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是抬棺匠
  • 最后一个抬棺匠
  • 回锅肉本尊
  • 2312字
  • 2022-03-29 09:31:10

元朝的统治者,曾将职业划分为十流。即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

抬棺匠,虽然也属于匠,但因为和死人经常打交道,以至于很少为外人所知。

我们家从我曾祖那一辈开始,世代从事抬棺。

十五年来,我走遍了大江南北,抬过很多诡异恐怖的棺材。如悬棺、瓮棺、子母棺、龙凤棺等等。

到了我这一辈,从事抬棺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以后这个职业很有可能会从此消失。但我必须将我抬棺的经历说出来,让世人都知道,这个职业曾经存在过。

我叫陈六,家住陈家村,从小跟着二叔长大。

十几年下来,二叔把抬棺的本事全都教给了我。

老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在外行人看来,抬棺匠,无非就是把棺材抬到山上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实际上,这里边很复杂,还很危险,稍有不慎就会性命不保。

比如我第一次主持抬棺,就差点害死全村人。

那天,邻村的王九章急急忙忙跑来找二叔,想请他抬棺。

王九章的女儿名叫王金莲,跟我还是初中同学,那会儿我还暗恋过她,没想到她却去世得这么早。

我回答王九章,说二叔去坳口村抬棺了,要过两天才能回来。

王九章顿时就急了,说这咋办呢?韩先生说了,明天凌晨就要上山安葬。

接着,他马上问:“小六哥,你是跟着陈二叔一起长大的,肯定也学到他不少本事吧?要不,你帮帮忙?”

说着,王九章连忙塞给我一个红包。

二叔一直教导我。抬棺匠送逝者上山,入土为安,是积阴德,能帮则帮。

更何况,王金莲跟我同学一场,我应该送她这最后一程。

见我答应了,王九章便连忙向我道谢。

刚到王九章家,一个人便迎面走了过来。

这人我认识,名叫韩金华。我以前跟二叔到处帮人抬棺的时候,见过他。

韩金华因为镶了颗金牙,又被人叫做韩金牙。

他见到我后,连忙笑着跟我握手。接着,他有看了看我身后,问道:“陈二叔呢?”

不管年纪大小,辈分高低,谁提到我二叔,都会跟着尊称一声陈二叔。连我也被人称为小六哥,只有二叔才会叫我六儿。

我说,二叔有事出去了,这次由我负责抬棺。

韩金牙呵呵笑了笑,说你是陈二叔的传人,肯定没问题。只不过……

我问他不过什么?

韩金牙神秘兮兮地拉着我到了旁边。

他立马指了一下屋檐下,说你看看那是什么。

我顿时吓了一跳——王九章家新房子的屋檐下居然结霜了。

老话说,屋檐结霜,家有人丧。

王九章只有王金莲这么一个女儿,老婆也不在了。换句话说,他家现在就他一个人,要死人的话就只能死他自己!

这时,韩金牙小声地说:“不但是屋檐下,连王金莲的棺材底下也都是霜。”

这下我更吃惊了:“王金莲这是有怨气。”

韩金牙点头,说她年纪轻轻的就死了,肯定有怨气。

我马上叫来王九章,问他,王金莲是怎么死的?

王九章立马哀叹了一声:“金莲命苦啊。那天她去山上干活,结果一步踩滑了,从山上掉下来摔死了。”

说着王九章眼眶都红了,非常痛苦。

这可不妙。

横死者怨气很大。

要是就这么随随便便抬出去,恐怕要出事。

这时,韩金牙又说:“小六哥,老话说,怨气不散,死者不安。在出殡之前,你得想想办法,帮忙散散王金莲的怨气。否则,我怕不太平。”

要散横死之人的怨气,谈何容易。

我想了想,让王九章去弄几只兔子来。

王九章也不多问,立马去办。

不到半个小时,他就买来了六只兔子,都是活蹦乱跳的。

我让他把兔子放到棺材底下去,到晚上再看看情况。

王九章急忙进去照做了。

韩金牙很诧异地问:“你想让兔子承受王金莲的怨气?”

“死兔子总比死人好。”

他点点头。

晚上,我吃了饭就一直待在王九章家。

韩金牙按时念经做法事,一切照旧。

到了晚上十点钟,帮忙的基本上都走光了,只留下王九章和他的血亲。

趁没人在,我和韩金牙就走进了灵堂。

我一看,棺材底下的兔子竟然全都死了。

这些兔子扒在笼子里,眼睛睁圆,眼球发白,嘴巴张开,露出了牙齿,像是要咬人似的,样子看上去非常凶。

我把死兔子提出去的时候,就看到韩金牙一边摇头一边说:“这些兔子像是见到了极其恐怖的事情,想逃出来,却逃不掉,是被活活吓死的。小六哥,王金莲的怨气太大了。”

我说情况不对。

韩金牙连忙问我咋了?

我解释说,虽然王金莲横死,是应该有怨气。但我又不是没有见过横死的人,怨气不应该这么大。

这下韩金牙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说正常情况下,这六只兔子顶多死一两只,现在全都死了,这个怨气确实有点超乎寻常。

我赶紧问王九章,王金莲死前是不是一肚子怨气?或者什么事惹她不高兴了?

王九章眉头紧皱地想了想,说她死之前,心情很好,没人惹她。

那就更奇怪了。

韩金牙和王九章都看着我,像是在等我拿主意。

我感觉事情非常棘手。

王金莲怨气那么大,抬棺的路上必定会出怪事。兴许连村子都出不了,就会出事。

没想到,我第一次主持抬棺,就发生了这样的怪事。

但我不能掉链子,我要给自己争面子,更要给二叔争面子。

于是,我很镇定地看着王九章,让他把村里人都叫来,我有事情要吩咐所有人。

王九章立马跑出去叫人了。

不到十分钟,村里人就基本上都到齐了。

所有人都看着我,让我倍感压力。

我镇定地说:“大家听我说,明天凌晨五点,是王金莲上山归葬的吉时。为了确保她走得安安心心,我需要大家帮忙做三件事。一,明天凌晨五点前,除了抬棺的人,其他人一律不准出门。二,请你们把自家的鸡、鸭、猪、狗、牛的嘴巴都封上,别让它们瞎叫唤。三,看好你们村的张疯子!”

众人立马议论纷纷。

马上就有人问:“小六哥,是不是出啥事了?弄得这么严肃?”

我马上说:“这关系到咱们全村人的安全。如果谁敢违反了,到时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王九章跪在地上,连忙给村里人磕头,请他们务必照办。只要他女儿能顺顺利利地上山,他以后当牛做马地感谢大家。

这时,有人就说:“既然小六哥这么说,那我们就照办吧。来来,大家都回,回了。”

等他们走了后,韩金牙一脸轻松地说,要是这些人都照你说的办,明天早上肯定就不会出事。

我叹了口气,说希望如此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