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罪恶之城

“陈禾兄,我对男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刚刚只是太激动了....”

遗迹传送隧道中,费里德有些窘迫地挠了挠头。

“换个人已经叫学院警卫队来抓你了。”

陈禾瞥了他一眼,手指在投影上不断点击着什么。

【选取:稀有级+遗迹】

【警告:该遗迹难度和御牌师等级不相匹配!】

【是否继续选取】

“是。”

陈禾稍加犹豫,点下“是”的选项,又看了一眼一旁的费里德:

“你刚刚说这新生锦标赛...最终的奖励是什么?”

“三张勇者阶的自选卡牌,以及一万绩点的冠军奖!一人一份噢!”

费里德连忙应道。

【正在生成空间裂缝】

【正在定点传送】

光芒在陈禾眼前一闪,彻底将其吞没。

实际上陈禾是不想理这个奇奇怪怪的家伙的。

要不是后者声称他的卡牌属性和自己完美契合,而刚好陈禾也有点想进稀有级遗迹的念头。

那就试试吧。

隐身,强化,元素附加。

这家伙难不成是个专攻辅助魔法卡的御牌师?

在传送过程中,陈禾回想着费里德的话语,暗暗琢磨。

御牌师的种类层出不穷。

就像是每个游戏里都有不同的职业。

御牌师也可以通过所持有的卡牌特性分为一个个不同的种类。

若是在一些传说级的世界遗迹中,一个体系完整的队伍无疑需要不同种的御牌师互相配合。

例如掌握强大灵器卡的御牌师,即是主力的输出点。

其余的御牌师则需要做到提供防御,能量强化等辅助功能。

陈禾倒是还没有见过这一类的御牌师,还是有几分好奇的。

不过这类辅助型的御牌师通常都是女性...

忽然出现一个男的拼命嚷嚷着说要辅助自己,换成谁都会感觉有些恐怖。

【稀有级+遗迹:罪恶之城】

随着一个声音在耳边闪过,陈禾终于降临到了遗迹世界中。

借着狰的风旋轻巧落地,一旁的费里德竟是丢出了一张青色的卡牌,法阵幻化,一张精致的绿色毛毯忽然凭空浮现,托着他的身形悬飞一圈,安稳着陆。

“怎么样陈禾兄,我这【御毯术】怎么样?很方便的,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搞一张。”

费里德被毛毯驮载着,一脸得意地说道。

“帅是挺帅的,不过我暂时不需要。”

看着费里德的青绿色毛毯,陈禾眼神微动,心中忽然有了想法,笑着应道。

被陈禾如此不讲道理地拒绝,费里德脸上闪过一丝窘迫,连忙转过身看向这片偌大的稀有级+遗迹。

罪恶之城。

满眼尽是焚烧过后的焦黑石块,倒是能看出一个巨大宫殿的模样,旗帜的残骸斜插在一片片废墟中,尸体因燃烧发出的臭味正不断涌入陈禾的鼻腔。

“好恶心...”

费里德皱起了眉头,身侧忽然传出一阵低吼声,把他吓了一跳。

是狰。

它低着头嗅问着,缓缓向这片宫殿废墟走去,一身赤纹甚是霸气,粗大的飘逸云尾无风自动,犄角上正不断闪动。

亲眼所见狰的模样,果然比视频中的要更加震撼!

费里德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看向狰的眼神微微闪亮。

这无疑是自己所见过的最奇特的魂灵了。

优雅肃穆,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质。

真是不可思议...

和狰心意相通的陈禾,也在感受这前者此时的变化。

这片遗迹中的邪气无比浓郁,却如针般危险,根本无法吸收进狰的体内。

狰很显然也感受到了这一点,琉璃瞳来回扫视着,试图在这片诡异的废墟中寻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陈禾兄,现在是什么情况?”

费里德开口问道,再度打开了通行证上的遗迹信息。

【稀有级+遗迹:罪恶之城】

【魔物现存数量:6】

这个数字正在不断地闪烁着,这也是陈禾完全没见过的情况。

“这片遗迹完全不像是稀有级+的规模。”

陈禾沉声说道:“真是见鬼了....”

“没事,看我的!”

费里德话语落毕,只见他忽地掷出了一张土黄色的卡牌,瞬间化作了十几条蠕虫般的生物钻进了地面。

【御土术】

等级:普通一阶

品类:魔法

特殊加成:无

效果:获得一定范围内的土地信息,范围随精神力的大小而变化。

怎么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卡牌?

十几只巨大的土蠕虫接连不断地刺进了地面,震动使得这片遗迹微微发颤,岩石相互碰撞,发出一阵阵闷响。

“看见什么了?”

十几秒后,正当陈禾转过头向费里德问道,却突然发觉后者的脸色突然变了!

从脚下开始,这片遗迹的大地开始发生一阵阵颤动,像是地震了一般。

一声声痛苦的嘶叫从地底深处传来,像是来自那些土蠕虫。

“不对劲!陈禾兄!”

费里德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度恐怖的东西,嘴唇霎那间变得无比苍白,突然抬头看向前方。

陈禾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似乎这片遗迹的中心点——是那座宫殿的残骸,一个如同王座般的腐朽建筑。

无数尸骨自地面的裂缝中爬了出来。

它们不像是人类的尸骨,倒像是某些异教徒用魔物尸体拼凑而成的异类。

它们自四面八方而来,带着令人发麻的摩擦声在地面上爬行,不断朝着这个王座涌去,像是迫切想要觐见君主的士兵。

空气中的邪气如同沸腾的水般滚动,狰的身躯如火焰般燃烧开来,眼底流淌着岩浆,仰天怒吼!

【稀有级+遗迹:罪恶之城】

【魔物现存数量:1】

通行证上的遗迹信息无声地变化。

陈禾看着这些焦黑的尸骨争先恐后地纠缠在王座上,逐渐融为一体,嘶叫声消失不见,一个庞大的身躯正在缓缓显现。

费里德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语气颤抖地说道:

“陈禾兄,我们不应该选这么恐怖的遗迹的...”

“我知道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