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对劲!这个纳尔很不对劲!

IG最后一手五楼的英雄选定。

迷失之牙,纳尔。

而看到这个选择,观众们也是瞬间就乐了。

“蛮王一ban,反手直接拿纳尔也太骚了。”

“纳尔?哈哈哈这是想要正反手教学?”

“史无前例,恭喜Snake成为LPL第一支ban蛮王的战队。”

“圣枪哥估计是上局被砍得有点神志不清了,这局直接拿个大虫子开混。”

“有一说一,换我上去我也晕,感觉再度回想起了排位里被小代蛮子乱杀的恐惧。”

“打不过就ban,Snake这边还是挺耿直的哈哈,一点都不头铁。”

“……”

场外,观众们依旧是一副看乐子的心态。

而游戏之中,此时的赵云,看着游戏的载入界面,却是又再次进入了最开始的紧张状态,一边深呼吸,一边不断安慰自己。

‘没事没事,没什么好紧张的。’

‘不就是菜一点吗,只要不被单杀就算成功!’

‘对面只是个大虫子,操作空间有限,很难单杀你的!’

‘稳健补刀发育,然后出肉团战等队友C就行,这并不难,放轻松放轻松。’

‘加油赵云,长手打短手,优势在你,你肯定可以的!’

‘你也是在LPL拿过MVP的人了,已经能吹一辈子了,怎么都赚了!’

‘就算这局真的拉跨,上一局你也立大功了,功过相抵五五开,问题不大!’

‘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

赵云在心里不断自我安慰和鼓励。

终于是让微微颤抖的双手,暂时勉强平静了下来。

只能说,打比赛和打排位,这二者的区别真的太大了。

如果说之前选蛮王的时候,赵云还有一点点底气在,因为他大概明白,蛮王这种英雄要怎么玩才能赢游戏。

但是现在,直接整了个根本不是很擅长的纳尔,直接是让他的心理压力瞬间拉满。

至于上一局打出来的自信,早已在BP阶段的时候,就和蛮王一起被送上了ban位,此时此刻丁点不剩。

‘没事没事,走一步看一步,不急不急。’

就这样,带着忐忑的心情,赵云开始了自己生涯的第二局正式比赛。

游戏开始。

这一局,不知道是因为上一局赢得太爽太舒服,所以,IG几个队员的状态,明显都比上一局更加积极和兴奋。

所以在一级的时候,Ning就主动提出了想要入侵Snake的野区。

“GOGOGO!兄弟们冲冲冲,我们有洛和加里奥,一级团无敌!”

赵云这局玩的纳尔,自然不可能继续带疾跑。

本就思路不是很清晰的情况下,看到队友一标记,自然也是跟着一起抱团冲了过去。

一时之间,IG五人一出门就直接抱作一团,从下河道口朝着Snake下半红区冲了过去。

嘿,突然搞的这一波,还真就打了Snake一个措手不及。

刚好撞见对面AD就在河道转角处站岗,Rookie的加里奥直接瞬间学了个W嘲讽,吓得霞当场交闪拉开,但是马上继续被加里奥闪现跟上。

嘲讽闪现!

霞被当场控住。

“nice!兄弟好闪!”

只听Ning一声喊叫,IG五人瞬间跟上集火,一秒钟就把霞当场带走。

原本赵云的纳尔其实走在最后面,霞闪现的距离离他还挺远,根本a不到,所以也就象征性的丢了个Q技能准备蹭助攻。

但他没想到的是,队友的集火输出属实有点高,他随手的个回旋镖,居然恰好拿下了这个人头!

【IG、Lancer击杀了Snake、Ohq】

【First-Blood】

一血到手!

看着兜里突然多出的四百块钱,赵云愣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喜。

马上就回家准备消费。

同时,IG几个人杀了一个人后,顺势在Snake红buff位置插了个眼就转身离去,并没有继续想要反红。

而这个一血诞生,解说席上,管泽元也是被习惯性的猜测道。

“按照Lancer选手上一局蛮王的表现,我们完全可以看出来,这名选手的打法进攻性十足,上一局就是无时无刻都想要打架和杀人。

这局纳尔本来前期就手长,这波喜提一血钱四百块,回去不是萃取就是长剑,估计是要把压制力拉满了。”

管泽元如此分析道。

然后下一秒,游戏画面中赵云的选择,却是让他的话瞬间一滞。

因为,画面之中清清楚楚地显示,纳尔这波出装,既不是萃取也不是长剑。

而是……一双鞋子和一个真眼。

看到这一幕,管泽元当时就愣了一下,语气声音微微卡壳,随后也是干笑了两声。

“哈哈,看来我们的Lacner选手不仅有敢打敢拼的一面,也有这么谨慎的一面哈,鞋子加真眼,这出装简直就是在告诉对面打野,别来抓我,我很稳健。”

旁边的Rita也是笑着接话道。

“不过说实话,纳尔这英雄不像蛮王前期战斗力那么夸张,相反,他其实很吃发育,前期伤害十分有限,再加上大虫子的赖线能力也不弱,所以一般基本不可能单杀。

反而是Snake这边上野,皇子和大虫子如果配合好的话,一套控制命中纳尔,纳尔几乎必死。

所以,我觉得Lancer选手选择鞋子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很清楚纳尔的定位就是后期单带,只要前期不出事稳定发育,后期就一定有用,所以才选择了出鞋子吧。

虽然是个新人,但是他的游戏思路,真的是相当清晰啊。”

一时之间,两位解说也是你一言我一语,将纳尔的出装说得即为合理化。

而在他们‘合理分析’的时候,游戏之中,众人已经开始了对线。

因为红区被入侵留有视野,所以蓝色方皇子上半区一个人蓝开,而IG这边的青钢影则是在双人组帮助下,下半区蓝开。

在IG的视野上,能够看到Snake的红buff并没有人人打,Ning也是习惯性的在Snake蓝区打了个标记,说了句‘皇子应该是蓝开。’

这个时候,上路。

正在控制纳尔的赵云,和之前那局玩蛮王时的心态早已截然不同。

玩蛮王的时候,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兵线转过去的话,能不能在对方跑回塔下之前把对方砍死。

但是现在,蛮王变成纳尔之后,他的想法却是变成了。

‘纳尔攻击力比蛮王低,补刀难度更高,我一定要好好补才行,不然到时候补刀数太难看,就真的丢大人了。’

于是乎,在这样的想法驱使下,他的注意力几乎全都放在兵线上。

而众所周知,想要不漏刀,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补刀。

硬推!

赵云就是这样做的。

控线本来就是为了兵线好杀人而已,现在既然没法单杀,那自然也就没了控线的必要,推就完事了!

所以他一上线,直接就开始A兵。

而他这样的一个举动,被对面的圣枪哥看在眼里,直接当场愣了一下。

‘不是,对面这家伙怎么回事,长手打短手,你不利用手长优势消耗换血,也不主动控线发育,反而上来就推线,哪有人这么玩的?’

‘这么玩,他真就不怕被gank是吧?’

圣枪哥疑惑之余,下意识把自己的理解代入纳尔的举动。

然后,他瞬间想到两个可能。

第一,对面这家伙完全没有对线细节,纯瞎玩,对线能力菜得离谱,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低级失误。

第二,他是故意的。

如果是平时打排位的话,圣枪哥看到这样的人,第一时间脑子里的想法肯定是‘笑死,遇到个菜逼,这局稳了。’

但是这种时候,在这个职业赛场上,并且在经历了上一局被砍翻吊打的遭遇后,却是让他下意识想得更多。

‘不对,别人就算了,对面这个B听说是韩服第二千分王者,上一局打得还这么生猛,能把蛮王玩得这么牛逼,没点独特的兵线理解根本不可能,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失误。’

‘这不可能!’

‘难道他是故意的?可是一级就直接猛推线,也不耗血,完全没意义的啊,他这样做究竟是想要干嘛呢?’

前一局因为打得太放松,导致前期被单杀之后一蹦到底,导致最后输掉了比赛。

所以这一局,他打定主意要谨慎行事绝不轻敌。

因此,看到赵云一反常态的对线操作,直接是让他眉头微皱,下意识开始思考了起来。

而就在他大脑飞速转动的时候,赵云这边,控制纳尔一阵猛A,却是已经将第一波兵线吃完。

然后,他感觉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因为一波兵六个,他只吃到了四个,漏了两个。

‘佛了,纳尔这破英雄,补兵怎么这么难补啊。’

赵云嘴角微微抽搐,再一次对自己稀烂的补刀基本功感到绝望。

‘这种小细节,应该没人注意到吧。’

赵云有些心虚的如此想着。

而他不知道是,自己漏刀的举动,已经被圣枪哥看得一清二楚。

但是,和赵云不同的是,圣枪哥看到纳尔漏刀,心里却是想得更深一层。

“他居然漏刀了?”

“那两个小兵认真补的话,肯定能补到,但是他他看起来却是一秒钟都等不了,怎么感觉好像很急的样子?”

“纳尔是优势对线,为什么要这么急?”

……

这些疑问刚刚出现,圣枪哥马上又看到,画面之中的纳尔看到第二波小兵上线,又再次走上来前压继续A兵,甚至连Q技能都用上了,一副看起来十分急切的样子。

最为夸张的是,小兵身上出现了三环!

这个纳尔二级直接学了W!

看到这一幕,圣枪哥更警惕了。

“不对劲,纳尔一级Q技能CD那么长,他就敢这么随便交随便压,还不择手段学了W技能就为了推线!”

“兵线都这个位置了他还要压!他们在我们红区有眼,所以肯定是知道Sofm的皇子没有红开,现在就在上半区蓝开,随时都能过来!”

“但是,他明明知道皇子在附近,却还要无脑压,甚至身上的真眼居然都不插!”

“他凭什么敢这么压?”

“不对劲!有问题,肯定有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