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剥削协议

“请进。”

白胡子老头抬头应道,脸上浮起一抹慈祥的微笑。

“校长好~”

推门进来之人正是陈禾,他恭敬地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站在桌前。

周围的场景让他不禁想起了古老的恐怖记忆。

这就是,传说中的办公室吗?

怎么连装潢都和自己记忆中的一模一样,这让陈禾不禁缩了缩身子,桌后的老爷子倒是优雅地朝他伸手示意:

“站在干嘛?坐啊。”

“哦哦。”

陈禾连忙拉开椅子,柔软的奇异触感让他原本有些疲惫的精神为止一颤。

“先恭喜你获得此次锦标赛的冠军...”

这位壮硕的老爷子卷起了衣袖,忽然起身在一旁的木柜中拿出了一根粗硕的黑色物体,优雅地在桌面上敲了敲,动作一顿,抬眼看向陈禾:

“要来一根么?”

“我不抽烟,谢谢校长。”

“噢~年轻人少点不良嗜好挺不错的。”

老爷子挑了挑眉,笑了笑,行云流水地剪开烟头,手中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一小撮火焰,转眼间便把雪茄点燃,丢进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我就喜欢你们这些有朝气的小伙子,简直看到了我年轻时候的模样。”

不是说校内办公区域禁止使用魔法牌吗?

陈禾惊悚地看着眼前这位留着干练平头的老爷子,吞云吐雾甚是帅气,丝毫看不出来老态龙钟之意。

他原本以为天启学院的校长至少会是个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老者。

所以当米凯拉老师忽然通知陈禾校长找他的时候,原本夺冠的兴奋顿时被冲散了大半。

下意识地摸了摸光滑的戒面,天女魃的气息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也是陈禾害怕的原因。

带着某种奇异香气的烟雾在房间内溢散开来,气氛忽然沉默了数秒,直到一阵轻咳声响起,老爷子看向陈禾,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我能看看你先前使用的那张卡牌么?”

“当然可以。”

陈禾一愣,也没想太多,白银戒指光芒一闪,【昆吾飞剑】便已经出现在其手中,递给了桌后的老爷子。

粗糙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昆吾飞剑】,原本锋芒毕露的剑气在此刻似乎荡然无存,通通缩了回去。

陈禾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因为他看见了在校长粗大的指节上,一抹玉白色的光芒不经意闪过。

有别于璀璨的钻石光泽,这道光芒虽带来的视觉效果并不强烈,但仍使得陈禾的心脏猛地一颤。

宗师级制卡师?

“很不错的卡牌。”

老爷子将【昆吾飞剑】还给了陈禾,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有着独一档的卡牌创意,要坚持下去。”

老爷子双手交叉,笑眯眯地说道:

“你的家乡是哪里呢?”

“海城。”

“海城?”

老爷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所以你是在那个名为洛克的私人卡牌学院里学会了这些理论么?”

“你不用紧张,我只是随便问问。”

似乎是感受到陈禾忽然紧绷起来的身躯,老爷子连忙解释道。

“额...”

陈禾努力地调动着大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能和一位宗师级制卡师面对面交谈。

陈禾也明白自己的一些小动作肯定也逃不过身前这位大能的眼睛。

万一编得不对劲露馅了咋办?

“算是吧,我在洛克学院里第一次接触到了卡牌,有时候会有些奇思妙想...就干脆把它们都记录下来,就有了今天这些卡牌。”

陈禾硬着头皮说道。

“你的卡牌有着一股神秘的味道,就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感觉。”

老爷子忽然前倾身子:“我唯一能告诉你的知识,就是要保护好你自己,还有这些卡牌。”

“有没有猎人机构找过你?”

他的眼眸中忽然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

“没有。”

陈禾老老实实地应道。

“应该快了,你这几次的表现,在加上媒体的烘托渲染,那些家伙对你这样的天才少年可是很感兴趣。”

“学院每一年都会出现这种情况,你们这些孩子还涉世未深,很容易被这些机构哄骗,签下一些不平等的协议。”

老爷子呼了口烟雾,表情逐渐严肃了起来:“学院是唯一能保护你的地方,能明白么?”

“明白。”

陈禾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在学院的这些日子里,他也从论坛上得到了一些关于托索斯城邦内这些猎人机构的资料。

那是一帮视利益为命的家伙,掌握着城邦内将近百分之七十的卡牌市场,由于联邦一直以来都在大力打压垄断行为的出现,因此近些年来这些猎人机构的动作也有些谨慎起来。

天启学院历年来不乏出现过一些被称为天才的学生,因被这些猎人机构画出的大饼吸引,自愿签下协议,等同于签下了卖身契。

而面对他们的却是各项繁琐的工作,事先约好的报酬却和工作量完全不对等。

制造卡牌,破译配方这些都算是轻松的工作了。

最难的是那些被使唤着来回跑的“优秀毕业生”,不仅要承包干活累活,平时下遗迹也要被强制参加,完不成任务还会再克扣报酬。

而因为协议的原因,这些学生根本无法脱身,在天价的违约费面前,原本的青春傲气早已被磨得平庸无奇。

陈禾自然不傻。

比起这些同届的新生,他最大的优势是穿越而来的人生经验。

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人生就要像油条一样,越炸越坚挺。

上辈子当打工人吃了不知道多少亏,在这个世界里陈禾不会相信那些猎人机构的一句屁话。

有本事自己创业多好,干嘛要去给别人卖命呢?

“还有...看看这个。”

老爷子忽然从一旁的资料柜中,拿出了几张报告,递给了陈禾。

“这是...”

报告上的图片让陈禾不由一惊。

“龙,应该和你上次所见的一模一样吧。”

老爷子依靠着椅背,笑了笑:“它又出现了,A1遗迹入口,和上次一样的空间紊流。”

“是,似乎是同一条。”

陈禾皱眉看着这份报告,此次的图片显然要更加清晰一些,甚至能看到峥嵘的鳞片严密排布,庞大的漆黑身躯在空中化作一道残影,令人畏惧。

“所以这才是我找你的真正目的。”

老爷子抽过一张餐巾纸,拿起笔在纸上龙飞凤舞着:

“遗迹检测研究中心三楼,希望你能给那帮家伙一些有用的信息。”

“他们都已经快要陷入抑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