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应龙之力!

【小子!你这位面的人都是蠢蛋不成!!】

【能让这种靠吸收怨气成长的货色到这一地步!!】

空间隧道中,一个愤怒的声音正在陈禾的脑海中咆哮着。

“应龙大哥,这我也不知道啊!”

面对这位龙族始祖,陈禾哪敢多说什么,连忙解释道。

陈禾简直是欲哭无泪,这条黑龙又不是自己引出来的。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白银,招谁惹谁了这是。

【....算了,我就帮你一把】

应龙沉默了数秒,最终还是缓缓说道。

【你们若是降服不了这家伙,它凭借着这无数位面中的怨气为食,迟早有一天要不受控制】

“应龙大哥,这黑龙为什么可以在不同的位面中穿行?”

陈禾小心翼翼地问道。

【应该是在哪里偷学了一门神通罢了。】

应龙不屑应道。

【靠怨气而成长的下等家伙,真是丢尽了我龙族脸面!!】

能感受到应龙语气中的深深愤怒,陈禾也顿时明白了什么。

“应龙大哥,那待会需要我怎么做?”

【保持本心,将身体借我一用,纵使是我的一道神识。】

【收拾这家伙也足够了!】

“落!!”

天空中,满眼金灿的泽洛斯仿佛真正地化作了一颗太阳!

光柱连接着天空,金色的涟漪已经扩散开数千米的距离,一枚枚升腾着炙热光焰的巨大火球正从这些涟漪中出现,向着下方落去,宛如从天而降的陨石!

他以法杖轻点下方,朝着那滔天黑雾吐字,一颗颗火球不断出现,朝着黑龙冲去!

剧烈的温度下,无数翠绿的叶片正在迅速枯萎,燃烧,化作灰烬。

而就在这时,一道几乎比原先膨胀了一倍的巨大身躯携着兴奋的吟声冲破了黑雾,那一枚枚巨大的火球轰至它的身躯,只是擦起了一片黯淡的火花,随后瞬间被斑驳的怨气吞噬。

黑龙重现于天际,每一块鳞片都变成了一个扭曲的脸庞,似人似兽,又仿佛在竭力惨叫一般。

每一个脸庞的五窍都在接连不断地涌出漆黑的雾气,吸附在黑龙的身躯上,不断壮大。

“你一定会被我亲手送入永恒的牢笼中,我以光芒的名义发誓。”

每一张脸庞仿佛都倒映在了泽洛斯的眼底,不断扭动着,如同一只只细小的蛆虫。

泽洛斯不知道如此之多的冤魂究竟是从何而来。

有些或许是那遗迹中的魔物,而有些正是活生生的人脸,五官俱全,深陷的眼窝充斥着深深的恐惧。

手中的法杖因泽洛斯的情绪变化正在不停颤抖着,一颗颗落下的巨大火球根本伤不到黑龙,在无数怨气下,它的实力已经抵达了无比可怕的境界!

“这生魂九转阵真是名不虚传!”

黑龙放肆大笑着,一双血红的龙瞳也已经被掩盖在了浓浓的黑雾下,几乎只能望见一个依稀的龙首。

“我看你要怎么和我斗!!”

比先前强盛了几十倍的黑雾瞬间凝聚成如山峦般的龙爪!朝着空中的泽洛斯重重轰去!

恐怖的威压从天而降!

顷刻间便震碎了一道道金色圆盘!在漫天碎光中,一道微小的身影竟然被生生轰进了地面里!

泽洛斯主任?!

亚泽尔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的眼睛。

身为宗师级御牌师的泽洛斯主任....败了?

“我看这天地间谁能挡我!”

黑龙昂首嘶吼着,死死地盯着陷于地面的黯淡光团,龙瞳中满是疯狂。

仪器中的指示器已经彻底损坏,来回无序地跳动着。

借着无数鬼魂的助力,此时的黑龙已经彻底抵达传说阶的魔物等级!

就在这时,一道隐晦的金光忽然在亚泽尔的余光中闪过。

它只是一个微点,却瞬间吸引了所有执法官的注意。

“轰!!”

横跨整片天地的黑龙重重地砸到了地面上,恐怖的冲击力震碎了一座座小山丘,整个被暴雨侵蚀的世界仿佛都在此刻抖了抖。

如果说泽洛斯主任的光芒是普照万物的圣光。

那么这道金光就是一柄无坚不摧的圣剑!

“小家伙...你刚刚的话我倒是没听清楚....”

如熔浆般的金光完全包裹住了陈禾的身体,他正用一只脚踩在黑龙的头颅之上,恐怖的力量足足砸开了几十米深的巨坑,一块块破碎的鳞片掉落四周,夹杂着粘稠滚烫的乌黑鲜血。

这一脚生生将黑龙踢回了原样。

原本狂妄不羁的血红龙瞳中倒映着陈禾的身影,浓浓的恐惧如潮水般喷涌而出。

不可能...

不可能...

“说话。”

“陈禾”松开了脚,凭空一捏,黑龙的身躯竟在此时从地坑中脱离,不断上升,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抓着上升。

“屠杀无辜生灵,吞噬冤魂,真是胆大包天...”

“陈禾”也在不断上升着,他微微抽动着鼻子,似乎在嗅闻黑龙身上的气味,一双眼眸俨然是化作了锋利的竖瞳,饶有兴趣地盯着已经快要濒临崩溃的黑龙。

“...你是谁?!”

黑龙疯狂地嘶吼,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此刻竟无法动弹一寸,失去了每一块骨骼的控制权,每一缕黑气正在不断散去,露出苍白的鳞片本貌。

“我是谁...”

“陈禾”的语气在此刻突然加重,一双金色竖瞳好似射出了两道足以斩碎天地的利剑,劈在了黑龙的灵魂之上!

无数冤魂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从它的身躯中逃出,在暴雨中尖叫逃窜。

与此同时,在支离破碎的大地上,一个巨大的法阵渐渐升起,柔和的金色光芒向上升腾,笼罩住这些冤魂,驱散去它们体内的邪气。

一个满身污泥的瘦削身影站在法阵的中央,不断颂唱着。

“我乃应时之龙!!乃七宿之神!!”

“陈禾”的声音回荡在九天之上,只见黑龙的身躯竟在此刻节节崩碎开来,就像是枯萎的藤蔓一般,在天空中缓缓落下。

一条虚渺的灵魂体被他牢牢地握在了手中,正在不甘地扭动着。

“封印它....它归你了。”

“陈禾”忽然低下了头,浑厚的声音渐渐降落,像是在喃喃自语。

金芒急速散去,转眼间便重新回到了那枚不起眼的戒指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