荤的啊!”

“那还能吃什么?”

“算了,你不吃我吃!”

王灵端着面条坐到餐桌前,把这碗面条,连同之前的都吃了。

他一个人干掉了三碗面条。

收拾好厨房,王灵看着蜷缩坐着的女孩,犯起了难。

这就像是捡回一只宠物,给这个不吃,给那个不吃,不知道怎么才能养活它。

女孩依旧在盯着电视,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饥饿。

王灵无奈苦笑。

“算了,明天再试试看看你吃什么吧!”

“不吃饭,那水总该喝吧!”

他倒了杯热水递给女孩。

她同样看了一眼,也嫌弃地别过脸去。

王灵无语了。

“我不会了啊!”

“连水都不喝!”

“你故意的吧?”

王灵把水放在茶几上。

一屁股坐在女孩对面,挡住了她继续看电视。

两人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什么不吃不喝?”王灵板着脸质问道。

女孩歪歪脑袋,眨了眨黑色的眸子,面无表情看着王灵。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

最终,王灵败下阵来。

他无奈地拍拍大腿,起身。

“你赢了,太晚了,明天再说,我去给你收拾个房间。”

王灵这套房子是三室的,两间南卧,一间北卧。

他自己住着一间南卧。

另一间南卧是王灵的爸妈住的,他们不经常来,不过要留着。

所以,女孩只能睡北卧。

另外,让她睡北卧还有一个原因,阳光少。

她这副状态,可能怕阳光。

好在,这间北卧与王灵的房间对门,有什么事方便照应。

王灵搬走北卧的杂物。

铺上被褥、床单,拿了被子和枕头,都是干净的。

女孩也跟了过来,站在一旁看着,像个监工。

收拾好了床,王灵微笑着拍了拍软软的床单。

“坐下试试怎么样。”

女孩歪了歪脑袋。

然后,她坐在床边,慢慢侧身躺下,枕着一对雪白藕臂,蜷缩在床边,缓缓闭上眼睛。

王灵挑挑眉毛,满足点头。

“还好,知道这是睡觉的。”

他帮她脱下拖鞋,抓着她白皙滑嫩嫩的脚丫放到床上。

然后拿过被子,展开,盖在女孩的身上。

“晚安。”

王灵关了灯,退出卧室,顺手带上门。

“呼…”

屋外,王灵深深吐了口气。

心想,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围着她转了。

然后,他坐在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两口。

拿过手机,打开在线记事本。

补充道:她不吃饭,不喝水,不食人间烟火…

放下手机,王灵捏了捏眉心。

忽然,他打了个冷颤,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上也湿了半透了。

王灵去卫生间洗漱。

想起了先前那声巨响,他看了看马桶,是完好的。

那巨响从哪里来的?

王灵看看四周,看看地面,没有明显被破坏的痕迹。

“可能是摔倒了吧…”

“可是没看到她身上有淤青红肿什么的啊!”

“呃…连路灯都撞断了,额头上一点事都没有…”

“洗澡的时候,也没感觉到她皮糙肉厚啊,反而还很…”

王灵低头看了看,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洗漱完,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半夜了。

王灵躺在床上,听着窗外啪嗒啪嗒的雨滴,想到对门正在熟睡的女孩。

“是不是应该给她取个名字啊?叫什么呢?”

王灵转头看向对门,忽然想到一句话。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既然没有不散的宴席,那只能希望能晚点散了…”

“叫她迟离怎么样?”

“迟早都是要离去,只希望能迟点离开…”

“嗯,就叫她迟离!”

王灵摸过手机,打开记事本。

——————

2022年3月26日,周六

给她取名迟离。

寓意:如果一定要离去,希望不要太早。

——————

清晨。

一缕阳光通过窗帘的缝隙落在王灵的脸上。

他抬手遮着阳光。

片刻后,他忽的睁开眼睛。

“迟离!”

王灵连忙起身打开门…

“卧艹!”

王灵噔噔噔后退,退回到床边一屁股坐下。

迟离正披散着头发遮着脸站在门口。

王灵那叫一个气啊!

“迟离!你…”

“算了,骂你你也听不懂。”

见迟离没反应,王灵就像一只泄气的皮球。

他上前,把迟离前面的长发捋到后面,露出娇美的脸庞。

看到这张可人的面孔,王灵内心的恐惧和责备顿时烟消云散。

忽然,迟离伸出红润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仿佛吃了什么美味。

王灵笑笑,“饿了吧?等着啊,我去做早饭!”

王灵兴奋地跑去厨房,这种感觉就像不吃不喝的宠物终于表现出想进食的欲望了。

只要肯吃饭,就能养得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