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要当飞行员
  • 云上之罪
  • 梅子徐
  • 2170字
  • 2022-03-25 16:14:53

滨江市郊别墅区王家宅院天井空地上,徐离盘腿窝在躺椅上,眯着眼享受着温和的阳光滋润,就跟不远处把自己缩成一团睁着惺忪睡眼的慵懒橘猫一般无二。

在徐离身侧不远,还有一位样貌英俊的年轻人,只是他的眼睛稍显细长,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裸露在外的皮肤在阳光的反射下更是呈现出如同白瓷般的质感。如果他的眼中能有些许光彩,那毫无疑问,这必定是位丰神俊朗的美男子。

可惜的是,他宛如雕塑似的坐在轮椅之上,不发一言,眼神空洞,如不是那胸口持续性的微弱起伏,很难想像这会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长时间的光照让得徐离有些燥热,起身下了躺椅,便是准备去寻些茶水。却是刚转身便发现一名形态儒雅的中年人端着一杯果汁过来,此人正是这栋宅院的主人王敏行。

王敏行笑着将果汁递给徐离,招呼徐离重新坐下:“徐离啊,若是无事,平时过来多走动走动,你爸不在了,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要拘束。”

徐离接过果汁,当王敏行提到自己的父亲徐思宇的时候,徐离的表情还是起了些许变化,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王叔,你不用担心我。我爸走了五年了,释怀了......”

“释怀了就好,释怀了就好!”不知为何,王敏行听此很是高兴,也不知道是为了徐离走出父亲去世的阴影,还是为了什么别的事情。

突然,王敏行话锋一转,目光转向旁边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言语之中颇多担忧:“王珏自从三年前的车祸到现在都是这副模样。徐离,你也是学过医的,你觉得他还有机会苏醒吗?”

这轮椅上的年轻人正是王敏行的独子王珏,跟徐离曾是少时好友。只是三年前意外遭遇车祸,脑部受伤,自此变成了宛如行尸走肉的植物人,甚至于那场车祸的始作俑者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此时,一片乌云遮蔽了太阳,在天井上投下来一大片阴影。这时候,王珏真实的模样终于完全展现出来。他的皮肤并非天生自然的白皙,而是那种病态的苍白,整个人看上去也显得有些瘦削,这是长时间没有活动而引起的肌肉萎缩的症状。

徐离眉目低垂,没有直视王敏行,只是面无表情道:“王叔,关于这个问题,我给不了你准确的答案。”

即便是知道结果,但听到徐离这么说,王敏行还是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他走到王珏身边,半蹲下来,掀起王珏右腿的裤脚,显露出王珏有些红肿的小腿:“徐离啊,王珏这小腿经常会有红肿,没问题吧?”

徐离的眼皮跳动一下:“王珏的右腿打个钢板,肌肉组织跟钢板之间可能存在轻微的排斥反应,不算什么大问题。”

三年前的那场车祸导致王珏的右腿严重骨折,因而在救治之时在王珏右小腿里植入了钢板。正常情况下,即便王珏右腿骨折情况比较严重,一两年的时间也差不多恢复了。可由于王珏无法活动,气血不畅,恢复速度很快,以致于过了三年钢板都没有拿掉。

“这样啊!”王敏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这东西什么时候拿掉?总不能一直放在里面吧?”

“王叔,这个不急。当初我植入的钢板是用的最好的材料,不用担心锈蚀或者电解。一般来说,取出钢板只会有最早什么时候取,没有最晚什么时候取的说法。你若是担心,我找个时间陪王珏去医院拍个片子,如果他恢复得好,就可以考虑取出钢板了。”徐离笑着说道。不过很快话锋一转,岔开了话题:“不过,这次我过来正好是有件事请王叔帮忙的。”

王敏行放下王珏的裤脚,也找了个椅子坐下,奇怪起来:“什么事?”

“我自从被市医院开除后也无所事事了两年多。如果方便的话,王叔......我想进成兴航空当个飞行员。”徐离这次是直接盯着王敏行的:“我跟着我爸学过飞,有全套的资质,应该不麻烦吧?”

王敏行是成兴航空总裁,想让徐离进去的确不是什么难事。而且,王敏行与徐离的父亲是多年的至交好友,这个请求应该不算过分。

然而,就是面对这个算是正常的请求,王敏行却是皱起眉头,脸上多有犹豫之色:“如果你是需要钱,我可以帮你的,没必要去当飞行员,那工作环境又不是去享福的。”

“王叔!”徐离面容郑重:“我想走一下我父亲走过的路。王叔,你愿意帮我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王敏行也不好拒绝:“那行!不过,让你进去我可以帮忙,但是之后的事情我就不好插手了。飞行系统是运行副总裁的直辖范围,不是特别重大的事情,我不方便管。”

王敏行似乎对徐离进入成兴航空有些不愿,答应得相当勉强。一通话说完,拿起身边的桑葚汁喝了一口。暗红色的桑葚汁有些许残留在王敏行的嘴边犹如即将结痂的血液般刺目。

徐离嗯了一声,装作随意地问道:“还有王叔......我爸的股份有消息了吗?”

原本还算镇定的王敏行心里一咯噔,眼神躲闪:“你爸活着的时候就说过用他的股份成立一个基金,用来帮助公司的困难人员。你爸走了后,我们按照他的遗愿成立了救助基金,你现在想要回来,得要公司董事会同意才行......”

就在这时,微风吹过,惊醒了正在小憩的橘猫,发出了一声不满的猫叫。同时,风起尘埃让得王敏行的眼睛眯了一下,他顺势站起身:“起风了,咱们还是回去吧!我让保姆把王珏推回去。”

说完,根本不给徐离说话的空间,径直往屋里走去了。

徐离冷笑一声,没有追上去。这时候,云随风动,刚才遮住太阳的云朵被吹离开去,阳光再度洒落下来。

当阳光重新抚摸在王珏的脸庞上时,王珏本能地眯了下眼睛。这个场景被徐离给捕捉到了,但是他并未放在心上。即便是植物人依旧具有一些低级的本能反应,倒不是需要什么大惊小怪的。

然而,就在徐离想要收回目光时,原本只是眯着眼睛的王珏突然轻微地偏了下头,以此来躲避直射的阳光。

前一刻还面容平静的徐离在观察到王珏这个小动作的刹那间,瞳孔急剧收缩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