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一击溃败!

卧槽!偷袭!!

陈禾的心脏险些快要跳出胸膛,右手几乎是下意识地挥动,一道淡金色的光芒霎那间涌向前方的费里德。

后者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因为这道剑芒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再加上如此短的距离,费里德根本来不及做任何防御!

奇异的兽鸣声响起!

避金术启动!

一道浓郁的光芒瞬间包裹住了费里德的身躯,后者已经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想要挡住这一击,而剑芒猛地轰在了金光闪闪的圆罩上,崩裂成了无数微小的光点。

好强的魔物!?

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防御?!

爆炸产生的余波激起了浓郁的尘埃,克洛丝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可思议,庞大的作用力甚至使得她的手臂正在微微颤抖,但这一刀还是摧毁了一大块石壁,无数焦黑的碎石呈现半融化的状态,粘稠如胶。

难道是勇者级的魔物?

此时,克洛丝的眼底终于浮现起了微不可见的畏惧,但手中的重剑光芒依旧,完全没有一丝黯淡之意。

再来!

一张淡金色卡牌再度于克洛丝的指尖出现,瞬间化作了一滩金色的液体,在其手心中汇聚,温柔地涂抹在了重剑上。

纹路开始苏醒,仿佛在吞噬着这些液体。

【拾星】

等级:稀有一阶

品类:魔法

特殊加成:无

效果:生成星辰之力,强化灵器使其获得五分钟的“锋芒”效果,在锋芒效果下,灵器的攻击将无法闪避,并有一定几率无视所有防御手段。

与此同时,一道青色的光芒在漫天尘埃中如离弦之箭般奔出!

“锵!!”

克洛丝扭腰提臂,手中的重剑瞬间横档在她的身前,但磅礴的巨力还是使得她虎口发麻,连退数步,青色光芒早已抵达她的面前!

“砰!”

一只手掌牢牢地抓住了克洛丝纤细的脖子,将其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一旁的狰枪刺断了几根红色发丝,牢牢地钉在克洛丝的脑袋旁。

参差不齐的鳞片正在迅速开合,发出凶狠的摩擦声,仿佛在向插落一旁的星辰重剑示威一般。

在击杀了七只人面花后,短时间内,手持狰枪的陈禾已经被增强了百分之七十的全属性!

再加上破势效果的叠加,就算是以力量为傲的重剑类灵器卡在正面对抗中也不会是陈禾的对手。

人形魔物?

这是陈禾脑子里闪过的一个念头。

但手指间的柔软触感却无比真实。

持有灵器的御牌师会拥有短暂的身体机能加成,在其时间中,甚至可以做到以肉身抗子弹的壮举。

所以陈禾粗鲁的动作并没有对克洛丝造成什么影响。

后者只是有些懵逼。

漂亮的眸子里充斥着满满的震惊,根本没有理解发生了什么。

在那道青色光影袭来的时候,自己就像是被一座小山丘撞到了一样,手里的耀光·星辰大剑如豆腐般脆弱,被瞬间震飞到了一旁。

“帅!陈禾兄!”

惊魂未定的费里德扶着墙壁,看上去有些腿软:“这是什么魔物?!居然会偷袭我们!”

“你才是魔物!”

“你全家都是魔物!!”

斥骂声顿时在陈禾身下响起。

克洛丝的脸上浮现起两抹红光,眼中填满着满满的愤怒。

“放手!”

和这双眸子对视了将近数秒,陈禾终于意识到他们抓住的似乎不是什么魔物,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自己正用一个略显尴尬的姿势骑在了后者的身上,柔软的奇怪感觉顿时让陈禾浑身一抖,清醒了过来。

“这魔物怎么还会骂人??”

费里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陈禾的手放开她脖子的瞬间,一脸尘土的克洛丝便瞬间弹了起来,红发凌乱不堪,原本黯淡的重剑重新飞回了她的手中,纹路再度亮起!

“等等!!”

陈禾连忙大喊。

“姑娘...噢不是...小姐!冷静一下!”

陈禾不敢放下手里的狰枪,因为他能感受到眼前之人极端的愤怒,一双如星辰般的眼睛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

这特码什么情况?

偷袭他们的居然不是魔物?

陈禾很想解释一下,表示自己真的不是故意做出这般疑似非礼的举动。

但看眼前这位高挑姑娘的状态,一副要么砍死你要么我就自杀的悲愤模样,这让陈禾就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你是谁?”

克洛丝双手握着大剑,缓缓后退,急促的呼吸渐渐恢复平缓。

“我倒想问问你是谁?!你知不知道我脑袋差点被你一刀劈开了!”

一旁的费里德倒是先声夺人,惊魂未定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指着克洛丝大喊道。

“偷袭算什么好汉!有种正面一对一单挑!”

“我...”

克洛丝紧绷的冷峻表情忽然松弛了下来,显得有些局促。

“我以为你们是魔物。”

“你见过什么魔物会挖墙的!这年头还有这种长得人模人样的魔物吗?!你不会从来都没下过遗迹吧!”

费里德丝毫不让,咄咄逼人,一幅誓不罢休的姿态,差点就冲上去指着克洛丝的脑门大骂了。

这也让一旁本来有些尴尬的陈禾松了口气。

果然,还是费里德有门路,这吵架技术简直不弱于菜市场砍价的大妈。

克洛丝没有说话,低下了头,紧握大剑的双手有些颤抖,陈禾先前的一击显然对她造成了不小的精神力损耗。

她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赖以为傲的重剑灵器居然连一个照面都无法抵挡。

而看着满脸尘土的克洛丝缓缓低下了头,费里德还以为她快要被自己骂哭了,连忙有些尴尬地咳咳了。

“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下次注意,好歹看清楚了再动手。”

克洛丝没有理会他,只是忽然抬起头看向一旁的陈禾:

“你的灵器...”

“吼!”

克洛丝话音未落,只见青绿色的鳞片中突然散出无数光点,融合成了一只巨大的狰的虚影,一双琉璃瞳紧盯着克洛丝手中的星辰大剑,愤怒咆哮!

在克洛丝震惊的眼神中。

星辰大剑上的纹路居然瞬间黯淡了下去,就像是在躲避着什么,原本华丽的重剑直接变成了一块平庸的铁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