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偷袭?

一把流动着华丽纹路的重剑瞬间掀翻了一只人面花粗壮的身躯,腥臭的液体夹杂着惨叫声向四周挥洒,暗红色的马尾辫在昏暗的光芒下一闪而过。

“又没出卡牌...”

克洛丝眉头微皱,看着人面花的尸体在身前逐渐变成了一层膜状物,握着剑柄的手掌微微发紧。

一张淡金色的卡牌忽然飞出,化作璀璨的光点涌入重剑,只见原本有些黯淡的剑身骤然间明亮了起来,其上纹路如呼吸般颤动着。

借着不断在墙壁上亮起的诡异绿光,克洛丝勉强可以看清周围的环境。

以她的经验根本辨别不出自己正处于什么类型的遗迹中。

只是凭借着一阵阵糜烂的味道和不见一丝光芒的穹顶,克洛丝判断自己可能处于地下....

一连斩杀了四只人面花,克洛丝清冷的脸上难免流露出了一丝疲惫,几缕夹杂着汗水额发黏在了白皙的额头上。

虽然听不到再度传来的嘶叫声,但克洛丝还是没有放下手中的重剑。

这把重剑和一个女孩的体型相比较起来无疑显得十分突兀。

但克洛丝却能轻松地把握着它,神情自若,仿佛感受不到一丝重量。

【耀光·星辰大剑】

等级:稀有一阶

品类:灵器

特殊加成:辉煌(受到强化型魔法卡的效果增强百分之五十)

效果:①聚星斩:蓄积场上的星辰之力释放一次强力斩击,造成伤害的同时灼烧所有敌方单位。

②星落:受到致命一击时,将进入五秒的星落状态,在星落状态下,宿主提升百分百的全属性,状态结束后陷入昏迷。

在一片昏暗中,克洛丝手中的大剑正不断地溢散着瑰丽的光芒,照亮四周的区域。

从克洛丝成为御牌师的第一天起,这张奇异的灵器卡便成为了她最忠诚的伙伴。

虽然【耀光·星辰大剑】的起始阶级只有普通,但却是某一位冒险家在一颗陨石中发现了这张卡牌。

琼森花了不少钱把这张卡牌搞到了手,原本只是打算送给克洛丝作为她的生日礼物。

没想到后者一眼便看中了它,一发不可收拾的卡牌天赋也是在那时展现得淋漓尽致。

古怪的地方....

克洛丝不断朝前走着。

身旁高几十米的石壁上,一团团幽绿色的球体正在石壁中亮起,身前是一条平坦的大道。

让克洛丝感到诡异的是,在道路的两旁,有着一个个规模不一的巨大空腔,空腔中雕刻着许多物件。

来来往往的人们,桌椅板凳,售卖商品的摊位。

这里就像是....一片街道。

一片完全由石头雕刻出来的街道。

整片区域只有克洛丝一个人的脚步声,似乎还有不知从何处涌来的风,在石壁的缝隙中刮动着碎石,发出零零碎碎的摩擦声。

风?

地下怎么会有风?

克洛丝的脑子忽然有些转不过来了,只是下意识地攥紧了手里的大剑。

她总有预感,在不远处粘稠的黑暗中,很可能会跃出什么恐怖的魔物。

她的眼底像是藏着一颗兴奋的星星,随时都可能迸发出璀璨凶狠的光芒。

自己向来是个不合群的女孩。

当其他女孩子在忙着逛街挑衣服的时候,克洛丝正在海拉机构的私人练习场里挥汗如雨。

这些衣服要是穿在身材高挑的克洛丝身上,整个托索斯城邦的娱乐杂志估计都幻想着上门给她拍一张照片来当封面。

但克洛丝就是不喜欢。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就算是简单的上挑横砍,她也能练上一天的时间。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故意摆脱那几个父亲安插在其身边充当保镖的御牌师。

“谁?!”

克洛丝脚下一顿,手中的星辰重剑骤然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像是有白炽色的火焰纠缠在剑刃上,瞬间照亮了前方的区域。

“嘭!”

一颗碎石忽然从石壁上跳出,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爬出这面墙壁!

“陈禾兄,你看我说的没错的,这墙壁明显是中空的...”

一个约一米方正的管道中,费里德正匍匐着身子,手里还握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幽绿色球体,惨淡的光芒跳动着照亮了整个管道。

陈禾正跟在他的身后,一脸古怪。

清理掉七只人面花之后,却只爆出了一张卡牌,甚至连制造卡牌的材料都没见到。

但数秒之后,在他们所在的区域里,一颗颗幽绿色球体正在石壁上不断亮起,像是一枚枚诡异的眼睛,于沉睡中苏醒。

这一幕无疑有些震撼,而陈禾瞬间也呆在了原地。

借着这些像是夜明珠一般的球体,他终于可以看清这片地底世界的完整面貌。

这的确是一片陵墓。

即使已经被摧毁得不成样子,但陈禾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一片雕刻出来的古代城镇!?

“我擦...这是什么地方??”

起初看到这片场景的费里德显然有些懵逼,呆站在原地,完全不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

噢牛皮,还有这种遗迹的吗?

“这是陵墓。”

“什么东西...零目?”

费里德有些不明白陈禾的意思。

“墓地。”

陈禾又换了个说辞,他大概已经明白了一切。

“噢...所以我们这次所抵达的异域遗迹居然是一片墓地?”

费里德的脸上挂着半信半疑的表情:“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坟墓,这是最新的复古款式么?”

“别说那么多了,赶紧用你的御土术感知一下周围。”

在陈禾的指点下,费里德居然真的在石壁上的某个位置发现了一条神奇的正方形隧道!

但现在,陈禾忽然有些后悔相信了费里德的鬼主意。

自己是来闯遗迹的,怎么感觉跟盗墓一样。

这可是陵墓啊。

别钻着钻着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快到了,这块石壁应该只有十多米的横截面距离,在它的一侧应该是另一片密室。”

借着御土术的帮助,费里德已经知悉了大量信息,连忙转过头对陈禾说道。

另一片密室...

难道这片陵墓遗迹有着成千上百个单独区域,每一个通过时空漩涡来到这里的御牌师都会被随机分配到一个密室中?

“到了到了!”

与此同时,费里德兴奋的呼声忽然响起,而陈禾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在此刻瞬间绷紧!

一道无比明亮的光芒正在他的眼底倒映,像是一道剑芒,所有触及到它的岩石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