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制作成功!!

这?!

古拉德顿时便感受到了某个位置忽然盛起的能量波动,眼神一变,瞬间定位到了陈禾所在的位置。

什么情况??

如此剧烈的波动?

难不成是哪个学生把微型熔炉弄炸了不成?

心中下意识地升起一阵隐约怒火,古拉德转过身,刚想朝着陈禾走去,突然看到了一阵突然涌现的澎湃光芒!

与先前江影的魔法卡不同。

这团光芒显然要更加耀眼,能量细线交相缠绕,甚至已经带上了一点点银白色的质感。

看到这一幕的古拉德险些脚下一滑,并不只有他一人,在陈禾的身侧,几个还在研究微型熔炉的火候控制的学生也彻底看傻了。

自己连材料都还没放好。

别人已经把卡牌制造出来了??

成了成了!!

陈禾瞪大了眼睛,急忙稳下心神,将石笔放回,喘着粗气,学着先前江影的动作,伸出手掌,放在这张正在不断成型的卡牌下方。

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卡牌和石板之间的吸引力正不断减弱,就像是两块缓缓丧失磁力的磁铁。

再度闭上眼睛,陈禾的精神力顺势裹上了这张卡牌。

一股难以描述的奇异吼声瞬间在脑海中炸开!

光芒之中,琉璃色的眼眸顷刻间染上了神韵。

【狰】

等级:普通六阶

品类:魂灵

特殊加成:

①破邪:对鬼邪之物有着极强的克制力,免疫一切负面状态,并提高百分之四十的攻击力,

效果:

①净秽壤:在与鬼邪之物的对战中,若将其战胜,则直接吞噬,永久提升全属性+5;

②山鸣瑟:利用锋利的尖爪进行横扫,造成伤害的同时有几率使敌方无法行动。

当这张卡片落在手上的时候,一股战栗感顿时在陈禾的浑身上下蔓延开来。

他能感受到一阵奇异的情绪从这张卡牌上传来。

这种神奇的羁绊感简直令人陶醉。

“你....”

来到陈禾桌前的古拉德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了,他一脸震惊,终于是憋出了一句:

“魂灵卡?”

“...应该是吧,老师,我也不确定。”

陈禾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将手中的卡牌递了过去。

“狰...”

古拉德接过晶莹剔透的卡牌,看着卡面上像虎豹一样,却有着羽尾的瑰丽异兽,竟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幅模样的魂灵卡。

“你叫陈禾是么?”

古拉德似乎努力地在脑海中收集着关于眼前这个男孩的信息,试探地开口,

“是的,古拉德老师。”

“你这张魂灵牌...是怎么样构思出来的。”

古拉德话刚一出口,便意识到了不对,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是在什么元素上获得的灵感,从而构思出这只魂灵的?”

对于制卡师来说,询问彼此的制卡技巧无疑是大忌。

但这张魂灵卡对古拉德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还是出自一个少年之手。

这让他沉浸多年的制卡技艺似乎都成了一个笑话。

“不清楚,我是凭直觉画出它的。”

陈禾一脸人畜无害,老老实实地应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成功。”

“这是你第一次制卡?”

“是。”

古拉德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

天才。

这绝对是天才。

这等创意和控制力,就算是那些顶尖学院中的天之骄子也不曾拥有。

关键是,这还是他的第一次制卡。

“暂时先不要使用这张卡,让你的精神力恢复了一下。”

古拉德将这张魂灵卡还给陈禾,开口说道:“还有,不要贸然展示这张魂灵卡,除非你已经掌握了卡牌的使用和战斗。”

随后他稍作沉思,一脸严肃:“我可以在联邦帮你申请,成为一名真正的制卡师,这样你就能拥有联邦的保护,以及定期的资源补助。”

“你看怎么样?”

联邦?

陈禾眉头一挑,连忙应道:“当然愿意,谢谢古拉德老师。”

“嗯。”

古拉德低低地应了一句,似乎还未从震惊中完全恢复过来。

相较于先前制造出魔藤术的江影来说,古拉德更趋向让他好好再尝试几次,打磨一下对精神力的控制技巧。

急于求成并不是一件好事。

而对于眼前这位名叫陈禾的少年来说,虽然不知道他制造魂灵卡的成功率究竟有多少。

但这张名为【狰】的魂灵卡,经验丰富的古拉德一眼便看出了它的非凡品质。

光泽,技能强度,初始阶级,这些都是评判的关键。

虽然在制卡界还没有一种权威方法,能百分之百地判断出一张卡牌的好坏。

尤其是魂灵卡这类上限无穷的卡牌。

它和契约者相互影响,一个大师级的御牌师,甚至可以将一张最为普通的卡牌催发出排山倒海的威能!

在联邦中,也只是存在着几位大师级的御牌师。

在这个等级之上,王者级,乃至传说级的御牌师,在古拉德的印象中,似乎从来没有听过过。

怀璧其罪。

一张初始便是普通六阶的魂灵卡,在市面上也十分珍贵,最少都在几万联盟币之上。

古拉德突然想起来,眼前这个陈禾,好像还是从孤儿院里受资助上来的学生...

“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来公寓找我...”

古拉德拍了拍陈禾的肩膀,丝毫不掩饰语气中的赞赏之意:“等你恢复好了,我会亲自教你如何催动它的。”

“谢谢老师。”

陈禾点了点头,脑海中的面板已经发生了变化:

【陈禾】

【制牌等级:青铜一阶】

【拥有卡牌:狰】

【解锁世界:华夏(默认)】

【解锁图鉴:《山海经·第二卷》(残)】

【拥有密匙:无】

又多了一项新数据?

眼尖的陈禾很快便发现了面板的变化,但依然一脸平静,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古拉德离开桌前,开始指导起了其他学生。

这一行字体似乎是无法触碰的,呈现出了死寂一般的灰色。

这是什么情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