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新生锦标赛

和米凯拉老师还有苏蔷学姐道了再见,陈禾便回到了宿舍楼。

接下来的几天,陈禾先是好好休息了一下,紧接着就兴奋地投身至攻克遗迹的事业中。

普通以及稀有级的遗迹不需要开启费用,根据不同的难度分成了单人和双人两种模式。

C1遗迹入口前人满为患,这个巨大的蓝色漩涡足足比B1大了数倍,只是所散发而出的光芒要更加稀疏一些。

这里大多数都是兴致勃勃的新生。

有些和陈禾一样,是不善言辞的独行者,有些应该已经加入了校内的各种社团,由学姐学长亲自带队,通关难度无疑骤降了不少。

C1遗迹入口的场景不禁让陈禾想起,某些2D横版刷图游戏里的画面——

各类身穿奇装异服,佩戴着闪亮武器的非主流挤在副本的入口,光芒闪动在一个个独特的称号间。

陈禾先是从最低端的普通级遗迹开始。

以自己的实力独自对于这类遗迹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普通级遗迹的规模并不大,大概只有数十平方公里的范围,以山谷,森林,沼泽为主要战斗场所。

达到普通八阶的狰几乎可以一路横冲直撞,秒杀掉所有挡路的魔物。

只有遗迹最后端的关底BOSS能给陈禾造成些许困扰。

但凭借着对【避金术】的完美利用,狰总是可以扛着这些头脑简单的魔物的攻击,瞬间借着山鸣瑟轰碎后者的身体。

【金属武器】的范畴是在是太广泛了。

就算是的碎岩巨鼠的一双钢铁爪子,也能视为金属武器。

在这数次普通级遗迹的征战中,陈禾都能利用【避金术】堪称BUG的无敌效果,给予这些boss致命一击。

这张只有在特定场合才能用得上的魔法卡,可以说是前期神器了。

如果没有【避金术】,狰难免要和这些魔物搏斗个数十回合。

只可惜,虽然狰在不断吸收着一道道在空中溢散开来的邪气,但或许是因为阶级的差距,这些邪气对于狰的提升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打完三次遗迹下来,狰似乎只在普通八阶的境界里上涨了一点。

这全属性+5的特性,没有成百上千的魔物积累,似乎还是有些不够看。

每张魂灵卡并不会附带十分详细的数值说明。

只能通过不同魂灵平时战斗中的大致表现,来估算它的各项属性。

例如一只普通阶级的石巨人,它的力量值大概是1000,敏捷值是100。

而一只普通阶级的风鹰,它的力量值则是100,敏捷值便是1000.

此时的狰若是再次面对上石巨人,应该能在数回合内一爪子震碎后者的脑袋。

每一个阶级的跳跃,对一个魂灵而言都会有着巨大的属性提升。

寻常魂灵牌想要不断进化,只能通过一次次勾画卡牌提升品质。

类似狰这类拥有自主吞噬技能的魂灵,少之又少。

待到狰进化到白银阶,便能拥有一个全新的技能,只能用爪子进行简单挥击的日子将彻底成为过去式。

【陈禾】

【制牌等级:青铜五阶】

三次遗迹下来,陈禾系统面板上的制牌等级也顺理成章地上升了两级。

前期还是比较好升级的,后面就不一定了。

对于这个浅显的道理,陈禾还是了然于心的。

所有由遗迹产生的卡牌和素材都顺势提交给了学院,换得了135绩点。

看了一眼通行证的余额,来自天启学院官方的奖励也早已经到账。

自己现在的余额是:21245。

甚至比一些学长学姐的余额还要多了。

要是让苏蔷看到这个数字,已经羡慕地开始流口水了。

“同学...你是...”

当陈禾第四次从普通级遗迹通关,落至C1遗迹出口的时候,一只手掌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

“谁?”

吓得陈禾连忙收起自己手中的通行证,一脸谨慎。

“别激动别激动...你是陈禾?!哎呦!终于让我见到活的了!”

眼前的少年连忙摆手,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一个十分自来熟的笑容:“久仰大名久仰大名!我叫费里德,也是新生,交个朋友?”

陈禾微眯着眼,看着自称为费里德的少年所伸出的手,稍加犹豫,还是探出了手臂与其相握。

“陈禾兄,我看你好几天都在这C1遗迹区里征战,太勤奋了吧?!”

费里德兴奋地搓了搓手,开口说道。

“你还跟踪我?”

“这怎么能叫做跟踪!”

“我这叫做对强者的敬仰!你现在可是我们学院的大名人!在论坛上都置顶好几天了。”

费里德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忽然瞥了瞥四周,压低了声音:“陈禾兄,关于那个新生锦标赛...你有队友了么?”

“新生锦标赛?”

陈禾有些没明白这个家伙在说些什么。

“对啊,新生锦标赛。”

似乎是感受到陈禾眼中的疑惑不像是装的,这下轮到费里德懵了。

“你不会不知道吧,陈禾兄?”

“我这几天还真没怎么看学院的通知,不是很了解。”

“....”

“没事,这都不重要!”

费里德的脸上涌现出一抹激动,差点就要上前搂住陈禾的肩膀了:“这新生锦标赛可是天启学院每个学年都会举办一次的大赛,仅针对新生开放,因此十分公平,奖励也极为丰厚。”

“以双人赛为主体,主要培养学生们的合作精神....”

原来是来找自己组队的...

“停停停!”

陈禾一脸狐疑地看着费里德:“所以呢,你怎么想着要来找我组队的?”

“我看上去有那么好骗么?”

“这怎么叫做骗呢!!”

费里德露出一副愤愤不平的表情,严肃地说道:“陈禾兄,你不知道,当我看到你的第一...哦不,看到你战斗画面的第一眼起,就知道我俩是天生的搭档!!”

“我们是绝配!陈禾兄!”

费里德看着不断远离自己的陈禾,极力地解释着。

“不信的话!咱俩下个遗迹,你就明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