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出战

“快开直播啊!比赛要开始了!”

“急什么,不是说陈禾忽然意外弃赛了吗?夺冠大热门都没了还看啥?”

“谁说的,快看看论坛吧。”

两天后,第六批次的新生锦标赛终于在万众瞩目中开启!

由于这次新生锦标赛的赛制是采取实际名次+评分制,一路高歌猛进的陈禾和费里德直接被数位裁判认定为“实力超前。”

所获得的总分也是异常得高,根本不需要参加一批批的入选赛。

这也是陈禾可以在医院躺两天的原因。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一批批新生搭档正在擂台上拼命厮杀,只为争夺一个珍贵的入选名额。

和陈禾相同的还有其余两组参赛选手,他们都已经拥有了碾压同阶级对手的实力,评分也是极高,均获得一次轮空权利。

在加上一对生生从众多选手中杀出的两名新生,一共有四个队伍进入了这次半决赛。

而在开赛前,不知道是谁在论坛上放出了“夺冠大热门陈禾小组很可能要退出比赛”的消息。

就像是一块丢进平静湖水的石头,一时间在天启论坛中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不是吧,我还等着看那只青龙大杀四方呢!”

“纯路人,我感觉青龙不如白虎。”

“陈禾可能还有其他杀招,你们不会觉得他就只有这两张魔法卡吧?”

“用魔法卡召唤魂灵,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离谱的御牌方式。”

众说纷纭间,大伙都十分不希望陈禾在这么关键的节点退赛。

只不过找不到陈禾在天启论坛上的账号,否则肯定是留言千条。

一些知名媒体都已经明确声明,这位来自天启学院的奇才会带动一波新的卡牌热潮。

“龙”属性魔物的发现者。

魂灵系魔法卡的使用者。

出身寒门的年轻制卡师。

这些buff同时叠加到一个人身上,无疑给了这些媒体极大的发挥空间。

此时的陈禾就是他们眼中的香饽饽。

同时也引起了托索斯城邦中不少猎人机构的注意。

像这类出自象牙塔的学生通常都是这些猎人机构最先考虑的目标。

相对干净的背景,在知名学院中锻炼出来的优秀理论知识和实战能力,都是它们看中的东西。

只是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替这些猎人机构卖命肯定不是最优的选择。

年轻人就该在大陆上闯一闯。

在加上联邦近些年对新鲜血液们的特别关注,没人想一辈子活在约束下,都想着自己搞出一番事业。

“陈禾学弟,你真的可以吗?”

候选室内,苏蔷靠在门沿,目光炯炯地看着陈禾,开口问道。

“如果不舒服还是不要勉强好。”

“放心啦学姐,我感觉很棒,你还不如关心一下费里德,他看上去还是有些肾虚...”

“我虚你个头。”

原本还在闭目养神的费里德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连忙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小爷身体好得很,这次冠军必是我们的!”

“最好是这样噢。”

陈禾咧嘴笑了笑,靠在了椅背上,屋外的广播正在说着各类注意事项,今天到场的观众异常之多,气氛逐渐攀升到了顶点。

苏蔷耸了耸肩,看着这两个还能正常拌嘴的家伙,心中的顾虑也顿时消了大半。

米凯拉老师特地嘱咐苏蔷看好陈禾和费里德的状态,年轻人年轻气盛,一时间想要展示自我当然是好事。

而当米凯拉看到一天之后就已经变得生龙活虎的陈禾,脸上还是爬上了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

一旁提着“卡白金”等保健品的苏蔷也一时间傻了眼。

这小子的恢复能力也太快了吧?!

费里德也不赖,虽然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但他的任务只是负责控场,因此问题也不算太大。

“你们这场对阵的可是这批新生里的顶尖力量。”

苏蔷说道:“迦勒·拉伊蒙迪和莉琳·阿古拉,他们和你们的配合形式一样,也是一个负责战斗一个负责控场。”

“提醒你噢,这个叫迦勒的新生,他的无面人魂灵可是高达稀有三阶的等级。”

“两个货真价实的白银级御牌师,可别掉以轻心了。”

“哎呀学姐,白银级御牌师,搞得谁不是一样。”

一旁的费里德一听这话,显然有些不乐意了。

“你也晋升白银了?”

苏蔷漂亮的眉毛微微一挑,狐疑地问道。

“只是还没去升级而已,我的精神力和白银级相比也差不到哪里。”

“.....”

无面人....

陈禾摸了摸下巴,脑海中忽然回想起那日在隔壁擂台上的画面。

一个高大瘦长的身影握着一把仿佛由影子构成的长剑,在漫天狂舞的风刃中一刀斩开了一只魂灵的身躯。

从侧面看去,它的面部光滑如玉,只有一道道繁琐的纹路,看不见一个面部器官,像是戴着一个面具。

不得不说,初看第一眼还是有些诡异的。

而那个名为莉琳的女孩居然和费里德一样也是主攻魔法卡的控场御牌师。

到时候费里德只需要和她展开斗法即可,这无面人就交给自己处理...

【需要我帮忙么?】

正当陈禾在思考着战斗细节时,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道轻柔的女声。

陈禾微微一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周围,苏蔷和费里德还在斗着嘴,似乎并没有听到这道声音。

“就不劳驾仙子了,我自己就可以解决。”

陈禾连忙用意念应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时的天女魃正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寄存在自己的身体里,那张卡牌不过是她休息的地方,陈禾暂时并无法做到随意支配她的力量。

他可不敢让一张神卡贸然出现在场上。

或许就仅凭那一瞬间诞生的能量法阵就能够将这片竞技场夷为平地。

【嗯...你放心,不到特殊情况,我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似乎是看出了陈禾的顾虑,天女魃笑了笑,轻灵优雅的声音回荡在陈禾身周,带着一阵不真实感。

【这世界倒是有趣,都是我没见过的事物。】

“仙子开心就好。”

陈禾有些紧张地应道。

他忽然想起了在病房时所看的一幕。

那时是深夜,陈禾本已熟睡,忽然不自觉地惊醒,瞥了一眼窗旁,一道青衣白发的倩影正坐在窗沿,似乎在静静地望着窗外月光,一头发丝随晚风飘扬,美得像一幅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