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有眼不识泰山【求收藏求票票】

独立团募兵处,此时看上去却格外的冷清。

“这什么情况,快去问问,这杨村的青壮年呢,怎么没见人前来报名?难道是我孔捷的原因!”

孔捷双手负背,让身边的警卫员立刻去询问。

王有胜和王承柱两人灰头土脸的走了过来,此时两人早已经疲惫不堪,看上去毫无精气神。

“八路大哥,这是独立团的募兵处?”

“对对,二位这是……”

“我们是来参加八路的,听说八路是打鬼子的专业部队,我们是来当兵的!”

“哦,原来是这样,你们两个多大了,家里可还有其他人!”

“亲人都死了,就剩下我们两个了,这个是我弟弟叫王承柱,二十二岁,俺叫王有胜,今年二十五岁!”

“走,我领你们进去!”

王有胜和王承柱对视一眼,对于眼前这个穿着灰色军装的八路没有太过怀疑。

募兵的两个老兵见孔捷带着二人走进屋里,立刻神经紧张起来,敬了个军礼。

“团长!”

孔捷黑着脸问道:“招几个新兵啦!”

这两个独立团的老兵低下头道:“五人!”

“什么五人,这么大一个杨村都来五人,咱独立团难道在杨村这么不受百姓欢迎,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王有胜和柱子见两个老兵喊团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打扮十分普通手持一杆旱烟,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八路军战士竟然是团长。

“团长好!刚才有眼不识泰山,团长别见怪!”

孔捷刚才还黑着脸立刻如雨后彩虹一般,喜笑颜开:“不用客气二位,我是独立团团长孔捷,我代表独立团非常欢迎王有胜同志和王承柱同志加入!”

其余的人立刻鼓起掌来。

“孔捷,孔团长,你就是晋西北赫赫有名的孔团长,哎呀,相见恨晚,能成为孔团长的兵,真是三生有幸!”王有胜立刻夸赞道。

孔捷此人虽说最不喜欢别人拍马屁,可对于这两个刚来的新兵也是热情的很。

“哪里哪里,赫赫有名谈不上,那都是友邻和兄弟们抬爱!”

孔捷此时心里乐开了花,他仔细打量王有胜和王承柱,问道:“你们立刻去新兵连报到!”

“孔团长,能不能先给我们填饱肚子,走路饿了半天了,心里发慌!”

“喜子,快带他们去炊事班,烙上几张大饼,再给他们熬碗粥,快去,吃完了带他们直接去新兵连报到,明天我亲自去新兵连见见刚招募上来的新兵!”

“好嘞,团长,我这就去!”

这喜子是孔捷的贴身警卫,拳脚功夫自然不错,猎户出身,不过自幼习得一手枪法,在独立团也是有些名气。

独立团的后厨此时正在紧张的忙碌着准备着下午的晚饭。

这炊事班的班长是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老人,看上去单薄的很,瘦黄瘦黄的脸上干瘪至极,核桃状的皮肤上看不到半点油光,很明显这是长期的营养不良所致,毕竟这岁月,油水可是金贵的很。

见王有胜和王承柱还有喜子走过来,上前笑脸相迎。

“喜子,你是啥意思,又给我招两个新兵蛋子?俺后厨现在可不缺人,别来烦我,快领走领走!”

“周班长你误会了,这两个是募兵处刚招的新兵,团长让我领着让你给烙几张大饼,熬一些清粥,人家是大佬远来的,总不能让人家饿着肚子,虽说现在还没到饭点,可也没有办法,你就先辛苦辛苦!”

喜子的脾气很好,在整个独立团都混的开,待人客气友善,为人谦和,很少听说与他人私下有过口角争执,所以人缘很好。

周大富双手一摊:“既然团长都发话了再怎么着我也得管不是么,院子里石凳上等着,这就给你端上,刚烙好的大饼让这两小子赶上了!”

喜子笑道:“哈哈,来的早不如来的巧,便宜这两小子了!”

王有胜和王承柱两人刚被喜子招呼坐下,周富贵就端着刚刚烙好的黄灿的大饼走了过来。

“不够还有,你们先吃着,下不为例啊,咱独立团有独立团的规矩,这次就破例一次!”

周富贵将洗好的两根山西大葱拍到石桌上。

“一人一根,裹着大饼吃,贼得劲,我进屋给你两个盛野菜汤,这就让人给你们端出来,我堂堂一个炊事班班长给你们两个新兵蛋子拿吃的,可别辜负了我的心意,一定要多杀小鬼子!”

说完,周富贵转身又向厨房走去。

王有胜和王承柱两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两人倒也不客气,拿起大饼卷起大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一旁喜子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两位新同志,慢慢吃,不够吃咱独立团还有放心绝对管饱,都慢点吃!”

“嗝……”

王有胜噎的直打嗝,还好炊事班的一名帮厨将两碗野菜汤端了上来。

苦涩的野菜汤几乎看不到几滴油水,仿佛一面水镜子将人照的透亮。

“两位新同志,独立团没有太多的米给两位熬粥了,周班长只煮了点野菜汤,二位将就一下,毕竟咱八路军的条件不允许!”

王有胜喝了几口野菜汤,而后客气道:“同志客气了,我和柱子是来当兵的,不是来享福的,有吃的就行!”

王承柱满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肚皮,非常满足的说道:“胜子哥说的对,我们参加八路军不怕吃苦,啥苦我们都能吃,八路军的条件我当猎户时就知道,俺懂,不过大家都是人,你们吃得了的苦我们也一定能行,都是一个肩膀上抗一个脑袋,我们也一定行!”

“柱子这思想觉悟这回这么高,你小子这会倒是开窍了,他娘的,难得啊!”王有胜有些难以置信,刚才还要寻死觅活的家伙,还能有这么高觉悟,真是不容易,可能这就是亲人逝去所带给他的成长。

“柱子同志说的好!”喜子忍不住的竖起大拇指。

王承柱嘴里咀嚼着大饼看着王有胜憨憨一笑。

王有胜背后上背着一件被黑布裹着的东西引起了喜子的注意。

“胜子同志,你背上这是什么东西,还裹的这么严实?”

王承柱嘴都是快,一边吃着一边道:“那是狙击步枪!”

“啥狙击枪!”

喜一大吃一惊,连忙问道:“胜子同志,能让我瞅一瞅你的狙击步枪么?”

“一把枪而已,给接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