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断裂的大剑

“我询问了许多位高阶制卡师,他们都在那一天感受到了极其浓郁的奇异能量。”

老者微低着头,似乎在思考措辞,有条不紊地说道:“一些学者也一致认为,此次出现的世界级遗迹中,可能会有着神卡的存在!”

“伯恩老先生,但按照我们以往的经验看来,神卡这一定义一直以来不都是虚构出来的么?”

女主持人开口问道。

“没有一张传说级卡牌能够造成如此恐怖的能量波动,没有!”

名为伯恩的老先生摇了摇头,笃定地说道:“唯一有可能的,只有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神话级卡牌,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神卡”!”

“它已经超脱寻常卡牌的界限,它并不是一张简单的工具,甚至可以称其为真正意义上的生命!”

“在我的猜想里,这是因为这张神卡,这些御牌师才会安然无恙地从那处遗迹中脱离,单单凭借这一不可思议的现象,基本就已经可以定下结论。”

说到这里,伯恩的脸上也难免浮现出了一丝激动。

神话级卡牌。

曾几何时,这似乎只是无数制卡师的幻想罢了。

但那一幅犹如神迹般的画面,到现在还深深地刻在伯恩的脑海里。

据他了解到的资料可知,这个世界级遗迹起初的难度评级仅仅只有稀有级。

也就是说进入其中的御牌师最多只有铂金级的水准。

就算是往大了讲,在伯恩的印象里,这片大陆上似乎还没有一个御牌师,能如此写意地控制一个自然生成的遗迹漩涡,并保住所有人的性命。

“那我们有机会找到这张神话级卡牌吗?或者说,捕获它?”

女主持人忽然抛出了一个在伯恩看来无比愚蠢的问题。

“还没有人可以捕获神明,不是么?”

如此奇怪的问题,只是为了博取话题引起流量而已,伯恩心知肚明,表情却依旧平静。

“不过请各位放心,关于此次疑似神话级卡牌出现的事件,联邦会用尽最大努力调查的,以及为何会出现难度级别骤变的问题,托索斯官方最晚会在下周的记者会里给出答复。”

陈禾看了一眼手里的通行证,挪动着僵硬的手指回了一大堆消息。

苏蔷学姐的消息足足顶到了99+,还有米凯拉老师的关心,陈禾都一一回复了回去。

一封来自天启学院官方的关怀邮件也让陈禾很是感动。

自己所在的医院似乎是托索斯城邦前几名的医疗机构,也正是米凯拉老师联合学院为自己安排妥当的。

天启学院对待自家学生的态度在四大学院里算是最独一无二的存在。

而且陈禾还是新生锦标赛炙手可热的种子选手,此时他在一众老师眼中也成为了死后余生的幸运儿。

在天启论坛中,此次遗迹事件的热度也直接飙升到了榜首。

对于精力无处释放的网民来说,无数猜测帖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而在伯恩坐实“神话级卡牌”这一说辞之后,天启论坛更是彻底爆炸了!

有人说这“神话级卡牌”应该是一名真正的神明,正是他的出手才挽救了这么多人的生命。

这个看似中二且梦幻的设想却一跃成为了支持率最高的帖子。

毕竟所有人都在视频,图片上看到了那一天漫山遍野的火焰莲花。

每一朵泛着金芒的火焰莲花都包裹着一具失去知觉的躯体,在一众救援人员惊悚的目光下缓缓着陆。

当火莲如尘埃般无声散去的时候,所有人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在经过身份的核对和总体人数计算后,每一个御牌师都安然无恙地从该遗迹中脱离,但他们几乎都处于精神力严重透支的状态。

不过好在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会处于较长时间的昏迷。

这个结果可让托索斯城邦和众多猎人机构都松了一口气。

毕竟谁也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没有出现人员伤亡是所有人都想看到的结果。

“这次比赛,如果无法再进行卡牌对决的话弃权也是可以的。”

通行证上,来自米凯拉老师的讯息浮现在陈禾的眼前:“在学院里像这样的比赛有很多,养好身体为主。”

陈禾挠了挠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虽然目前还未恢复到最佳状态,但这次大赛的冠军可是关系着自己的第二把密钥。

陈禾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弃。

“老师,下一场比赛是什么时候开始?”

陈禾试探地问道。

“两天后。”

“好,如果我还是没恢复好的话,那我就自己弃权吧,谢谢老师关心。”

“嗯,那就这样,切记不要强求,万一留下后遗症就糟糕了。”

“老师想问问你,在那个遗迹里,你们遭遇了什么?”

消息跳动,陈禾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没想好措辞。

“唔...我们先是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遇见了一个虽然只有稀有九阶,但实力却无比强大的魔物,之后的事情就记不清了。”

“稀有九阶的魔物?”

“是的,我们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陈禾硬着头皮说道。

至少在现在的情况下,他并不想透露任何关于天女魃的信息。

一切都要等观望之后才能做下定论。

一张神级卡牌,无疑会引起整片大陆的疯狂。

陈禾可不想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低调点总是好事。

“好吧,我会向学院说明情况的,你先好好休息,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找我。”

聊天结束,陈禾也是缓缓松了口气。

此时他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战友。

“醒了没?”

“醒了没?”

“醒了没?”

陈禾一连发了三条消息,却都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引起一点反馈。

费里德的头像依旧是灰暗,应该是还没醒,后者的精神力水平虽然比起自己要相对弱一些,但应该也只是昏迷时间长与短的问题。

而此时,在同一栋大楼,B14病房。

一个女孩忽然从床上弹了起来,凌乱的红色发丝飘扬,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一条快要窒息的鱼。

克洛丝的脸上淌满汗水,漂亮的眸子里满是惊恐,紧攥着被单的手指微微发白。

她忘了一些事,却又牢牢记得一些事。

在那片足以吞噬一切的黑暗中,她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看着这骇人的黑暗朝她不断挤压而来。

随后亮起的是一道纵贯天地的金色光芒!

在那一瞬间,自己脑海里像是有一根弦,忽然断开了。

“那就是..龙吗?”

她喃喃念叨着,想起了前段时间宣传得沸沸扬扬的魔物——“龙”。

那会是魔物么?

那道金光像是穿越时空而来,带着无比霸道的威严,照亮了整片世界。

克洛丝的眼睛忽然瞪大了,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耀光·星辰大剑】出现在手掌中。

她的动作彻底僵住了。

原本光滑的卡面多出了一道裂痕,从对角线一直向下延伸,原本淡淡闪耀的星光已彻底消失不见,只剩下落败的断剑,枯萎黯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