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临时变化?越王八剑!

在卡牌领域,一般会分为两种战斗模式。

一种是通过魂灵为主体的战斗模式,这类由精神力构筑而成的灵体生物有着强大的特殊技能模组。

御牌师的其余卡牌均是围绕着魂灵卡组建,起到强化辅助的作用。

在卡牌对决中,当魂灵被彻底击溃时,便宣告着一方的败北。

而还有一种战斗模式,则是御牌师通过召唤灵器卡,亲自上前作战。

灵器卡是一种和魂灵卡十分相似的卡牌。

唯一不同的一点是,它需要御牌师有着极为强大的精神力,方能发挥它的全部威能。

若是精神力不够强大,贸然使用灵器卡进行战斗无疑会出现十分严重的后果。

轻则昏迷,重则反噬。

在铂金级御牌师之前,这类战斗模式几乎不会出现。

当灵器卡的优势也极为突出。

宗师级御牌师约瑟·加图索,曾经在传说级遗迹旧梦之海中完成全球首杀!

靠着就是他手中的传说级灵器卡——古兰克斯·魔鳞长枪。

这张灵器卡,是要用传说级魔物古兰克斯雷电蟒的头骨鳞片作为主材料。

能将万千雷电缠绕于长枪上,傲立海面之上,一击破万敌!

这可是是无数御牌师都在追求的境界。

能傲然藐视这片天地,手中卡牌唤出,便能填海破天。

也只有传说级灵器卡搭配上相辅相成的魔法卡,才能造成足以掀翻整片大海的威能。

“灵器卡?”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听到陈禾口中的卡牌名字后,苏蔷的脸上难免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情。

“不不不,不是灵器卡,是一张魔法卡。”

陈禾连忙解释道。

这可是山海经中的神兵利器,自己倒也想做成灵器卡。

无奈实力不够,只能从简单的魔法卡起步。

《山海经-中山经》记载:

又西二百里,曰昆吾之山,其上多赤铜。

这种矿石色彩鲜红,如赤火一般。

用它制成的刀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

相传那越王勾践用白马白牛祭祀昆吾山的山神,然后采来山中的赤铜,混同八方之气,铸成了八把名剑。

可见这赤铜的强大之处,能载以魂魄之气,化天地之锋利刀剑。

而这昆仑飞剑,若是自己能将其融入卡牌,起码也是稀有级的程度吧。

“魔法卡?”

一旁的苏蔷喃喃念道,见陈禾已经开始兴奋地取出材料,便也不再开口,安静地坐在端坐在一旁观摩着。

比起陈禾,虽然苏蔷高为白银九阶制卡师。

但她也很想见识一下,能让米凯拉老师赞不绝口的陈禾,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制卡技巧。

字如其名,赤红似血。

陈禾在一堆中级素材中找了半天,终于是找到了中意的对象。

血鹰的翎羽,这是一种通体血红的巨鸟,属于勇者级的魔物。

熟练地将翎羽熔炼,陈禾又拿来了一堆金芒石,粘稠的暗金色液体缓缓流进凹槽,甚是美丽。

昆吾剑只需要这两种的颜色即可。

这两种素材也算是中等左右的品质,所制造出来的卡牌应该也不会差。

符文石台上,血红色如水流般摊开,构成了剑身的中端模样,阴影交错间,恰好构成了略显圆润的剑刃。

这不就是制造灵器卡的步骤。

见到这一幕的苏蔷不禁挑眉,欲言又止,但还是沉住了性子,继续看了下去。

接下来是用金芒石雕琢剑身纹路的步骤。

只见一根细小的石笔正稳稳地悬浮于血剑的上方,一条条古朴的暗金色纹路顺着笔尖丝滑流出,形成了一大片繁琐的图案。

陈禾闭着眼睛,完全是凭借着脑中的记忆和感觉进行描绘。

这些金色纹路看似胡乱,却带着一股纵横八方的磅礴锐意,随着石笔的动作漫开!

这些似乎才是昆吾剑的灵魂所在。

这是一个青铜级制卡师拥有的精神力??

当看到这片诡异的纹路时,连一旁的苏蔷都不禁瞪大了眼睛。

如此稳定浑厚的精神力,甚至都已经比得上一些刚刚晋入白银的制卡师了。

连陈禾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陷入此时的奇妙状态。

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无数金色的光点正在不断萦绕着,逐渐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一个人形的影子。

它半跪着,像是借着一柄利剑,撑着疲惫的身子。

随着影子缓缓清晰,陈禾终于看清了,这是一个遍体鳞伤的将士,盔甲残破,裹着染血的粗布,背上还插了几根箭矢。

“你便是来杀我之人?”

将士开口,声音像是绑上了千斤坠,沉重无比。

陈禾下意识地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这片世界的一道灵识而已,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罢了...”

“罢了...”

将士忽然大笑了起来,嘶哑的笑声直冲九霄,带着不甘和无奈。

“我昆戎之士,从无受降怕死之辈!”

“有胆便来取此剑!!!”

他猛地抬起了头,露出了恶狼般的眼神,将手中的长剑反持着,生生地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锋利的剑刃丝滑地穿透了如豆腐一般的盔甲,鲜红随着金光喷涌,浑浊了一整个世界!

石笔忽得一顿,笔下的金色纹路已达终末。

“学姐,帮帮忙!!”

陈禾突然开口。

“怎么了?!”

“天青石!魔蛛眼球!雷马蹄!...”

陈禾凭着记忆大声喊道。

苏蔷顿时明白了前者的意思。

这家伙居然想临时扩充卡牌的容量不成??

纵使是这般想着,但陈禾的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果决,苏蔷也不再考虑什么,急忙在一侧的素材库中翻找着。

凭借着对实验室的了解,苏蔷很快便找来了陈禾所需要的这几种材料,投入熔炉中。

数根石笔来回挥舞,陈禾的表情依旧稳定,丝毫没有透支的趋势。

这也让苏蔷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只是眼眸中担心依旧。

在制卡中途临时更改思路,可是十分危险的行为。

不仅会使得失败率骤增,一旦出错,昏迷都是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这时苏蔷才发现,陈禾居然还在勾画着一柄柄奇异的长剑。

以最先勾画出的赤金长剑为中心,其余数柄风格不一的霸气长剑以近大远小的模样依次排开。

掩日,断水,转魄,悬翦,惊鲵,灭魂,却邪,真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