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迟离,你不能这样…

  • 诡异女友观察日记
  • 忐了个忑
  • 2029字
  • 2022-04-11 12:50:59

“哈哈哈…行了行了,我服了,我服了…”

王灵哈哈笑着从迟离身下抽身跑出来。

迟离嘴角上扬,笑意浓浓。

除了看电视,她俨然又找到了一项乐趣,逗笑王灵。

王灵忽然觉得,迟离可能把他当成宠物了。

“迟离,你不能这样,适度的话我还能接受,要总是这样,我可就不舒服了!”

迟离歪着脑袋看着他,扬起的嘴角收了回去。

她不高兴了,没玩尽兴。

王灵咽了咽唾沫,心想,能让你玩尽兴,那我还不升天了?

他担心迟离暴走强撸了自己,觍着脸凑过去,握起迟离的小手拍着嫩白的手背安慰道:“迟离,晚上再带你去鬼屋饱餐一顿,好不好?”

王灵指了指窗外,然后把迟离的头发弄到前面,又弄回去。

去外面吃恐惧,这很好理解。

迟离连忙从王灵的手里抽回小手,然后埋头蜷缩坐在沙发上,表现出了明显的抗拒。

王灵挠了挠头,明白了迟离的意思。

她不想去鬼屋吃惊惧,至少现在不想。

“好,那我们就不去了。”

王灵轻轻拍了拍迟离的后背。

迟离听懂了,频频点头,就像磕头虫。

“我去做晚饭了。”

王灵抚了抚迟离的后背,便去厨房做饭去了。

晚饭。

王灵把晚饭放在茶几上,一边吃饭,一边坐在沙发上陪着迟离一起看电视。

王灵坐的位置与迟离相隔一个人的沙发座位。

迟离时不时斜一眼王灵,然后往他身边挪挪屁股。

王灵没有注意,专心吃饭、看电视。

某一刻,就在王灵抬起胳膊夹菜的时候,迟离忽然把小手放在他的腋窝处,屈指挠了挠…

“哈哈哈…”

王灵连忙收回胳膊,夹着的菜差点掉了。

他快哭了,心想,这不是给自己挖坑了吗?

王灵皱起眉头,假装生气地指了指饭菜,语气严肃道:“迟离,我吃饭呢!吃完饭再玩好吗?”

迟离眼神微闪,慢慢把小手从王灵的腋窝下抽了出来,然后又不高兴地蜷缩起身体看着电视。

王灵吐了口气,没有管她,自顾自吃完了饭。

等收拾完厨房,迟离竟然歪在沙发上睡着了,双手还抱着膝盖。

王灵笑了笑,“这丫头怎么不自己去卧室睡?”

他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多。

“今天睡得有点早啊!”

“哥哥抱你回卧室吧!”

王灵嘟囔着,抱起迟离,把她放在北卧的床上,盖好被子。

抚去迟离额头上的头发,王灵看着她俊美白皙的脸蛋,忽然升起我见犹怜的感觉。

喃喃道:“迟离,你到底是什么?你到底来自哪里?你在这里有没有未来?我该怎么探究你?我该怎么帮助你?我该怎么与你相处?”

一系列的问题仿佛潮水一般涌过王灵的脑海。

王灵摸着她光洁的额头,忽然迟离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黑亮的眸子随即睁开,冷冷地看着王灵。

王灵吓得一激灵,面露尴尬。

“呃…我只是心有感慨,你信吗?”

迟离眨了眨眼睛,眼神变得柔和,她放开王灵的手腕,旋即闭上眼睛,又睡着了。

王灵挑挑眉毛,心想,这可能是迟离的自我保护吧!

出了北卧,带上门。

王灵一番洗漱,也早早的躺床上了。

他拿着手机,在记事本上写下了今天的观察日记。

——————

2022年3月29日,周二

捡到迟离的第五天。

今天试着用挠痒痒的方式开发她的表情。

结果,把我自己填坑里了。

迟离动不动就挠我的痒痒,不分时候。

不过,也有收获。

迟离的笑意更浓了,表情更丰富了。

说明她的情商是可以塑造的。

她正在脱离“行走的植物人”。

呃…如果她能算作是人的话。

另外,还有一件要命的事。

迟离可能表现出了原始的生理本能欲求。

好在她现在对此一无所知,不然她绝对强撸了我。

此刻,我想起了一句话:堕落源自不经意的触碰。

但愿这个不经意不要发生在迟离身上,至少不要太早。

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毫无疑问将成为迟离精神和肉体的食粮。

到时候她喊我回家,进门先吓我一跳,吃到我的惊惧,然后再把我推倒…

嘶…

想不到,我真的把自己置于了危险的境地。

但愿这一天来得稍晚一些,我需要时间做好心理准备。

毕竟,这不是她想开了、我想通了就能完成的事,最好是能有一份感情作为基础。

任重道远啊!

——————

写完迟离的观察日记,王灵关闭手机,准备睡觉。

正在此时,门外传出拖鞋轻微摩擦地板的声响,是迟离。

她慢慢走进王灵的卧室,站在他的床前。

或许是看到王灵还没睡,没有立即往他床上躺。

王灵挑挑眉毛,然后打开床头灯,坐起来看着她。

“迟离,又害怕了?”

他做了一个把头发弄到前面来的动作。

迟离点点头。

王灵拍了拍床,“嗯,那你躺下睡吧。”

迟离这才蜷缩躺在床边,枕着胳膊,楚楚可怜。

王灵吐了口气,然后起身去了北卧。

迟离睁开眼睛,眼神中闪烁着焦虑的神色。

等王灵又折回来,她这才打消了焦虑,放心地闭上眼睛。

王灵抱来迟离的枕头和被子。

连续两晚迟离都要睡在这里,索性就这样吧,不然总睡不好。

王灵把迟离的枕头与自己的错开放好,他拍了拍迟离的肩膀。

迟离转头看向他,眨巴着黑色玛瑙石般的眼睛,似乎在问:你干什么?

王灵拍了拍她的枕头。

“迟离,你躺上来吧!”

迟离嘴角扬起,没有犹豫,蠕动着身体枕在枕头上,翘臀对着王灵,背对着他躺好。

王灵想起来早上失误摸了她的屁股,一阵难为情。

一男一女,同床共枕,如同干柴遇烈火。

希望迟离不会兽性大发,强行套路了自己。

王灵给迟离盖好被子,呼出一口气,摒弃了龌龊的心思,关闭了床头灯,沉沉睡去。

翌日,一早。

烦人的闹钟响了。

王灵关闭闹钟。

忽然,他感觉肚皮有些沉重。

抬眼看了看,一条雪白长腿如同白蟒随意搭在他的肚子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