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连分身都杀?

一把把上古奇剑携着狂风不断盘旋,犹如实质的剑气接连吞吐,仿佛要将这片擂台都生生斩开!

上方的风王之瞳彻底统治了整片战场,在这颗奇异眼眸的注视下,莉琳所有的风属性魔法卡都像是被封锁了一般。

数百个无面人的瘦长身影被渐渐盛起的剑气覆盖,身下的一片片阴影被切割得支离破碎。

随着一阵古老的剑颤声响起,七彩缤纷的剑气能量已经彻底达到了顶点!

给我碎!

原本盘坐在原地的陈禾竟在此刻飘起。

借着大风,他如同仙人般悬浮于空中,眼瞳中浓郁的白芒骤然浮现,所有的无面人都在这一刻被完全锁定!

在其身后,一把朴实无华的长剑缓缓浮现!

昆吾神兵,天下无双!

震耳欲聋的金铁震击声瞬间炸开!无数道剑气如急促雨点般朝擂台上方落去!

一个个无面人的身躯被接连撕开,爆成浓密尘埃,被漫天狂风瞬间吹散。

声势之浩大,擂台上仿佛在下着一场激烈的暴雨。

只不过落下的并不是一颗颗柔弱的雨珠,而是足以破石斩金的锋利剑气!

管你真身假身!

一起给我破!

一把把狂暴刚烈的剑气在无数人眼中落下,凌厉地砸在了擂台上。

这家伙...

是新生???

此时,不管是场边观众,还是正在观看直播的一批批老生们,脑海中均是蹦出了这一念头。

比起先前的那几道巨物虚影,这些长剑所带来的冲击力极为强烈,没有人敢直视那一道道悬浮天间的剑影。

它们似乎是这些剑气的本体,只是静静地飘在一侧,却仿佛能斩开一切。

“这是啥玩意??长剑?”

“不像长剑,像是某种魔法产物。”

“这些剑光好像都是陈禾制造出来的分身,这到底是什么魔法卡??”

不远处的迦勒脸色煞白,他正在极力调动着和无面人之间的精神链接。

却赫然发现自己和无面人之间的精神链接似乎在这漫天剑雨中...

断开了?

在浩瀚剑雨下,无面人的高大身躯却在此时显得如此羸弱。

这根本是两个层次的力量。

连陈禾都没有想到作为一张稀有阶的魔法卡,【昆吾飞剑】竟然会有着如此汹涌的爆发力。

每一把奇剑似乎都在相互感应,激发出阵阵奇异的未知能量。

虽然只是一道道虚幻的剑影,但它们在此刻仿佛都被注入了真正的灵魂。

只是顷刻间的力量,便就足够了!

已经分不清主体和分身的无面人被这场剑雨彻底淹没,没有丝毫闪避的可能性。

将近数十秒的猛烈冲击终于散去,露出满目疮痍的地面,深邃的刻痕触目惊心,上方的风王之瞳也在逐渐变得虚幻,覆盖这片擂台的浓厚飓风开始减弱。

一张淡灰色的卡牌斜插在了地面的缝隙上,卡面上的无面人被尘土掩盖了大半身形,遍体鳞伤。

在某一间办公室内,一个蓄着白胡子的老者正端坐在桌后。

从陈禾激发【昆吾飞剑】的第一秒开始,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上方的投影屏幕。

当无数道剑气出现的时候,略显浑浊的眼底忽然发散出了几抹精光。

“陈禾...是么。”

比赛结果已经不需要宣布。

迦勒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输得如此惨烈。

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他甚至都想好了对付陈禾那几道虚影的计策。

而这张能召唤漫天飞剑的魔法卡完全打破了他原本的设想。

铺面而来的无力感甚至击碎了迦勒一直以来的骄傲。

这真的是一张稀有阶的魔法卡吗?

三场战斗,和迦勒的卡牌对决却是陈禾用时最短的一场比赛。

两方上来就是火力全开,底牌尽现。

两个功能相同的控场御牌师甚至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赛前被许多人唱衰的费里德反而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他只使用出了一张魔法卡,这张名为【风王之瞳】的魔法卡直接起到了场地卡的效果。

瞬间压制住了莉琳一向擅长的风系控场手段。

莉琳乃卡牌氏族出身,但她在这般大赛上从未有过开场就被碾压的经历。

瞬间跌落谷底的心态也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了迦勒的判断能力。

此时,直播间里的弹幕已经彻底炸开了锅。

A2场地内的比赛结束的平平无奇,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今日达至三连胜的陈禾费里德二人组已经毫无疑问地锁定了冠军头衔。

A1直播间里的弹幕已经变成了一排排整齐的“冠军”,似乎直接跳过了评审导师给出最终分数的这一环节。

原本只是一场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新生锦标赛,学院原本更多的想法还是想让刚入学的新生们了解一下激烈的卡牌对决。

但是陈禾二人组的三场比赛下来直接刷新了天启学院有史以来的最高观赛率。

所使用出来的卡牌也是前所未见,很难想象这些奇异且强大的卡牌竟是出自一个一年级新生之手!

“卧槽!这也太猛了!一路平推啊!”

“这个陈禾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清楚,这届新生真是强的离谱,那无面人看上去也挺猛的,没想到被一招秒杀了...”

天启论坛上已经掀翻了天,往年里平平无奇的新生锦标赛让所有老生都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兴奋。

“不可能!”

斐冷翠礼堂内,艾伦险些捏碎了手里的酒杯,满眼的不可思议。

这至少是一张勇者,甚至是史诗低阶魔法卡的破坏力?!

这家伙是怎么办到的!?

艾伦足足盯着投影愣了数秒,一旁的女助手被他怒砸桌子的动作吓坏了,一时半会紧张地立在原地,手足无措。

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一个刚入学的新生会带给自己如此强烈的危机感。

艾伦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当看到陈禾以势不可挡的手段击败迦勒的时候,他忽然响起了那天陈禾拒绝加入狮鹫学生会的画面。

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