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被切开的仪器

在联邦的评级规则中。

要想成为白银级制卡师,至少要制造出一张合格的稀有级卡牌,并将这张卡牌的信息上报,交由联邦审核,三个工作日后会给出准确的答复。

可以向联邦申请,获取一个免费的制卡实验室,也可以自己找地方制作。

但若是将购买得来的卡牌上交审核的话,一经发现,联邦会彻底剥夺该御牌师的现有身份和永久的评级资格。

对于作弊行为,联邦的管理一向十分严厉,在完善的检测机制下,想要看出你和卡牌之间有没有起始精神链接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

而对于陈禾来说,自己只需要将原先制作出来的【昆吾飞剑】上交审核即可。

【昆吾飞剑】

等级:稀有三阶

品类:魔法

特殊加成:斩玉(无视任何单位的防御加成,有百分之五十概率造成封印效果)

效果:①十把来自华夏的古剑席卷整片战场,对敌方单位进行不同属性的割裂攻击。

②攻击被封印的敌方单位时,增强百分之三十的威力。

这张卡牌的效果描述虽然有点简陋,但陈禾有着十分明显的预感,这张【昆吾飞剑】的威力可能会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这可是来自山海经中最为强大的几把利剑了。

虽然只是一道灵体投影,但隔着卡面,仿佛都能感受到一丝丝渗出的锋利剑气。

比起仅靠威压就可以碾压全场的神兽之灵,【昆吾飞剑】有着割裂全场的真实威力,陈禾已经有些等不及看到这张卡牌第一次亮相的画面了。

进化成灵器卡的【狰】虽有着稀有一阶的等级,但凭借原先几次的数次战斗,陈禾和狰之间依旧有着十分熟悉的精神链接。

以青铜级的精神力催动它并不是一件难事。

但【昆吾飞剑】可是货真价实的稀有三阶魔法卡。

陈禾不知道以自己青铜九阶的精神力,能否将其的完整威力发挥出来。

对了...

差点忘了,苏蔷学姐应该对校内很熟...

陈禾连忙打开了通行证,点开了苏蔷的电话,拨了过去:

“喂?”

嘟声未响数秒,一个轻柔的声音便从电话的一头传来。

“学姐,这学院里应该有御牌师评级中心吧?”

“有哇,怎么了?你不会要白银了吧??”

“额...算是吧,我想试试看..”

陈禾有些尴尬地应道:“我先前不是在实验室里制造出了一张稀有阶的魔法卡,我想就用它去审核了。”

“噢~”

“学院里有联邦授权的御牌师评级中心,我给你发个坐标,到了等我一下,我带你走走流程。”

“好。”

电话挂断,讯息弹出,名为“镜中花”的好友向自己发送了一个校内坐标。

距离并不算远,走个十几分钟应该就能到。

陈禾翻了个身从床上跃起,简答收拾了一下就赶忙出门了。

他可不敢让苏蔷等自己。

不然又要被叨叨个不停,被挂上什么不尊重学姐的名号。

想想就可怕。

.....

“可以嘛陈禾,时间观念很不错。”

“还可以还可以。”

御牌师评级中心前,苏蔷白净的脸庞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牛仔衬衫上的纽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我差点忘记了,你上次就在实验室里造出稀有级卡牌了。”

“上次是运气好,这次终于青铜九阶了,我才想来试试。”

陈禾挠了挠头。

运气好...

苏蔷瞥了陈禾一眼,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情。

青铜级的精神力能造出一张稀有级魔法卡。

苏蔷在当时可是目睹了整个过程。

这个家伙制卡时的专注度和敏锐度已经远超无数同龄人了。

怪不得米凯拉老师对其如此看重,要不是陈禾还只是一个一年级新生,前者都想把他抢到手里。

他仿佛天生就对卡牌对着独特的洞察力。

对于这一点,就连苏蔷也羡慕得不行。

要知道,天赋决定着一个御牌师的上限。

纵使有着超乎常人的努力和拼搏,但到头来可能还比不上别人脑海中突然闪过的灵感。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忍。

天才+努力=举世无双的天才。

蠢才+努力=值得表扬的好孩子。

在机构门口刷了一下通行证,认证人脸完成后,苏蔷便带着陈禾参观了一下这御牌师评级机构的内部。

“那里是领取申请表的地方。”

“那里是测试卡牌强度的地方。”

“那里是提交申请表的地方。”

“那里是....”

“学姐,慢点...”

陈禾有些无奈地跟在苏蔷的身后,顺着其所指的位置接连看去。

“哎呀其实这些地方都不是很重要,领了表格做一下评估,等通知就行啦。”

苏蔷拿出通行证点了点,忽然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太久没做评级了,让我看看是什么流程来着。”

“原来如此,学姐你卡黄金卡多久了?”

“闭嘴!”

“先领申请表,跟我走!”

苏蔷的小脸上露出像是要吃人的表情,吓得陈禾连忙闭上了嘴。

“咳咳,好。”

将申请表填好,在前台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下一个流程就是到评估处测试提交卡牌的强大。

“昆...吾飞剑?”

评估处的工作人员接过卡牌,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是的,昆吾飞剑。”

陈禾点头应道。

“好的同学,请稍等。”

工作人员将这张卡牌放在一个深色的光滑器皿中,转身便走进了身后的评估房间。

御牌师评级中心有着一套完整的验卡设备,无需催动卡牌,便能准确地测验出这张卡牌的强度值。

一般来说,普通级的卡牌在1~10左右,稀有级的卡牌在10~20之间,层层推进,每张卡牌的特性不同,具体所得强度值也不同。

过了十几分钟,这位工作人员终于走出了房间。

他的脸色有些古怪,舔了舔嘴唇,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先将卡牌和一张单子交给了陈禾。

“你的卡牌很特殊,同学。”

“谢...谢谢。”

突如其来的夸耀让陈禾有些不知所措,连忙接过单子,一旁的苏蔷连忙好奇地探过头来:

“满...满分??”

十分钟后,在天启学院的物资整合中心,刚准备小睡一会的托鲁主任忽然被一条讯息吵醒。

是一张图片,熟悉各种器械的托鲁一眼就看出这台巨大的仪器是用来检测卡牌的测验机。

只是这台测验机竟诡异地一分为二,切口光滑无比,露出无数精密零件的切面。

托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什么情况?

谁把这台昂贵的测验机像切蛋糕一般切开了???

图片下是一段解释:

该机器突然被测验卡牌斩成了两半。”

托鲁足足愣了半分钟,终于想起了什么,点开了和副院长的通讯线路:

“副院长?”

“是我,托鲁,对对。”

“没什么,我想请问一下...”

“我们学院....应该没有招收过什么具有精神疾病史的工作人员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