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物理免疫?

将【狰】收回,陈禾也从模拟作战平台上跳了下来。

“...”

米勒校长连忙迎了上去,一脸笑意地揽过陈禾的肩膀,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天才!

这绝对是天才!

米勒心中对古拉德老师的质疑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欣喜。

作为一个黄金级制卡师,米勒当然有着过人的业务能力,每一个制卡师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以及独一无二的识人眼光。

米勒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学生,能对卡牌有着如此奇妙的感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写意地将自己所制造的魂灵卡具象出来。

制卡和御卡,这两个领域的天才米勒见过不少。

但能将这两者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就算是那四大学院里,也没能出几个。

米勒也没想到自己的学院里居然能出现这等宝贝。

“洛克学院会以你为傲的。”

米勒拍着陈禾的肩膀,脸色微红,憋了半天才憋出了这一句话。

“谢谢校长。”

陈禾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谢古拉德老师吧。”

米勒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皱纹相互挤压。

“要不是他极力推荐你,我还真不知道我们洛克学院能出一个这么优秀的人才。”

每一所教学机构都会定期收到来自联邦的补助。

补助的力度自然和教育成效紧密关联。

米勒已经有预感,只要他们竭力扶助陈禾向上不断前进。

在一个个能让他展现自己的舞台,每个人都会知道陈禾的母校是来自海城的洛克学院!

要是能走到这一地步,作为校长的米勒别提能有多风光了。

就连这个小小的海城都要随之出名!

“好好准备一下,你将代表我们洛克学院,争夺入学候选名额。”

米勒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的光景,搓了搓手,脸上流露着激动的神情。

至少到目前为止,这海城里,米勒还没见过能和陈禾竞争的同辈。

这个小家伙才几岁?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应该是18岁吧?

米勒在心底感慨着。

这个世界终究是他们年轻人的舞台。

要知道当初,为了制造出第一张魔法卡,米勒将自己关在实验室里足足三天之久。

最后终于成功制造出了一张普通二阶的魔法卡:

【冰锥术】

虽然是一张烂大街的魔法卡,但那时的米勒却激动地在湖边狂奔呐喊,彻夜未眠。

在那个年代,能成为一个制卡师,就代表着无比光明的未来。

通过不断的努力,米勒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下,终于获得了联邦亲自授权的黄金制卡师荣誉勋章。

对于一位制卡师而言,天赋和努力都是不可缺少的东西。

米勒自认为没有什么天赋,是靠着日积月累的尝试和经验才达到今天这一地步。

而对于眼前的陈禾,米勒已经无法想象到他以后会有着何等恐怖的成就。

“古拉德老师应该没有和你说过招生的具体流程吧?”

情绪渐渐平复下来,米勒开始切入正题,脸色逐渐变得凝重。

“没有。”

“好,听我说。”

米勒点了点头,缓缓开口:

“四大学院的招生负责人会下到每一个城邦中,进行学员的挑选和排查。”

“在这个流程里,通常有着两种模式,一种是由当地教育机构统一整理报名名单,然后上报,还有一种就是,通过个人自我推荐。”

“再过几天,天启学院的负责小组就会来到海城,他们只有待一至两天,更多的时间会放在那些大型城邦里....”

米勒解释道,脸上忽然流露出一丝苦笑:“说到这里,我想要告诉你,实际上第二种自我推荐的手段,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

“这些顶尖学府每年的招生名额都十分有限,有些甚至都已经被一些家族企业内定...”

“内定?”

陈禾不禁挑眉。

啥情况,连这异世界,都有走后门的现象?

“是的,这些孩子从小就是在优越的环境下进行卡牌的学习和制造,和他们比起来....”

米勒将自己的后半句话吞了回去,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不过你放心,洛克学院永远都会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只要是能给你的,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米勒的声音掷地有声,落在陈禾的心中,忽然激起了几分暖意。

“您放心校长!我不会丢洛克学院的脸!”

陈禾的眼中闪过一阵坚定,郑重地点头应道。

心中不禁涌上了一阵责任感。

不管是为了这一张张华夏卡牌,还是为了这两位对自己寄予厚望的长辈。

陈禾都没有理由退缩。

虽然他知道,在校长眼里,狰秒杀魔蜥的画面无疑有些太过震撼。

连陈禾自己都以为狰要和这魔蜥缠斗一段时间,才会分出胜负。

只能说原本在山海经中就是充当奇兽之一的狰,天生就对这些魔物有着极强的克制心。

华夏中的妖气,或者说是邪祟之气。

应该和这些魔物身上的邪恶气息十分相似。

这不就代表着,不管自己从山海经上获取任何一种素材,它始终都对魔物有着天然的克制性。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米勒校长口中的遗迹,应该就是产出卡牌或者卡牌材料的关键所在。

类似游戏里的副本??

“好,有时间来实验室一趟,试试看能不能制造出其他类型的卡牌。”

一旁的古拉德也开口说道:“你已经可以制造出魂灵卡,最常用的魔法卡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明白。”

陈禾也刚好有此意。

一张魂灵卡的力量,未免有些太过单薄了一些。

以他对自己精神力的大概估算,额外控制两三张魔法卡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在战斗中,掌握一张魂灵卡就像是一个不断出水的水龙头。

而使用一张魔法卡就像是瞬间泼出一盆水。

在这其中有着诸多讲究,需要御卡师自己把握。

验证一个御卡师的强大所在,就是看他能否完美精准地使用自己的精神力。

这也是陈禾目前所需要去学习的东西。

和米勒校长还有古拉德老师告别,陈禾从模拟平台离开,便又回到了宿舍楼里。

学院已经结课,大部分的学生都已经收拾东西回家了,原本有些热闹的宿舍楼忽然间变得十分冷清。

见不到一个声音,陈禾居住的七楼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人,空空荡荡。

“接下来就要想想去哪找素材,制造出第一张魔法卡...”

陈禾倒也没在意什么,安静点也好。

回到宿舍里,坐在床边,打开系统—

【陈禾】

【制牌等级:青铜(未评级)】

【拥有卡牌:狰】

【解锁世界:华夏(默认)】

【解锁图鉴:《山海经·第二卷》(残)】

【拥有密钥:无(第一次进入遗迹时,将自动生成第一把密钥)】

出提示了?

陈禾很快便捕获到了这一段多出来的文字,连忙定睛一看。

这密钥...

应该就是用来解锁某些秘境或者是宝箱的关键所在。

只是自己现在并没有完全参透这个系统。

以目前的实力,仅仅只靠着一张【狰】,贸然进入已经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迈步太大总会扯到裆。

虽然陈禾对这所谓的密钥十分好奇,但他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必须先稳定发育下去。

就像是打游戏哪有一上来直接奔boss关的。

还是先想想魔法卡的事情吧。

陈禾在心中留了一个心眼,旋即再度打开了图鉴。

《山海经·第二卷》

一段段繁琐的华夏文字于脑海中飞出,带着亘古的气息,漂浮在陈禾的世界里。

从这些文字里,陈禾想要找到用于魔法卡的信息素材。

很快,他的意识便锁定在了一段信息上——

其鸟多寓,状如鼠而鸟翼,其音如羊,可以御兵。

一种有着老鼠的身形,却长着鸟一样的翅膀的生物,它的叫声像羊,能够阻挡兵戈利器的伤害。

这不就是...物理免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