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难道是诈尸?

“你这只不要脸的母蛤蟆,居然想与我共侍一君,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痴心妄想是要付出代价的!”

正妃刘月容悻悻扬起一张俏丽小脸,抬起一脚便踹在了侧妃蓝羽裳的脸上,霎时脓水四溅,惨不忍睹。

“啊!!!”

蓝羽裳痛苦的捂着脸颊,发出沙哑的惨叫声,声声颤栗。

瞥了一眼她血脓涌出的脸,刘月容顿时大倒胃口,心下一阵恶心,差点吐了出来。

“我不想再看到她这张脸了,你们几个把她给我扔进去烧了!”

“是!”

一声令下,几个下人分别拽住蓝羽裳的四肢,将她整个人举了起来,朝着熊熊大火里扔去。

蓝羽裳紧闭双眼,没有任何挣扎。

她早就活够了,这世间唯一爱她的娘亲死了,余生只想苟延残喘着。

“咚”的一声,蓝羽裳的头撞到了火场的柱子上,鲜血喷了出来。

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的温度也逐渐降低,直到一命呜呼。

可才五秒后,蓝羽裳的睫毛突然颤了颤。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

蓝羽裳费力的站了起来,环视四周的眼神凌厉而冷漠,和刚才柔弱绝望的眼神大相径庭,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她很疑惑,上一秒她明明在执行任务的大楼里,下一秒伴随着爆炸声她就出现在了这里。

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能够感觉到,现在的这具身体脆弱不堪,根本不是自己原来的身体。

她可是二十一世纪最强的特工队队长,是所有人口中杀伐果断,雷厉风行的冷血女魔头!

怎么现在竟弱成了这个样子?且还身中剧毒?

“嘶,头好疼。”

蓝羽裳的眉毛紧紧拧在一起,一瞬间,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涌了进去。

原来,她穿越到这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苦命女子身上,且因为对方天生丑得不堪入目,有一半脸都溃烂流脓,成天以面具示人。

正因人见人嫌,该女子还时常被嘲讽为母蛤蟆。

而就在上个月时,一道圣旨突然将母蛤蟆许配给素未谋面的宸王爷为侧妃。

她本以为自己将脱离苦海,却没想到嫁入了地狱。

侧妃没有成亲典礼,直到死时,她都没有见到宸王一面。

原来这都是因为王府里还住着一只母夜叉——宸王正妃刘月容。

结果导致她才嫁进来一个月,身上就已被刘月容用铁鞭抽得体无完肤。

如今的刘月容更是恶毒嚣张,不但用一把火烧了她的庭院,还命人将她扔进火场!

如此想着,蓝羽裳眼角不知不觉间落下了几滴泪水,她知道这是原主身体的本能反应。

“放心吧,我既然占用了你的身体,以后定会为你报仇雪恨!”

说罢,蓝羽裳扫了一眼出口,眼神一凛,踹飞带火的木门,径直走了出来。

下人们看着蓝羽裳烧焦的裙边,大吃一惊,都这样了她还不死?她的生命真是顽强。

罪魁祸首刘月容原本都摆摆手,准备离开这个晦气的地方了,不曾想,竟能看到蓝羽裳活着走了出来,而且还凶巴巴盯着自己。

那眼神仿佛是讨债的凶鬼,气得刘月容火冒三丈。

“母蛤蟆,你天生命贱,都这样了还不死?看来,怪我平时对你太过温柔了!”

风吹拂着蓝羽裳干枯的头发,毫无血色的嘴唇紧紧抿着,她低头看了看烧毁的裙子,又看了看刘月容身上的华服,突然伸出手,冷不丁道:“给你三息的时间,主动把外袍脱了给我。”

“什么?母蛤蟆,你疯了?就凭你还想穿我的衣服?”

刘月容气急败坏,无语的抖了抖肩膀,又用眼神示意了两边的下人开始动手。

很快,几个壮汉把蓝羽裳团团围住。

刘月容坏笑着扬着下巴,这一次,母蛤蟆你死定了。

不一会儿,院子里响起了一阵“啊”的惨叫声,紧接着,刘月容害怕的退后几步,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方才那些敢对蓝羽裳动手的下人,居然悉数被打趴在地,而蓝羽裳则是毫发无损的站在那里。

“三息已过,记住,我的好姐姐,我给过你一次机会。”

话音刚落,蓝羽裳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刘月容的跟前,一把提起她的脖子,缓缓举了起来。

刘月容在空气里扑腾着,妄想掰开蓝羽裳的手,然而对方的力气却是出奇的大。

“你你你……你居然会武功?”

刘月容花容失色,痛苦的疑惑道,她记得蓝羽裳来自尚书之家,明明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为何现在突然变的这么厉害?

难道是母蛤蟆诈尸不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