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天女魃(ba)

“所以我们现在是被困在这个坟墓里了?”

费里德环顾一圈,到处都是幽暗的绿色光芒,他的御土术找不到任何形式的道路,四面都是高大的石壁,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封闭容器。

坐在一旁的克洛丝没有说话,她看了一眼手中已经彻底黯淡下去的星辰大剑,抿起了嘴唇,脸上闪过一丝倔强。

那只奇异的野兽给她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在其面前星辰大剑就像是遇见烈日的积雪,表面纹路中的星光不断消散,在克洛丝的意念感知中,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明显地感受到星辰大剑的畏惧情绪。

是魂灵?

为什么一张灵器卡还可以有着具象魂灵的效果?

她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根本无法理解。

克洛丝拨开凌乱的红色发丝,不动声色地望了陈禾一眼,后者正在石壁上摸索着什么,手中的狰枪盛气凌人,让她根本不敢长时间直视。

“克洛丝小姐,你刚刚也遇到了人面花么?”

陈禾转过身,开口问道。

“是的,七只。”

克洛丝瞥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应道。

难道说每一批抵达这片遗迹的御牌师都会遇到这群人面花。

剿杀所有的人面花后...

石壁里的柱子也随之亮起,倒是符合规律。

“你是陈禾??”

此时,克洛丝的眼底突然浮出一抹精光,挑眉问道。

“是我。”

陈禾一愣,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

借着先前的两次比赛,托索斯城邦的各大媒体简直要把陈禾吹上了天。

托索斯城邦里卧虎藏龙。

眼前这女孩能凭一己之力解决七只人面花,自然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她对自己的名字有印象并不奇怪。

“我听说过这类遗迹...它会不断地产生魔物。”

克洛丝沉默数秒,缓缓站了起来:“每剿灭一批魔物,我们所见到的遗迹场景就会发生一次变化。”

“会变化的遗迹?”

陈禾皱眉,这个说法显然和他心中的猜想不谋而合。

克洛丝不再说话,做了一次深呼吸,闭上了眼睛,暗红色的长发缓缓飘动,晶莹光芒再度从剑柄处浮现,不断向剑尖蔓延,繁琐纹路重现生机。

他们猜得没错。

此时此刻,在一个个封闭区域中,所有的人面花都已经被消灭殆尽。

甚至还出现了稀有九阶的人面花个体!

它的体型更为庞大,一张人脸还会出现不同神态的表情,苍白的脸上连五官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先不说它的攻击性如何,就单单是这张鬼脸所带来的的精神冲击就能让人不自觉地发抖。

但这只即将达到勇者阶的人面花却早已被数团火球砸成了焦炭。

“这是什么鬼地方!”

一个御牌师恼怒地说道。

他的一侧正站着一个瘦削的高大身影,风衣上布满熊熊烈火,火焰间流淌着诡异的符文,它静默地悬浮在空中,无声无息。

“进化型遗迹。”

另一个御牌师淡淡说道,以冷漠的眼神扫视四周,所有人面花均已被烧成了焦炭,空气中弥漫着的恶心气味让他缓缓皱起了眉头。

“小姐应该不会出事吧?”

“放心,就这些东西还伤不了她。”

“我们还是得快点找到她,小姐要是出了什么事,咱们三个也不用回去了...”

他话音未落.

在四面的石壁上,所有的幽绿色光芒都在黯淡下去。

所有的石壁都在颤抖,发出相互挤压碰撞的剧烈声响!

“来了!”

费里德惊呼一声,肉眼可见的浓郁雾气从石壁缝隙中渗出,逐渐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人影。

一袭残破的青衣,身材婀娜,露出几处白皙,飘逸长发携着淡淡金光。

看上去仿佛是个柔雅无比的美女子,可脸庞却如恶鬼般狰狞,干枯的皮肤紧贴着骨头,没有一点血肉,突兀怪异。

即使深陷的眼窝里没有眼球,陈禾却能感受到一股如针般的恶毒眼神正在朝着他们三人射来!

地面在不断皲裂,崩塌,仿佛被瞬间吸干了原本就为数不多的水份。

“这是...女魃?”

陈禾愣在了原地,眼前的诡异女子和脑海中的某一道身影惊人地吻合。

来自山海经中的片段在记忆中泛起。

《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载着:有人衣青,名曰黄帝女妖。

当初黄帝和蚩尤大战,名为女魃的天女以一己之力怒撼风伯雨师,助黄帝斩杀蚩尤。

陈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仙美貌已被一幅怨毒的枯骨脸庞取代,浓郁的邪恶气息甚至让手中的狰枪都萎靡了一瞬。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陵墓里??

此时此刻,天女魃的庞大鬼影已经在空中凝聚成型,无比恐怖的压迫感骤然落下!

【天女魃(魔化)】

等级:稀有九阶

品类:魂灵

特殊加成:烈旱(出现时生成一片巨大的干旱领域,所有处于该领域中的单位每次行动会被附加一次“焚”)

效果:①怨煞:引爆所有单位身上的“焚”,造成巨量的震爆伤害。

②化雨:以狂雨笼罩整片战场,移去敌方单位所有增益效果。

③烄亡:当天女魃位于场上时,所有风,水元素类型的卡牌都无法使用。

“稀有九阶...”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热浪,陈禾眼神凝重,攥紧了手中的狰枪。

一旁的费里德刚想施展开他的风元素魔法,一股滔天威压顿时轰在了他的身上!

天女魃的眼神瞬间注视向费里德,无数漆黑发丝飘动,嘴巴猛地一张,一道炙热火矢朝着后者破风而来!

“轰!”

一道璀璨的流光瞬间劈碎了这道火矢!

克洛丝从漫天火屑中踏出,脸上闪着寒光,双手持枪,毫不畏惧地迎向正悬浮在上方的天女魃。

“你还在看什么?!”

一声呵斥把陈禾从记忆中拉了回来,脑海中的画面和眼前巨大的人影重叠在了一起。

没有时间去思考这片陵墓的种种怪异之处。

一张赤红色的卡牌从陈禾的手中直飞空中!

朱雀!

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