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那肯定要莽啊,不莽怎么玩?

游戏时间两分钟出头,线上的双方甚至都还没补几个兵,上路的人头却是已经变成了2:1。

纳尔在交出TP之后,惨遭第二次死亡。

并且这一次,是死在了自家塔下。

这下,RNG那边几个人就真的有点不淡定了。

乌兹:“哇兄弟们,你咋又被单杀了,好夸张啊。”

小虎:“坏事儿,一级连死两次,线还被推进塔了,严君泽这波好像真的崩了。”

麻辣香锅:“我甚至双buff都还没打完呢,我去!”

小明:“有一说一,有点离谱兄弟。”

“……”

RNG几个人的语气都带着些许惊讶诧异。

虽然只是一局训练赛,但是看到上路差不多一级就崩线,还真是挺让人惊讶的一件事。

而作为受害者的Letme,伸长脖子眯着眼,看着自己眼前的黑白屏幕,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不是,这个蛮王他……他怎么敢的啊?”

“我一级满血,还是在塔下,他怎么真就一点都不怕的啊!”

“太离谱了兄弟们,真的太离谱了,我整个人都要晕掉了,我从没见到过莽成这样的蛮王,看我上线兵都不补了,就硬追着我砍,哪有像他这样玩游戏的啊!”

因为一个补刀都没有,他只能靠着蛮王人头的三百块买了一双鞋子。

然后深呼吸一口气,控制再次复活的纳尔往上路走去。

游戏才开始两分多钟,他却是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两次半。

看着自家上路一塔下,那一大波被防御塔疯狂击杀的兵线,Letme感觉内心无比地心痛。

这一刻,他头一回觉得,这条他早已走了无数次的上路线,仿佛变得无比地漫长。

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到塔下。

RNG这边,因为Letme接连两次被单杀,他一开始的自信心态早已荡然无存,已经想好了等会儿好好猥琐稳住,买双布甲鞋抗压等团战完事儿。

而打野的香锅,看着上路两个英雄的等级差,也是差不多明白,这局游戏,和上路的纳尔应该是关系不大了。

但是,出于大局的考虑,他还是说了一句。

“上路这波兵线又要被推进塔,他们打野有可能会来越塔,你注意点,我刷完这片野区就来保你。”

Letme点头说了句‘ok’,表示了解。

RNG上野两人都很清楚,在纳尔开局这么大劣势的情况下,一旦下波还被螳螂针对的话,整局游戏真就可以说宣布结束了,因此香锅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被迫打乱自己的节奏,强行呆在上路保护他。

同时,同样作为职业打野,RNG上野都知道的事情,Ning自然也是了然于心。

因此,他果断对赵云说道。

“Lancer兄弟,这波你上线之后直接推线,我来帮你一起把纳尔越了,OK的吧?”

有了前两次说话被无视的遭遇,这一次Ning特意在蛮王复活出门的时候,就直接大声喊了一句。

这次,赵云终于是听明白了。

听到Ning要来帮自己,赵云连连点头。

“OKOK,这纳尔好杀的很,你直接来,来了我们直接越塔做掉他!”

说干就干,伴随着蛮王上线,Ning的螳螂也是直接从线上走过去,绕到了上路的线上草丛里。

而Letme的纳尔也已经上线,不过有了前两波的经历,他已经彻底被砍虚了,哪里还敢多看蛮王一眼,只能是站在塔下超远距离用Q回旋镖补刀吃经验,摆明了就要缩在塔下猥琐。

看到这一幕,就算赵云再怎么白银,也知道现在需要他赶紧推线进塔。

于是乎,没有任何的犹豫,赵云直接疯狂A兵,甚至连E技能都用上了,以一个飞快的速度将这波兵线全部清光,同时等级也顺利到达三级。

而此时的纳尔,依旧只是一级。

兵线推完,呆在草里的Ning也就没有了隐藏的必要,当即直接走出草,和蛮王一起勾肩搭背,带着大波兵线气势汹汹朝塔下走去。

看到这一幕,一直蹲在后面的瞎子哪里还敢继续藏下去,只能是被迫走出来,来到塔下和纳尔站一起,想要保护纳尔顺利吃完这波兵。

看到瞎子出来,如果是一般的上野,很有可能会犹豫一下,因为这个时间点太早了,塔下2V2风险实在太大。

但是很可惜,Ning和赵云两个刚好都不属于‘一般’的行列。

两个人,甚至连犹豫都没犹豫。

“我有闪,我来抗塔。”

Ning的声音刚刚出口,赵云这边蛮王的W就已经出手,一下叫鸡直接减速两个人,同时E技能旋风斩直接就朝纳尔莽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原本还想走近一点在动手的Ning顿时就急了,顾不得省技能,直接一个E技能跳了过去,总算是在蛮王之前先一步摸到了纳尔,抢先一步吸引了防御塔仇恨。

而后,两个人的伤害,同时倾泻在纳尔的身上。

螳螂AQA触发雷霆,蛮王EAA两刀暴击。

一波集火,纳尔只来得及丢出一个Q技能,就当场血条消失,就算瞎子给套了个盾也无济于事,依旧被集火秒杀。

杀了人之后,眼看自己血量不多,Ning直接放弃交闪逃走的想法,转身继续输出瞎子。

同时开口说道。

“我死定了,兄弟你直接走,这波一换一我们血赚。”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话再次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画面中的蛮王完全没有任何要跑的意思,反而大刀一挥,同样和螳螂一起,转身砍向了盲僧。

“别,兄弟别,真别……”

Ning下意识想要劝队友别冲动。

但是下一秒,他的话却是戛然而止。

因为眼前的画面之中,就在上路一塔塔下,在瞎子收下螳螂人头的同时,蛮王的大刀已经是连续两刀暴击砍在了他的身上,直接将瞎子砍成了残血。

情急之下瞎子一个闪现拉开距离想跑,而蛮王则是吸引了防御塔仇恨瞬间被打掉一截血量。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波瞎子马上双杀收场时。

突如其来,蛮王双手挥刀,猛然就是一转。

‘呼~’

旋风斩!

不仅直接转死了残血的瞎子,还顺带自己转出了塔外。

‘嗡~’

防御塔最后的伤害跟着飞出去,打在蛮王看起来一副要死的血量头上。

这时,RNG那边,麻辣香锅眼睛死死盯着蛮王的血量,甚至忍不住大吼一声。

“给我死!”

但是下一秒,蛮王头上看起来该死的血量,却是突然涨了一小截。

‘危险游戏’

触发!

防御塔的这一下攻击,没杀掉蛮王!

本该必死的蛮王,就这么盯着最后一丝残血,成功活了下来。

“艹啊!为什么这居然没死啊!”

麻辣香锅口中发出一阵哀嚎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