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正面对碰!

灵器卡?

当陈禾手中的古朴长枪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不止是无数的场外观众,就连擂台上的杰里昂也是一愣。

这家伙主要掌控的不是一张魂灵卡吗?

那只怪模怪样的豹子呢??

杰里昂眉头微皱,心中忽然泛起了一丝不妙。

不对...

这家伙似乎把那张魂灵卡...改造了!

“稀有一阶的灵器卡??陈禾的狰升阶了?”

“不,他应该是把原本的那张魂灵卡重新勾画了一遍。”

弹幕上,已经有懂行之人说出了真相。

“这可是从普通阶跳到了稀有阶啊,陈禾这下不是必胜了!”

“扯淡,一个青铜级的御卡师,还想着发挥出稀有级卡牌的全部力量,也不怕步子太大扯到蛋!”

场上的杰里昂很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嘴角不禁勾起一丝冷笑,净魔人悬浮于他的身前,不断吸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邪恶气息,已经逐渐达到普通九阶巅峰的水平,恐怖的压迫感不断蔓延开来!

看来这陈禾已经无计可施了,竟让在赛前硬生生把自己的魂灵卡改造成了稀有阶的灵器卡。

如此鲁莽愚蠢的行为也让杰里昂心中最后一丝忌惮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来只是一个运气好的蠢货罢了!

杰里昂眼中猛地闪过一丝狂暴,他仿佛已经嗅问到了胜利的味道,原本苍白的脸色上忽然泛起了一阵红光!正如净魔人手中亮起的镰刀!!

一道锋利的斩击从天而降!

巨大的震爆声响起,斩击波落地之处炸开了漫天烟尘!这普通九阶魂灵的力量已在此刻毫无保留地爆发了出来!

“流云术!”

费里德甩出一张青色卡牌,法阵浮现,一阵无形的飓风忽然在场地中席卷开来,压灭了飘散的尘土,一道身影也骤然浮现!!

陈禾反握长枪,身形快如离弦之箭,深青色的鳞片如呼吸般颤动着,一阵奇异的波动顿时向四周发散!

琉璃·入势!!

陈禾的眼瞳中赫然抹上了一阵光艳的琉璃之色,不知何时已经闪现至净魔人的身前。

长枪奔腾刺出!!

嗡鸣声如雷霆般震响!!

一道虚幻的巨兽影子瞬间在其身后浮现!!

在那个夜晚,陈禾偶然间触及到了【狰】最深处的秘密。

他仿佛看到了这只神兽最为纯粹的灵魂。

闭眼间数根石笔无声地飞动,一旁的费里德早已看傻了眼。

在无数人一贯的思维中,只有勇者阶以上的灵器卡才具备被人正视的资格。

勇者阶以下的灵器卡,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锋利一点的兵器”罢了。

正是因为如此,绝大多数的御牌师都会用魂灵卡来度过前期。

但有多少御牌师穷其一生也无法找到契合自己的灵器卡。

“这孩子....”

屏幕前,一直在关注着比赛的米凯拉微微皱眉。

急功近利...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就连米凯拉自己,也是在升至钻石级制卡师之后,花费巨大的力气才为自己制作了一张灵器卡。

稀有阶的灵器卡,无疑有些太弱了...

简直是浪费资源。

说不定原本的【狰】的成长性还更高一些呢...

下意识地轻轻叹了口气,而就在这时,拥有敏锐洞察力的米凯拉脸色一变,忽然看到了什么怪异的现象。

枪尖和镰刀猛地对撞!爆发出刺耳的金铁交错声!

两者的体型根本不在同一层面,手持古朴长枪的陈禾却依旧不落下风地借着漫天风旋悬浮于空中,反倒是身前的净魔人向后闪现了数步,手中的镰刀竟是渗出了如血液般的深色液体!

怎么可能?!

这家伙居然能和强化过的净魔人正面交锋?!

杰里昂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的眼睛,但脑中突如其来传来的一阵刺痛恰好代表着净魔人已经落于下风。

枪身处的琉璃石兴奋地颤动着,深青色的鳞片开开合合,一缕缕在空中疯狂逃逸的邪气竟都被这鳞片吸收而去。

一股股温热的力量在五脏六腑中蔓延,带着酥麻的极致快感,差点让陈禾忍不住咆哮起来!

在“破邪”效果下,这张场地卡恰好让陈禾直接增强了百分之四十的力量!所有的负面状态对其都无法造成任何效果。

一缕缕邪气如天然的能源,正在不断唤醒手中的古朴长枪,陈禾身后的虚影也愈发明亮起来。

狰无处不在,它始终伴随着陈禾。

当陈禾握着这把长枪的时候,狰的力量和速度都已经融入了他的身体。

借着这股奇异的力量,陈禾俨然不知恐惧为何物,身前巨大的净魔人也不过是宵小之辈而已。

邪祟魔物,尽斩之!

“雾草?这是什么情况,直接从驯兽师变成肉搏战士了!?”

“这稀有一阶的灵器卡还是要稳稳压过普通阶魂灵卡的!还好我赌对了!”

“卡牌属性说换就换,这就是天才吗???”

“你学弟怎么这么猛啊老苏?!”

观众席上,夏沫和苏蔷所看到的场景远比转播画面要更加震撼!

在费里德一张张提速和控场卡牌的精妙运用下,一只只在地面上不断钻出的孤魂野鬼也被如刀一般锋利的风刃瞬间割断脖子。

他的任务就是阻止一切能干扰到陈禾的因素。

在无声的完美配合下,气势如虹的陈禾疯狂地展开了主动进攻!

锋利的狰枪带着磅礴的气力,每一次对碰都会在净魔人的镰刀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一滴滴诡异的深色液体从镰刀的伤口处滴落,还未落地便化作了漫天邪气。

狰枪每吸收一次,就会使得陈禾的全属性上升百分之十。

这等提升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而陈禾不断上涨的气势也终于让杰里昂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家伙在吸收净魔人流失的力量??!

一阵恐慌瞬间在心中升起,擂台中央的净魔人也突然暴怒地嘶吼,破烂头蓬下赫然浮现出两道血淋淋的眼眸,挥动起遍体鳞伤的镰刀——

封魔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