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骊山往事
  • 重生之奉旨为妃
  • 林朝愔
  • 1540字
  • 2022-03-28 12:52:27

骊山行宫,寂静悠远。

半山之上,因天气阴郁,故几片晨雾如云一般久久不散。忽然一阵清脆的马蹄声,踏破这空谷的寂静飘渺。

仿佛被马蹄声所惊到,那缠绕于山腰的云雾终于渐渐消退,来人抬头望,远远见得金瓦琉璃,延绵若游龙,婉转于几十里山脉之间。白墙为青翠的丛林所点缀,更显瞩目。

纵马疾驰于铺着青色石砖的甬道之上,一路掠去,只见满目绚丽,青翠与灿黄艳红几色交织,越往山中而去,越见满地枫红,随风轻舞飞扬。

果然山中岁月更好,霜叶红于二月花。

只是这样美丽的秋色,对这疾驰而来的闯入者来说,却是无心欣赏。

怀揣着那样一份圣旨,领头的深色服饰的男子,双眉微锁之中,眼底亦流露出一丝焦灼之色。

见领头上司一路不停的打马疾驰,几乎是一刻不停的往行宫这边赶来。身后的一名小内侍便劝道:“大人,不用太过着急,太子殿下只是将太子妃送至行宫休养身体,想来,太子妃娘娘便是受了些委屈,应也无甚大恙才对的。待这圣旨一到,届时…….”。

“不可大意!皇上说了需毫发无损的带回,这便是圣旨圣意!尔等适才是没有看见皇上的脸色,咱家随身服侍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陛下为一个女人如此失态。这太子妃…….不,今日之后,她便不再是太子妃了。至于以后-------?”

想到皇帝的旨意之中,虽没有直接言明会如何安置如今的太子妃纳兰仙卉以及她所生的女儿,但他给自己的命令,却是务必要毫发无损的将这母女二人带回。

显然,圣心是大有深意所在的。

太子妃纳兰仙卉,本朝清贵世家纳兰家族的独女,其母乃长公主南宫雅,与当今天下光武帝乃是异母姐弟。

纳兰仙卉自生下来开始,便得尽父兄宠爱,更为太后所看重。不但生就国色天香,冰雪之姿,更有高贵无比的出身,这样的一个女子,身上有着太多太多数之不尽的传奇,也凝结了世间千千万万女子的羡慕与嫉妒甚至是恨。

正是高处不胜寒,所以,才有了她大婚不到三个月之后,就失宠于夫君,其后更被夫君东宫太子遣送至此地,以休养为名,行软禁之实。

而今,皇帝一道圣旨,着自己身边的亲信内侍,亲往骊山,迎接太子妃与其诞下不过两个月的女儿回宫面圣。

此事不但没经过太子,而且,还是直接越过所有人,直接将旨意送往行宫。

这是皇帝十分直接的驳斥了太子的颜面,以君父之权势,干涉东宫后院之事。

两人一面说这话,身下的马蹄却是半刻也不停顿。很快,就来到了行宫门口的守卫处,领头的男子自腰间掏出一块金令牌,负责守卫此处的禁卫军一见令牌,即刻尽数跪倒行礼。

“太子妃现在何处?”

侍卫队长连忙上前应道:“回大人的话,太子殿下将太子妃娘娘软禁在芳芜轩中。无旨,娘娘不得踏出芳芜轩半步。”

“即刻在前领路,咱家奉皇上旨意,前来迎接娘娘与小郡主回宫!”

“是!大人请!”

一行人再度纵马向行宫的西北面驶来,一路上,领头的隐隐听见有一阵女子的哭声传来,侧耳再听时,却是又听不到了。

他脸色一变,心中暗暗祈祷:可千万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否则,这行宫侍奉的人,只怕是一个也留不了。

正想着,只见前面匆匆跑来几个嬷嬷一样的婆子,见到来人身穿宫中服侍,且品级不低,连忙恭敬跪下,道:“奴婢见过大人。”

领头者无意多说,强按捺住心中的焦躁之意,只问道:“娘娘现在何处?”

那婆子见问,先是懦怯了一下,继而有些迟疑的说道:“回大人的话,适才太子妃发现小郡主不见了,便带着人四处去寻了。此刻…….应是在北面的荷花池那边找着呢!”

“什么?小郡主怎会不见了?你们这群无用的奴婢!快!还不快去找,若找不到,只怕-------你们这些服侍的人,一个都别想有命活下去了!”

且,前来传旨的人记得十分清楚,皇帝的命令,是要将太子妃直接送入后宫,而不是东宫!

再联想到事情的前因后果,皇帝最近几个月对太子与皇后的强硬与冷漠态度,太子的焦躁隐忍,皇后的委曲求全-------纵使是在皇帝身边近身服侍多年的大内总管,此时也不觉隐隐感到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不祥之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