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进化的“狰”!

“老苏,你去哪搞的两个现场座位?还这么近,牛哇!”

人声鼎沸的竞技场内,一个女孩正熟练地将黑发绑起,接过另一个有着湛蓝眼眸的女孩递来的饮料,抬头看向竞技场中央,一些新生们已经准备入场了。

“嘿嘿,我导师送我的入场劵。”

女孩口中的老苏掏出刚刚买来的爆米花:“有两位领导临时有事,就直接把入场劵还给学院了。”

“刚好实验室事都做的差不多了,我导师就把劵给我啦。”

“这现场气氛就是不一样!”

苏蔷双眼放光地看向场内,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掏出了通行证:

“小陈学弟,你啥时候上场?”

“我应该是B1场。”

候场室内,陈禾正在闭目养神,一旁的费里德找工作人员借了两张纸,兴奋地在纸上写着什么。

“我今天可是在现场噢。”

“好好表现。”

现场?

陈禾一愣,透过一旁的窗户看向外面,巨大的竞技场下人头攒动,夺目的光芒从穹顶上向四周发散,将整个竞技场的气氛渲染到了顶点!

“在和谁聊天呢?”

黑发女孩悄悄地凑近苏蔷,压低声音问道。

“我学弟。”

“你学弟?”

黑发女孩挑了挑精致的眉头:“我夏沫和你做舍友这么久,咋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学弟呢?”

“陈禾呀。”

苏蔷佯装一脸无辜的模样,突然伸手掐了一下夏沫柔软的腰间肉,后者连忙哎呦一声,愤怒地加以还击,两人顿时在座位席上打闹了起来。

“请陈禾,费里德选手到B1场地准备~”

“请陈禾,费里德选手到B1场地准备~”

此时,机械广播音在场上缓缓传开。

“走吧。”

陈禾伸了个懒腰,手心因为兴奋而有些微微冒汗。

第二批比赛显然比第一天要激烈不少。

在候选室内的屏幕中,陈禾也能看到几个擂台上四处波动的绚丽魔法卡牌。

劲敌还是存在的。

一个女孩的作战方式和费里德十分相似,也是依靠着纯粹的魔法卡进行战斗。

她的所有卡牌似乎都属于风属性,当无数只由风旋构成的鬼影在擂台中奔袭的时候,就连陈禾也感到了一丝棘手。

纯系的卡牌相互搭配,无疑能爆发出1+1大于2的威力!

能组成纯系牌库的御牌师,非富即贵。

她的搭档则是一个操控着人形魂灵的少年,该人形魂灵面部光滑,犹如戴着面具,手持长剑,白发飘飘,亦能借着场上的大风如鬼魅般地进行攻击。

在天启论坛中,这对搭档也已经被评为陈禾之后的夺冠热门人选。

时隔一天再度站上擂台,身体和精神上的疲惫已全然消失。

陈禾目光炯炯地看向擂台另一侧的杰里昂,后者脸上的阴郁似乎再度加重了几分,忽然咧嘴笑了笑,朝着陈禾做出一个抹脖子的慢动作。

真俗...

陈禾双手抱胸,无奈地摇了摇头。

放在蓝星上,杰里昂看上去就像是个透支过度的网瘾少年。

虽然陈禾还是有些想不起来自己和这自然有过什么过节。

但他自然也没把如此幼稚的挑衅放在眼里。

比起陈禾和费里德,杰里昂和他的搭档则就显得有些突兀,两人互站一旁,毫无交流。

能量吸收柱围绕着整片擂台,伴随着一阵嗡鸣声,擂台上的气氛在此刻瞬间紧绷到了顶点!

“净魔人!”

杰里昂冷喝出声,一个黑暗法阵在其手中浮现,磅礴的精神力猛地涌出,一只干枯的手臂赫然伸出了法阵。

人形魂灵么...

一个如鬼魂一般的魂灵出现在了陈禾的眼前,手持巨大镰刀,整个身躯被残破的斗篷牢牢包裹,这幅模样有点像陈禾先前所遇的冰魔使,只不过这净魔人的身躯要更为高大一些。

【净魔人】

等级:普通九阶

品类:魂灵

特殊加成:禁锢(当敌方单位遭到攻击时,有一定几率使其无法行动)

说明:①封魔斩:以手中死亡之镰向前斩击,在使用技能时,净魔人将进入无法被选中状态。

②净怵:当处于异常环境下时,将吸收邪恶气息强化自身属性。

“破碎之域!”

其身旁的搭档也甩出一张卡牌,法阵浮现,无数形如尸骨般的阴影从法阵中飞出,瞬间蔓延了整片擂台!

“陈禾兄,这家伙也是一个控场类型的御牌师。”

仿佛踏在了荒郊野岭的乱葬岗上,费里德环顾四周,阴森的鬼邪之气正在不断蔓延,掩盖住了所有光芒。

【破碎之域】

等级:普通八阶

品类:场地

特殊加成:无

效果:在战场上召唤一个个无名冢,会随机生成枯鬼攻击敌方单位。

杰里昂已经藏不住脸上的兴奋大笑了。

漂浮在空中的净魔人正在不断吸收着来自四面八方涌来的邪恶气息,手中的镰刀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密密麻麻的恶心突起在其表面来回滚动着,像是一颗颗诡异的眼球。

自己的搭档只需要维持这张破碎之域即可,不断增强的净魔人会秒杀一切东西。

那只花里胡哨的豹子怎么可能挡得住净魔人!

就连那条所谓的龙也不行!

“陈禾兄,我没有能压过他的场地卡...”

费里德眉头紧皱,连忙说道。

“无妨...”

陈禾忽然大笑起来,眼神明亮地盯着这漫天邪气。

“这家伙给我们送了一份大礼!”

场外,破碎之域发动的景象映入所有人眼中。

粘稠的黑雾不断缠绕,其中似乎还有鬼哭狼嚎声响起。

如此恶心的一幕无疑让很多人都下意识地产生了生理心理上的双重抗拒。

“用这种卡牌真的不怕折寿么?”

夏沫皱眉说道。

“这张场地卡完全是配合净魔人使用的,这杰里昂是想通过其特性不断叠加这只魂灵的属性...”

苏蔷一眼就看出了杰里昂的想法:“他赌的就是陈禾破不了这张场地卡。”

想要破除一张场地卡的效果,最好的办法就是再度使用一张高阶级的场地卡,直接将其覆盖。

“这净魔人看上去还真有点猛。”

“这卡牌组合可以啊!就是画面感有点恶心。”

“恶心归恶心,能赢就行了。”

“陈禾的那只魂灵呢?怎么还不召唤出来。”

“不行还有青龙灭呢,急啥?”

B1擂台依旧成为了热度最高的直播间,而就在弹幕疯狂跳动的时候,陈禾终于掏出了熟悉的暗金色卡牌。

呵...你不会真以为这只魂灵有用吧?

杰里昂不由冷笑,谨慎的他在赛前就已经对陈禾做了系统的研究。

三式两招早已被杰里昂看透。

除非他用出那张龙系卡牌。

否则,今日自己必胜!

耀眼的金色法阵在陈禾的右手边浮现,一改以往的投掷方式,法阵上的光纹如花瓣般绽放!

陈禾猛地伸手一抓,一根古朴霸气的长枪赫然在其手中出现!

枪身修长,两端均是枪头,赤色的不规则鳞片向内排布,手握之处则嵌着一颗琉璃石,流光溢彩!衬着枪尖锋利无比!

【狰】

等级:稀有一阶

品类:灵器

①破邪:当面对鬼邪之物时,提高百分之四十的攻击力,并使掌控者免疫一切负面状态。

效果:

①净秽壤:在与鬼邪之物的对战中,若将其战胜,则直接吞噬,提升10%的全属性(仅限战斗中);

②琉璃·入势:借上古之力触发神兽血脉,使掌控者进入“破势状态”(在战斗中无视敌方单位百分之三十的物理防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