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克洛丝

清晨,格林庄园。

伴着屋外的鸟鸣声,克洛丝正轻柔地一头红发扎起,抬眸朝窗外一看,几个女佣在花圃旁躬身忙碌着,修剪着她最喜欢的剑兰。

翠绿的竖型叶片夹杂着粉嫩的花朵,赏心悦目,克洛丝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起身准备下楼。

剑兰的花语是坚毅。

她的全名是克洛丝·卢西恩娜,是海拉猎人机构掌权人琼森·卢西恩娜的长女。

作为托索斯城邦规模最大的猎人机构之一,这个机构旗下有着十几所卡牌交易中心,每日流动的联邦币金额高达上千万!

这自然也使得海拉企业成为了托索斯城邦中毫无疑问的“巨型地头蛇”。

再加上琼森一向强势霸道的管理方式,在三家大型猎人机构中,海拉绝对是争议最多的存在。

但对于自己的宝贝女儿,一向蛮横的琼森却一改对外的姿态,就像是供着一颗掌上明珠,小心翼翼生怕将其磕着碰着了。

克洛丝脚下将近数百亩的格林庄园坐落于托索斯城邦的郊外,这里除了女佣和仆人,就只有她一位主人。

每天伴着鸟鸣醒来,看着漫天星光入睡,简直是神仙日子。

而琼森的宝贝女儿也没让他失望。

作为托索斯身价千万的寡头之一,克洛丝从小接受的所有资源都是最顶尖的。

等到明年克洛丝的年龄符合要求,她应该就能顺理成章地进入天启学院,甚至连入学审核都不用,一切只需要琼森的一句话,广阔的明日大道就会向克洛丝敞开。

而虽然只有十七岁,但克洛丝却早已经是一位白银级制卡师了!

凭借对卡牌的敏锐洞察力,所有指导过她的老师们都用尽了所有的赞美词汇。

“小姐...”

最为年长的女佣听到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连忙转过身来:“助手先生在大厅里等您。”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好的。”

克洛丝身形高挑,精致的五官透着淡淡的英气:“他怎么来了?”

“助手先生好像有什么事要和您说。”

克洛丝没有回答她,径直地穿过一排排香气弥漫的剑兰,朝着不远处的庄园走去。

她时常关注城邦内的讯息,似乎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事。

“早安,克洛丝小姐...”

大厅内,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转过身,优雅地朝着克洛丝微微鞠了一躬。

“是我父亲让你来的么?”

克洛丝没有理会他,只是自顾自地在椅子上坐下,掀起了桌面上的银质餐具。

“是的,克洛丝小姐,琼森先生想让您去参加即将开启一场世界级遗迹...”

青年的脸上依旧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微低着头说道。

“世界级遗迹?”

克洛丝嚼着热气腾腾的手工面包,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并没有感到惊讶:“这是我父亲的原话?”

“是的,此次这个世界级遗迹十分特殊,是托索斯城邦首次出现的异域遗迹,它的难度评级在稀有级。”

青年继续解释着:“虽然难度不高,但它的地图幅度和卡牌爆率都是普通遗迹所不能比的。”

“会有三位黄金级御牌师随小姐您一起前往。”

青年话音落毕,克洛丝依旧在低头吃着早餐,一声不吭。

大厅内忽然陷入了一片寂静,但青年的脸上未曾闪过一丝不悦,低着头,等待着克洛丝的回答。

“帮我转告我父亲。”

克洛丝擦了擦嘴,一丝红色的额发垂下:“我不需要任何人保护我。”

“小姐...”

青年开口刚欲说些什么,克洛丝并没有理会他,从椅子上站起,走出了大厅。

“真是倔强...”

青年脸上的笑意终于是散了大半,无奈地摇了摇头。

托索斯城邦东侧山脉,4:00PM。

原本荒无人烟的山脚下已经挤满了来自托索斯各处的御牌师。

世界级遗迹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但受空间缝隙的影响,以及一条在大陆上流传许久的不成文规定,进入遗迹的御牌师等级不得超过遗迹的一个阶级。

也就是说,一个稀有级的世界级遗迹,最高限制等级在铂金级,铂金级以上的御牌师一旦想要尝试进入遗迹,一遭到举报,会立即收到联邦的严重惩罚。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遗迹的生成和空间缝隙是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它能够容纳的能量额度是有阀值的。

而铂金级以上的御牌师,无疑已经掌握了这片大陆上最为强大的一批力量。

如果引起空间缝隙出现紊乱,造成遗迹异常关闭,将会造成无比恐怖的后果。

所以就算是那些视牌为命的猎人们,也不敢违反这条铁一般的规定。

到处都是身穿大衣的怪人,大多都是来自各个机构的猎人。

陈禾来得早,占了一处凉亭,一旁的费里德正好奇地打量着四周,这应该是这片废弃山脉有史以来最为热闹的一天了。

“陈禾兄,好像全是猎人诶...”

费里德用手肘搓一搓正在发呆的陈禾,略微激动地说道。

“那当然,这里估计来了整个托索斯城邦一半的猎人。”

陈禾看了一眼时间,离遗迹的开启应该还要十几分钟。

他已经能感受到这片山头中弥漫开来的奇异能量。

明明没有一丝风力,茂盛的林海却在不断耸动着,叶片摩擦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

这倒像是一群在等到世界boss关卡开启的游戏玩家们。

根据陈禾临时收集到的信息,世界级遗迹的地图范围似乎和难度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但按照一些御牌师做下的记录,世界级遗迹的地图范围大概会比同阶级的遗迹大上几十倍!

除了所出现的魔物等级不会超过勇者级,其他的一切都是完全随机的。

自己可能会被传送到一望无际的雪原,或者是狂风突起的海面,甚至是恐怖阴森的地下洞穴。

这还是陈禾的第一次。

虽然有点紧张,但心中更多的还是隐隐约约的激动。

时间悄无声息地爬行着。

终于,在一片风声中,一缕缕奇异的物质正在空中浮现。

在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里,一个庞大的时空漩涡赫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