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陵墓遗迹?!

无数猎人的身形几乎在同一时间都动了。

五颜六色的卡牌在这片山脉上绽放出庞大的能量!一道道身形接连不断地冲进了这个巨大的时空漩涡中。

“走吧!”

陈禾和费里德也不甘落后。

借着费里德的辅助卡牌,陈禾踩着仿佛由风旋构成的台阶上,位于整个大部队的最后方,被时空漩涡瞬间吸了进去!

这里可没有天启学院的贴心隧道。

在那一刻身躯仿佛被粘稠的胶质包裹,而已经有了丰富经验的陈禾只是屏住呼吸,全身放松,数秒之后,周围的世界开始缓缓亮起,刺痛了他的眼睛。

手中的【狰】已经悄然显现,古青色鳞片散发着锋利的寒光,躬身落地,一股庞大的精神力顿时以陈禾为中心向四周散开!

“这是...”

抬眼根本看不到天空,像是一个宫殿的穹顶,大得惊人,一道道如蛇般的纹路在穹顶上组成了诡异的图案,来自地下潮湿泥土的气息顿时涌入了鼻腔。

“一个地下遗迹?”

费里德踉跄地落在陈禾的身旁,四处飞起的尘埃被其身旁的大风瞬间压了下来。

与此同时,在费里德的手上,一张红色的卡牌浮现,散作了无数团如萤火虫般的小火苗飞向四周。

不得不说,费里德真是个鬼才,其手中的一些卡牌虽然战斗力低得不行,但在一些特殊场合中,往往却有着令人出乎意料的效果。

随着火焰小虫向四周飞去,陈禾也终于可以看到眼前遗迹的模样。

什么情况?

怎么有种鬼吹灯的既视感??

这里难道是一个古墓?

这就是所谓的异域遗迹?

在微弱的光芒中,抬眼根本看不到天空,只有一片凹凸不平的穹顶,大得惊人,一道道如蛇般的纹路在穹顶上组成了诡异的图案,来自地下潮湿泥土的气息顿时涌入了鼻腔。

“一个地下遗迹?”

接连不断的疑问在陈禾的心头冒出,潮湿的空气中带着淡淡的腐烂味,让人很不舒服。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而一旁的费里德刚欲迈开步子,身侧的一个沙丘中忽然刺出了一根巨大的肉质物!

“嘶!!”

肉质物的末端突兀绽开,露出如花瓣般的利齿!花瓣的中央是一个苍白的人脸!

“卧槽!”

费里德差点被吓尿了,而一道翠绿色的光芒霎那间从他身旁闪过,猛地轰在了这张枯萎苍老的脸庞上!

锋利的枪尖瞬间洞穿了这朵巨大的人面花!将其牢牢地钉在了土质的墙壁上!

“嘶哈!!嘶哈!!”

人面花痛苦地扭动着诡异的身躯,黑色的粘稠血液正不断地从伤口处渗出,滴答落地,所溢散出的黑气也被【狰】身上的鳞片瞬间吸收,化作一道道涌入陈禾体内精纯力量。

呼...

好爽!

陈禾眼神明亮地看着迅速枯萎的人面花,原本有四五米高的肉质身躯竟是萎缩成了一层薄膜,无声地飘在了地上。

“一只普通级的小怪,没必要这么害怕吧。”

陈禾瞥了一眼一旁的费里德,无奈地说道。

“这怪虽然不强,还真特么挺吓人的!”

费里德心有余悸地挠了挠头,看着已成尸体的人面花,随着光芒的汇聚,一张淡白色的卡牌在他们的身前浮现。

“陈禾兄!爆卡牌了!”

在费里德的惊呼声中,陈禾也连忙上前轻轻触击了一下这张卡牌,萦绕着它的能量余波瞬间溃散,这张淡白色的卡牌也随之落在了陈禾手中。

【花毒】

等级:普通三阶

品类:魔法

特殊加成:麻醉(中毒者将被减缓百分之二十的移动速度,若对御牌师释放,将增加其百分之二十的精神力损耗)

效果:利用人面花所蕴含的剧毒攻击对手,造成持续伤害。

“好牌!我就喜欢这种缺德的卡牌!”

这张普通级魔法卡的效果让费里德兴奋地搓了搓手。

确实,这张魔法卡的实用度已经远超一般的普通级卡牌了。

这减速和增加耗能的特性,未免也太鸡贼了。

“喏,拿着。”

陈禾稍加把玩了一下,便丢给了一旁的费里德。

“多谢陈禾兄,咱俩之间就不说什么谢谢了吧。”

费里德接过卡牌,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冲着陈禾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

“那肯定,反正毒的又不是我...”

解决掉这只人面花后,陈禾便把视线放在了周围残破的建筑上。

这里像是遭遇过一场无比激烈的战斗,到处都是破碎的壁画和倒塌的巨大石柱。

“帮我注意四周。”

“好。”

陈禾蹲下身子,在地上捡起一块古朴的瓦片,擦去了上面的尘埃。

但这些瓦片被破坏的程度十分之高,借着火焰小虫的光芒,陈禾根本看不明白这些瓦片上刻画的残缺图案。

“好大的宫殿。”

费里德忽然幽幽地感叹道,所有的火焰小虫终于飞到了终点,撞到了巨大的石壁上,瞬间熄灭。

而这么大的宫殿区域,却只有陈禾和费里德两人,这才是最让他们感到惊悚的地方。

“这就是世界级遗迹吗...”

费里德心中忽然不禁浮现出了“我们究竟能不能安全出去”的想法。

但看到一脸沉思的陈禾,他喉咙中的话也只是咕噜转了两圈,最终还是吞了进去。

奇怪...

这片区域带给陈禾的感觉就像是在...某一个帝王的陵墓中。

作为一个小说游戏爱好者,陈禾自然没少接触过“盗墓”这一题材。

而现在他们所处的遗迹区域的确和陈禾印象中的“王朝陵墓”十分相似。

在华夏文化中,帝王的陵墓往往都要根据其身前的宫殿以一比一的形式建造出来。

纵使是从这遍地废墟中,陈禾仿佛也能感受到一股肃穆庄严的悲惨气息。

他忽然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

异域遗迹...

自己不会是来到了某个王陵里了吧???

此时,远在托索斯城邦中的海拉猎人机构总部,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正在看着窗外的城市风景。

兜里的通行证忽然响起:

“说...”

“什么??”

“克洛丝偷偷一个人溜进了遗迹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